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加沙停火谈判:何如“快刀斩乱麻”!——

“说时迟,那时快”,昨日笔者刚发出一篇小文,“敦促”以色列和哈马斯以拉法的百万苍生为念,立即签订停火协议,转头却见界面新闻报道:哈马斯宣布同意接受埃及和卡塔尔斡旋的巴以临时停火协议(以下简称埃及版,因为谈判地点在开罗),加沙民众为此在街头载歌载舞、欢呼庆祝。笔者闻讯亦颇感欣慰。

然而仔细看时方觉自己有点高兴得太早了。据以色列方面回应,称这份埃及版协议并不是此前谈判的协议,没有解决以色列的“核心要求”。当晚以色列战时内阁一致决定继续在拉法展开军事行动。而稍早前以色列向拉法投掷传单,要求该地区东部的10万居民立刻转移,当天以色列还对拉法东部实施了定点空袭,随后以方坦克群抵达距离拉法口岸约200米的区域,摆出地面进攻一触即发的架势。

笔者有点懵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据报道哈马斯向半岛电视台公布了这份埃及版协议。笔者试着简述其大概:停火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双方临时停火,以军从加沙人口密集地区撤出,哈马斯将释放33名女性、病患及19岁以下的人质,其中包括离世人质的遗体;以色列将释放相应数量的巴勒斯坦囚犯;期间加沙居民将重返家园,国际救援物资进入加沙。第二阶段以色列从加沙完全撤军,双方讨论永久停火;哈马斯与以色列再次进行换囚,释放人数未定。第三阶段哈马斯将释放剩余所有人质,在卡塔尔、埃及和联合国的监督下,加沙进行重建,以色列则要完全终止对加沙的封锁。

据以色列官员和美国官员接受CNN采访时称,哈马斯同意的这份协议与以色列之前与埃及起草的协议有出入,其中尤以该协议要求的永久停火对以色列而言难以接受。但以色列国内数千抗议者和人质家属当晚举行游行,要求以政府接受该协议。据新华社消息,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哈加里当天发表声明说,以方非常认真地审查该协议的每一项内容,竭尽全力推进有关谈判和令被扣押人员获释的“每一种可能性”,但与此同时以军将继续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

另据凤凰网引美媒报道,在哈马斯宣布接受埃及版协议之前,作为知情方的美国并没有向以色列通报协议内容,直到哈马斯发表声明一个小时后,以色列才从调解人那里收到这份文本,发现其中包含了“许多新内容”。有以色列官员表示,感觉被美国和其他调解人给耍了,以至于以方怀疑美方通过埃及和卡塔尔的调解人向哈马斯做出了某种保证,但又有美官称美国没有就结束战争向哈马斯提供任何保证。

以上是媒体报道的有关此事的“概况”。尽管相关信息看上去比较混乱,惟似可确认的是:哈马斯宣布同意的这份协议是由埃及、卡塔尔主持修改的,但未经以色列方面的认可。蹊跷的是:作为以色列“铁杆盟友”的美国既然也是知情的,为何没有及时向以方通报?难道是自认为可以替以色列作主吗?更加蹊跷的是,几乎在同时,有美国官员透露,拜登政府还破天荒地推迟了向以色列出售武器,又难道是藉此向以方施压要他们接受这份协议吗?不过白宫对此消息拒绝置评,只是重申美国对以色列的安全承诺“牢不可破”。

笔者“消化”了上述资讯后有如下几点感受:

其一,任何有效的停火协议都必须经当事方认可,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哈马斯之所以“抢先”宣布同意埃及版协议,显然是为了争取政治上的主动,但这种“抢先”意义不大。这就如同有关结束俄乌冲突的任何国际和会,也必须有双方的共同参与才不会“白开”。

其二,经过多轮的停火谈判博弈,凸显哈、以的矛盾焦点在于究竟是临时停火还是永久停火即结束战争,双方为此已经僵持了好长时间。在笔者看来,哈、以的主张都有事理上的障碍:对以色列来说,如果临时停火、释放人质后仍要继续发动攻势“消灭”哈马斯,对方凭什么要同意临时停火?对哈马斯来说,希望永久停火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凡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对方不同意,你是否准备不惜任何代价打到底呢?相比之下,先争取临时停火再图后事是否更为务实理性呢?

其三,美国的做法最为让人不解。是不是由于近期美国高校支持巴勒斯坦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拜登为此焦头烂额,又唯恐影响到即将全面展开的总统大选,以至“急于求成”而乱了方寸,竟然未将埃及版协议内容告知以色列而做“默认”状?难道拜登没考虑过,万一以色列不同意又该怎么办?届时自己的老脸往哪里搁?——到目前为止,还未见白宫对此有何解释。

所幸以色列尽管表示不满,但还没有把路堵死。据报道它仍将派代表前往埃及,继续就停火协议进行磋商。老实说,从这两个月的情况看,由于面临强大的内外压力,以色列也很想尽早停火、救回人质,这从它口口声声要“毕其功于一役”的拉法之战准备了两个月还未正式开打可以想见。包括前天的坦克压境,在很大程度上恐怕也是为了逼迫哈马斯作出实质性的退让。

笔者认为,巴以矛盾历史悠久、错综复杂,不可能通过一份停火协议得到全面化解。当务之急是让躲避在拉法的百余万巴勒斯坦难民免遭战祸,因此各方应怀“悲天悯人”之心,不要墨迹于一些眼前无法解决的难题,而应抓住主要矛盾“快刀斩乱麻”。为此笔者建议,双方应该先争取尽快签署一份简单明了的停火协议,只需两条即可:一是以色列在一个时期内放弃攻打拉法的计划,以换取与哈马斯交换释放部分人质;二是假设哈马斯同意释放全部人质,以色列应承诺不再攻打拉法——如此就更好了。

  至于后面的事情,各方无妨再接着谈吧!就眼下而言,所谓“人命关天”,拉法安危和人质问题是重中之重,双方都应该将其置于最优先考量。(未名日记5月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2012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