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不妨由联合国战后暂时托管加沙——

尽管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不断推进,但哈马斯方面不甘认输而仍在进行小规模的反击。这场战争的结局尚未见分晓,然而战后谁来管理加沙的问题却已端上台面。据凤凰网报道,美国和以色列在这方面存有分歧,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11月12日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采访,主持人提到:布林肯国务卿已经明确表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应该统一管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但是内塔尼亚胡的观点却与美方观点不一致。对此沙利文回应说:以色列不能重新占领加沙,不能强迫巴勒斯坦人民流离失所;加沙今后绝不能成为恐怖主义的基地,但加沙的领土不应缩小。他表示希望最终看到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领导下被重新统一控制,美国将支持这一进程。

尽管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明显偏向以色列而遭到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国内部分民众的抨击,但笔者认为布林肯和沙利文关于加沙战后的上述表态还是比较客观理性的。不管这场战争的结局如何,加沙地带必须仍然属于巴勒斯坦,理应由巴勒斯坦人自己来管理。因此如果哈马斯武装被赶出加沙或被“消灭”,由国际公认的巴勒斯坦唯一合法代表即民族权力机构来接管加沙自是理所当然。

那么,为什么内塔尼亚胡要反对这一方案呢?据报道内氏的“说辞”是:战争结束后以色列将对加沙实施全面安全控制,以军必须可以随时进入,消灭可能再次出现的恐怖分子,在加沙不会再有哈马斯的存在,也不会“有一个教育其后代仇恨以色列、杀害以色列人和消灭以色列的文职政府”。他甚至表示以色列为此将在“必要时与世界对抗”。

仔细揣摩内塔尼亚胡的这番“说辞”,笔者觉得其中不无逻辑破绽:既然你的目标是“消灭哈马斯”,那么如果达成了这一目标,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占领加沙呢?要知道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是国际公认的巴勒斯坦唯一的合法代表,你不让它在战后接管加沙,难道是想将加沙占为己有吗?那岂不是更加证明你的军事行动已超出所谓的“自卫”范畴?果如此这跟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最终成了将乌克兰四州兼并入俄的“领土之战”异曲同工,势必引起国际舆论更大的谴责声浪。

回顾历史,实际上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获胜后以色列就曾全面占领加沙,直到2005年才不得不放弃而全部撤离,还不是因为遭到国际社会的反对,同时又承受不起长期占领的高昂代价。历史的吊诡在于,当时以色列的撤离恰好给哈马斯提供了一个崛起的机会,到了2007年哈马斯与法塔赫发生火拼,结果哈马斯获胜并完全统治加沙地带,从此成为以色列的心腹大患,此后频频武装袭扰以色列,至今年10月7日发起最大规模的一次突袭,打死一千多名以色列人,另有二百多人被其掳为人质。内塔尼亚胡的意思似是以此为戒,所以不肯将以方付出沉重代价重新占领的加沙交给法塔赫,因为后者在加沙不得人心,而且也无法保证今后不会再从此地向以色列发动袭击。

但是即便从以色列的角度看,长期占领加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不然当年也不会撤离了)。另一方面,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接管加沙合情合理。巴总统阿巴斯表示,作为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全面政治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已准备好承担在加沙地带的责任。不过就当前来看,它如何进入并接管加沙,接管以后能否实行有效的治理,也的确存在一些实际问题。

笔者在此次以哈冲突爆发之初曾提出一个建议:由联合国组建维和部队进入加沙,将交战双方隔开。向使笔者的这一建议当时能成为现实,也许就可以避免至少是减少后来加沙地带上万人死亡、上百万人流离失所的世纪大悲剧了。为今之计,笔者仍然认为战后由联合国组团暂时托管加沙,等到局势稳定、条件成熟再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接管加沙,进而在不久的将来真正实现“两国方案”,这或是一个可行的权宜之计。而以色列方面的安全诉求也应以某种国际协议得到满足,确保其不会再遭到“10·7”那样的袭击。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什么路径可走吗?(未名日记11月16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2039篇文章 16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