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坚信俄罗斯不会对乌克兰动用核武

坚信俄罗斯不会对乌克兰动用核武

坚信俄罗斯不会对乌克兰动用核武——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天空时不时地飘来核战争的阴云,令全世界为之心惊胆颤,人们都在担忧俄罗斯会不会对乌克兰使用核武。但据凤凰网转引俄媒报道,俄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近日致函联合国秘书长称,“俄罗斯过去和现在都不打算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俄罗斯的领导层和国防部都没有谈到使用这种武器的可能性。”涅边贾还要求将此信作为正式文件在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散发,以正视听。

而据财新网报道,随后在10月27日举行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俄总统普京在讲话中明确表示,俄罗斯无须对乌克兰进行核打击,“这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军事上的意义”。普京称俄罗斯从来没有主动说过可能会使用核武器,俄方(核威慑)只是对西方国家领导人“所发出的言论,做出了暗示。”

这样看来,国际舆论之前关于俄罗斯因在乌克兰的战事不顺,有可能动用核武的猜测和担心似是“杞人忧天”。当然说与做不是一回事,有评论指出,在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之前,俄方领导也曾信誓旦旦地否认会入侵乌克兰,还指散布这种“谎言”是为了制造恐慌,但紧接着俄军却在2月24日凌晨长驱直入乌克兰,打响了这场二战后欧洲规模最大的常规战争。既如此,人们凭什么相信俄罗斯上述关于不会对乌克兰使用核武的声明就会言出必行呢?更何况,俄罗斯前总统、现任俄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之前公开宣称,为了保护原属乌克兰、现已“入俄”的四个州,俄罗斯可以使用包括战略核武器在内的任何武器。——请问,俄方两位大佬有关核武的不同表述,究竟以谁的说法为准?

当然是普京说了算,梅德韦杰夫只是一个“唱黑脸”的角色,尽管他的表述肯定也是经过普京首肯的,而普京本人实际上也曾说过要动用“一切手段”以“保卫新领土”。所谓“兵不厌诈”,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功夫”可谓炉火纯青。不过,笔者虽不是俄方决策者“肚里的蛔虫”,但凭感觉相信普京的上述表态“是认真的”,盖因如之前五大核国家的联合声明中所说,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俄罗斯人并非“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身”,这一定律对他们来说当然也是适用的。最近看到钝角网转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两位军事研究人员科恩·金蒂尔和吉安·金蒂尔联名撰写的一篇文章(原载《外交政策》杂志),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笔者的这一判断。

作者是从美西方的立场来看待这一问题的,认为乌克兰和西方不应惧怕俄罗斯时不时发出的核威胁。文章说,俄乌战争初期,一部分西方精英和公众舆论就为什么不能或不应该帮助乌克兰给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随着后来乌军在战场上迫使俄军撤退,这些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说法:美国及其合作伙伴需要撤回对乌克兰的支持,以免把普京逼入绝境而使用核武器,这将毁掉整个世界。但是作者对这种观点不以为然。

文章分析说:首先,俄罗斯使用核武器在作战上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笔者按:这倒是与普京的上述说法相似),并具有不可预知的效果。且不说乌克兰军方分散部队进行作战,从而减少了己方兵员被核爆炸完全摧毁的可能性。其次,核爆产生的冲击波也可能导致许多俄军官兵的死亡(笔者按:除非俄方事先在核爆地区将己方人员全部撤走),因此尚不清楚俄军是否能够充分利用核武器获得战术优势(笔者按:核爆以后造成的核污染将导致出现一大片无人区,俄乌双方都再难进入)。再次,使用核武器也未必能摧毁乌克兰的战斗意志,作者举二战中美军对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轰炸为例,指日本的确在遭到核轰炸之后投降了,然而人们忽略了一个事实:日本之前其实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原子弹的使用只是加速而不是逆转了战场结果;而现在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使用核武器,它将带来“灾难性后果”,不仅可能导致美西方参战,还可能包括以它们自己的核武器进行反击;而且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中面临的政治反弹也将很严重,包括现在保持中立的一些国家可能会改变立场。

听上去作者的这些分析不无道理,笔者读后不由得坚定了俄罗斯不会动用核武的判断。那么,为什么美西方却一直不敢出兵来阻止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而只是不断地对乌给予大量军援呢?

