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特拉斯豪赌“大减税”:初生牛犊不怕虎?

特拉斯豪赌“大减税”:初生牛犊不怕虎?

特拉斯豪赌“大减税”:初生牛犊不怕虎?——

英国与美国堪称是西方阵营中“最亲密的盟友”,也许并非巧合的是,眼下都面临经济衰退风险和不知“伊于胡底”的高通胀。但笔者注意到两国管理层除了均施以强力加息之外,其它的应对政策似有所不同:拜登政府通过立法加大整体投资力度,而特拉斯内阁则在上周五宣布了该国5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

据界面新闻报道,英国此次的减税计划包括但不限于:取消将公司税上调至25%的计划,将其维持在19%,为G20成员国中最低水平(不加税也相当于减税?);将所得税的基本税率从20%降至19%;将针对年收入超过15万英镑的个人税率从45%降至40%;大幅削减印花税即购房税;在各地成立“投资区”(用吾国的说法叫“开发区”),为企业提供减税,并放宽对其的规划和监管;推出游客退税计划;等等。英国政府预计,到2026-27财年减税总额将达到450亿英镑。

如此减税力度,当然是为了提振滑落至衰退边缘的英国经济。不料此举却吓坏了投资者,减税方案公布后,英镑对美元汇率暴跌3.59%至1.085美元,创下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至37年来最低水平,今年已累计贬值约20%。分析认为虽然特拉斯“豪赌”这一减税计划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从而抵消政府赤字和债务大幅扩张带来的风险;但后者将增加政府偿债成本,并动摇投资者对英国经济和货币的信心。

笔者浏览各路相关报道,见市场的主要担忧在于如此大减税必会导致英国的财政收入大幅减少,而此前为了应对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危机,英国政府已对国民实施补贴政策,如此一补一减,意味着财政压力将成倍增加。再加特拉斯又誓言将继续坚持对俄罗斯的制裁,增加对乌克兰的援助,这些都会要求英国财政消耗和支出更多的“真金白银”;英国政府未来或将大幅增加本就已居高不下的债务,如此又等于市场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反而可能会进一步推高国内通胀,英镑自然也将“更不值钱”了。

这其中的矛盾显而易见,因此一些经济学家们纷纷对特拉斯的大减税计划“嗤之以鼻”。有分析称特拉斯踏入政坛的时间不长,从当选议员到出任首相的时间总共不过十来年,处理经济事务的履历更是一片“空白”;而且她挑选的内阁成员半数以上都是自己的密友而不是经济专家,比如现任财政大臣是一位历史学家,充其量只是当过前任财政大臣的国会私人助理,从来没有主持制定过经济和财政政策(新浪财经,陶冬)。正是这位名叫科沃腾的财政大臣代表英国政府宣布了上述减税计划的内容,称该计划旨在帮助英国在中期内实现2.5%的经济增速。总而言之,舆论认为以特拉斯为首的英国领导班子是个“菜鸟内阁”,所以才会推出如此“异想天开”的大减税计划。之前就有英国媒体预言特拉斯有可能是“有史以来任期最短的首相”,意指她很可能因经验不足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赶下台。现在看来,如果她的大减税计划最终失败,上述预言有可能“一语成谶”。

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笔者不是专家,不敢妄加评论。但亦知减税有利于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常识,盖因能刺激人们的投资和工作积极性。从这个角度看,笔者不由得推测:特拉斯会不会想以此来促进经济增长跑赢通货膨胀?要知道英国历史上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当年就是以大力度的减税和私有化政策力挽狂澜,将其时的英国经济拖出衰退的泥坑,并因此而闻名于世。特拉斯上台之时,很多人认为她可能想仿效她的这位前辈,成为“第二个撒切尔夫人”。从她就任不久就全力推出的此次大减税计划来看,似乎也确有此意。

不过亦有分析指出,当年的撒切尔夫人虽然支持减税和放松管制,但她同时也为了不伤及财政而致力于削减政府开支。而与撒切尔夫人同时期的美国前总统里根,虽也不约而同地奉行供给学派理论而力推大减税,只是里根在减税的同时增加财政支出。因此有人认为特拉斯现在的政策语境更像是在追随“里根经济学”。

当今世界经济形势比上述英美老两位当政时更加错综复杂,甚至超过了十几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笔者又是个连“半桶水”都算不上的经济学门外汉,对特拉斯的上述计划自然无从置喙。只是想起吾国有句老话,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特拉斯固然是个“菜鸟”,但也可能因此而没有“思想负担”,想定了的事情就会“赌一把”,或许能“杀出一条血路”来也未可知。君不见,那些在政坛上经营多年的“老鸟”们,个个都已“修炼成精”,不也依然会犯很多错误吗?不然今日的世事何以溃败至此?

想起了刚刚去世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据说她十年前曾面询一干经济学者,意思是各位都是资深专家,怎么就没人预见到那场金融海啸的来袭呢?面对女王之问,在场的精英们面面相觑,自惭形秽,无人应答。

如今女王已驾鹤西去,特拉斯又恰是她生前任命的最后一位首相,不知道能不能沾一点女王的“仙气”,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加息压通胀,补贴保民生,减税促增长,如此“三管齐下”,看起来这些政策似都不无道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一种“合成谬误”,即单独看这些政策都颇有针对性,但综合起来的效果却事与愿违。

即便有此担心,笔者还是祝特拉斯的减税计划能“豪赌”成功。这不是由于对她本人有什么特殊的好感,而是因为这毕竟关系到英国人民的福祉,以及对欧洲和世界经济的连带影响。(未名日记9月29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