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为什么俄乌不适用“三八线方案”?——

笔者在前几天发布的一篇博文中谈到俄乌冲突实现停火的可能性时,指纵观二战以来国家之间的历次战争,除非分出胜负,几无和谈止战的先例,唯一的例外是上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当时在打了三年之后,最终通过谈判停战至今。但笔者亦指出朝韩停战划定于三八线,这本来就是朝韩两国在战前的边界,停战以后双方的领土范围依然维持原状,谁也没有“吃亏”,故此才能实现长期的停火,尽管自此以后仍有摩擦,特别是近期的朝韩关系又骤然紧张起来,然而迄今都没有真正越界重燃战火。而当今的俄乌冲突已经演变为“领土之争”,因此双方都难以止战包括短期内的双边停火。

巧合的时,笔者发布上述这篇博文后,随即看到《环球时报》引述乌克兰媒体报道说,乌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秘书丹尼洛夫1月8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向乌克兰提供“朝鲜半岛模式”来解决冲突——将乌克兰的领土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由俄罗斯接管。丹尼洛夫称:“俄罗斯向我们提供了有条件的‘三八线’,但乌克兰人不会同意这样的方案。”而据俄塔社报道,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乌方的这一说法纯属“谣言”。

不过据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报道称,俄政治学家巴希罗夫认为,“朝鲜半岛模式”即“三八线方案”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要实现这一目标,俄罗斯需要发动更强大的进攻以打败乌克兰。俄军事专家西夫科夫则表示,也许西方有人真的向乌克兰提出了用“朝鲜半岛模式”解决乌克兰冲突,但在当前形势下,基辅和西方国家都不会同意这一模式。

巴希罗夫为什么称“三八线方案”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显然他说的俄乌之间的“三八线”,是指以俄方已经宣布并入本国的原属乌克兰的四州为界,若以此划线停战,想来俄方是会“欣然同意”的,因为俄方此次“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经过几次修改后现在看上去终于敲定,那就是让这四个州成为俄罗斯的“新领土”。若乌方也能同意以此为线停战,俄方当然会乐见其成。不过这四个州目前仍处在俄乌双方的争夺之中,俄方要想敲定这道“新三八线”,还得先把乌军全部赶出这四个州才有可能实现。所以巴希罗夫才说要达成这一目标,俄罗斯需要发动更强大的进攻。

然而划定这样的“三八线”,即使俄方同意,正如另一位俄方专家西夫科夫所言,“在当前形势下,基辅和西方国家都不会同意这一模式”。乌克兰自不必说,这等于是“割地求和”,除非俄罗斯将其彻底“打趴下”,否则绝无可能答应。

那么,西夫科夫为何还说西方国家也不会同意呢?就美国来看,正如央视上的几位吾国专家多次指出的,它是这场俄乌战争的“最大受益者”,可以藉此最大程度地削弱它的“宿敌”俄罗斯却不会损伤自己的一兵一卒,只是提供给乌克兰一些军事和财政援助,过去一年下来美国援乌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不过是它花在阿富汗战争的一个零头,故此现在美国没有动机劝说乌克兰接受这样的“三八线”。对欧洲国家而言,如果说过去一段时间它受制于俄罗斯的能源,可能还会不管怎样希望俄乌尽早止战,如今看起来欧洲至少已暂时度过能源短缺的难关,虽然经济仍然面临高通胀和衰退的困局,但这更多地是由其“内因”造成的,故此也没有很大的积极性鼓动乌克兰接受这样的“三八线”。

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俄乌冲突真的以“朝鲜半岛模式”结束,而且其“三八线”以乌克兰的那四个州为界(将这四州划归于俄罗斯),那么,一条新的国际范式将由此诞生,即:一国可以使用武力重新修改自己的边界,将邻国的一大块土地“合法”地收归己有。如此,这个世界又将会变得怎样?……怪不得联合国发言人杜加里克在评价俄罗斯之前的临时停火建议时表示欢迎,但他又委婉地表示“这不会取代《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要求的公正和平”,其话里有话人们都能听得懂——说白了,若这道“新三八线”划定,联合国本身恐怕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今后各国都将以“导弹和大炮”来解决国家之间的争端,谁的武力更强谁就是胜方,这让广大中小国家情何以堪?

有意思的是,据凤凰网转引俄媒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基辅方面及多位西方领导人对此前俄方提出的东正教圣诞节期间在乌克兰境内停火倡议所做出的回应“极为卑劣且不可理喻”。佩斯科夫的意思似是:“停火”可以减少双方的人员伤亡,没道理会遭到乌方的拒绝。不过笔者认为他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假如这场战争发生在俄罗斯境内,又假如乌方在控制俄方部分领土后提出“停火”而遭到俄方的拒绝,您也会认为这“不可理喻”吗?

透过这位“秘书大人”的话可知,他的“不可理喻”之说其背后的潜台词其实就是:强权即公理。(未名日记1月13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