文章作者认为这是因为美西方惧怕与俄罗斯交战会引发核大战。笔者也看到,美西方的这种惧怕几乎不加掩饰,无论是战争爆发之前还是之后,他们都一再强调绝不会派兵帮助乌克兰以免引发世界大战。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为全人类的安危考虑,其实所反映的恰是他们的胆怯和自私。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表示,即使俄罗斯对乌克兰动用核武,法国也不会用核武加以应对,其“缩头”之相简直显露无遗。这与当年吾国“抗美援朝”的坚定态度有天壤之别,那时装备简陋的我军面对的是“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美军,而且美国还是当时唯一的核国家,但我军并没有因此惧怕,毅然决然地与其“扳手腕”,并最后将其逼停在三八线上不得不签订了停战协议。

事实上笔者认为,正是美西方的惧怕与自私,才促使俄罗斯胆敢对乌克兰动武。俄方深知西方国家都奉行以“保命”为先的哲学,多次嘲讽后者是想“让乌克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而面对这种嘲讽,美西方也只能“干受着”,因为他们无法回答这样一个道德拷问:你们的命是命,难道乌克兰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其实同样的问题也可以抛给俄方决策者:难道俄罗斯人的命就不是命吗?难道你们就可以不在乎自己将士的死活吗?据俄方在几个月前公布的数据,俄军在这场战争中已经阵亡了6千官兵;而据乌克兰方面公布的数据,俄军的死伤人数多达5、6万。当然,一般认为乌克兰的伤亡人数要远多于俄罗斯,毕竟俄方在导弹等方面占有优势,并且战火又是在乌克兰国土上展开。——总之,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十分惨烈,他们的命都是命,都应该倍加珍惜。

这是仅就常规战争而言,假设俄罗斯真的对乌克兰动用核武,造成的伤亡数字将更加难以想象。如果说美西方因惧怕和自私而拒绝参战是出于人的本性,那么,难道俄罗斯就不怕战争升级吗?毫无疑问,当然也是怕的,因为就常规军力而言,俄罗斯远不如美西方;就算俄方动用核武,一旦发生核战,其结果很可能是“同归于尽”。所以笔者才相信俄罗斯所做出的种种核姿态只是为了阻止美西方参战。应该说俄方的这种核威慑还是十分有效的,而美西方的那种惧怕和自私看上去简直有点可笑。

当然笔者绝不是主张战争升级,实际上笔者反对一切不属于抵抗侵略的战争行为。笔者只是想指出,美西方的确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恐俄症”。殊不知,俄罗斯人也是人,跟其他人一样也都有七情六欲。正如吾国的一句俗话所言,“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但那位“不要命的”其实也未必真的“不要命”,只是抓住人皆贪生怕死的弱点,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国际上的政治军事博弈亦是如此,唯有以强势对强势,方有可能达成一种平衡而避免战祸;反之则可能会导致某一方的“恃强凌弱”。这或是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与现在的俄乌冲突危机最大的区别所在。

还是两位作者之文章的下面这句话说得“到位”:“只要普京还保持起码的理性,就不会贸然动用核武;而如果他丧失了理性,即使美西方不出兵他也可能会对乌克兰动用核武。”的确如此。笔者相信,普京虽被称为“强人”,他终究还是理性的(这一点连拜登也是承认的)。但理性并不能确保凡事决策正确。普京发动这场战争的考量也许是理性的:既然美西方不会出兵干预,俄军应该很快就会拿下乌克兰,这样俄罗斯就能以最小的代价捡了个“大便宜”。他的错误在于对乌方的抵抗意志和能力以及美西方的强力军援产生了误判,以至于现在陷入了泥淖难以自拔。美西方的“绥靖”姿态应该说也是理性的,为的是不想有本国官兵伤亡,避免发生核大战,但错就错在低估了普京的理性,以为己方若示强会刺激对方使用核武,殊不知有些时候你越是示弱,反倒越会诱使对方失去分寸。

这大概就是哈耶克所说的“理性的自负”。(未名日记10月29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