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俄乌冲突:“更深的死胡同”?——

上世纪九十年代科学家曾研制出一台计算机名为“深蓝”,击败了当时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而震惊天下,被视为人工智能的“鼻祖”;后来又出现了一台算法更快的计算机,被研发者称为“更深的蓝”,这种简洁而独特的命名给文科出身的笔者留下了印象。

之所以提及这段科技佳话,是因为笔者也想模仿一下其修辞方法:几个月前笔者曾写过一篇博文,指俄乌冲突进入了一个各方都“无法掉头的死胡同”;近日随着俄罗斯通过对乌克兰四个州的所谓“公投入俄”,宣布将其纳入自己的“领土”范畴,笔者深感俄乌冲突由此进入了一个“更深的死胡同”。纯属巧合的是,当年曾被“深蓝”击败的卡斯帕罗夫,恰是俄罗斯的特级大师。

而写作这篇小文的真正起因,则是看到凤凰网的“西西弗评论”发了一篇署名为老C的评论,题为“俄罗斯为什么要搞乌东四地公投入俄”。文章用了不少篇幅来加以解释,但在笔者看来,这个问题没什么意思,因为人人都看得出俄方此举的用意所在,还不如用吾国的俗语一言以蔽之——普京这是想把“生米煮成熟饭”,以此来强逼乌克兰和美西方就此罢休,为此甚而至于再次搬出核武加以威吓。

有意思的是老C此文还用了一个自称“不太恰当的类比”,指“俄罗斯目前的状况,有些类似1939年的日本”。他举史实说,当年的“日本政府被军方‘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壮语忽悠,投入了与中国的全面战争。虽然取得了初期的胜利,但陷入了中国战场的泥潭”;而现在“俄罗斯执政者已经知道不可能完全灭亡占领乌克兰,也很难更迭乌克兰的现政权,但同样无法撤军。一旦撤军,俄罗斯的军队的牺牲、军事和经济上投入都白费了,同时白白承受了欧美的强力制裁”,因此“俄罗斯必须获得一些东西,比如,在现有战线上停火议和,对俄罗斯来说就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停战方案。这样,俄罗斯可以保住目前的占领区,包括连接克里米亚的陆桥。然而乌克兰一方的民族认同已经建立,抵抗情绪高涨,外国援助也源源不断,绝对不会同意在现有控制线基础上的停火和议和”,于是“双方就僵死在这里”,“只有继续打下去,不断升级战争”。老C称“这是一个典型的懦夫博弈。双方开车对撞,两败俱伤,看谁先转方向盘先怂”。

老C的结论是:四州公投,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解决不了问题,无法让俄罗斯从乌克兰的泥潭中抽身。俄罗斯希望停火,但必须拿到足够的战争果实,否则宁可继续打下去;乌克兰也希望停火,但最低要求是恢复到2月初开战前的状态;法德意这些老欧洲国家希望停火,也能接受俄罗斯获得一些战争果实,但他们受制于支持乌克兰的“政治正确”,无法要求乌方妥协;而继续打下去对美英有利,所以乐于看到俄乌战争变成持久战。

不好意思,抄了老C那么多文字,赶紧打住吧。正在此时,笔者看到最新的战报说,10月1日,乌克兰军队宣布收复了原本处在俄军控制下的顿巴斯北部城市利曼,俄国防部称此地的俄军已转移到“更有利的地方”。但不管怎样,这是继哈尔科夫战役后俄军的又一次“大踏步后撤”。且不论利曼这座城市在军事上的战略意义,更重要的是,它位于刚刚被“公投入俄”的顿涅茨克州境内,这就给普京在政治上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如果不说是“打脸”的话):按他的说法,“公投”之后利曼已属于俄罗斯的“领土”了,现在却被乌军所“侵占”,俄方又该祭出什么样的“大动作”加以回应?难道就像俄方高官梅德维杰夫几天前所宣称的——核武“伺候”吗?

这似乎不可想象。如此,俄方只能用“局部动员”以后增加的常规兵力对“入侵”的乌军发起“反攻”。果如此,不管后续的战事如何,等于是之前的“入俄公投”一顿操作猛如虎,都白费了功夫。

俄乌冲突最终有没有可能“钻”出这个已经变得“更深的死胡同”?笔者之前就曾在博文中说过:对乌方来说,事关“保家卫国”,除非被彻底打“趴下”,否则退无可退;而对俄方来说,办法还是有一些的,即使不拿七十多年前的日本侵华战争来比拟,至少可以参照三十多年前苏联发动的阿富汗战争的终止方式。当然,亦如笔者所说的,那场阿富汗战争也打了足足十年,等到苏联撤退时,他们已经换了好几茬领导人了。(未名日记10月4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