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转发:下半年中国经济的挑战与关键应对

转发:下半年中国经济的挑战与关键应对

转发:下半年中国经济的挑战与关键应对

 

【笔者按: 不久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格政”举办了一期以“2022下半年经济展望与房地产转型”为题的论坛,本文系根据北大国发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先生在该论坛上发表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转发如下,以飨读者。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姚先生的这篇讲话是在7月份发表的,现在已到8月末,时过境迁,相关情况已有变化。如上海、北京的疫情基本得控,防疫措施有所调整,各地的核酸证明已全国通用;但海南、西藏等地的疫情又起来,从全国来看防疫形势依然严峻。房地产方面,政策支持的力度也在加大。但7月份宏观经济的一些数据又有下滑,下半年稳增长的任务仍比较艰巨。此外还要说一句“废话”,姚先生的意见只是其“一家之言”,并不代表其他人的观点,仅供参考。当此之时,应该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共度难关。】

  

 实现既定增长目标难度极大

 

今天我谈一谈对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的看法,以及对下半年经济增长的展望。

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4.8%,由于一季度占全年比重较低,只占20%,所以折合到年增长只有0.96个百分点。二季度占全年的25%,实际增长为0.4%,所以对全年的贡献为0.1%。上半年两个季度加起来大概就是1个百分点多一点点。

年初定的全年增长目标是5.5%,按照现在的实际情况计算,下半年经济增长要贡献4.4个百分点才行。4.4个百分点折回到半年的增长,需要下半年贡献55%,也就是下半年要增长8%左右,才能保证全年达到5.5%的增长速度。

8%左右的增速是否容易?我认为难度相当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大大超出了我国的潜在增长速度。中国的潜在增长速度大概是6%,这还是比较高的估计。因此,8%远超我们的增长速度。除非下半年经济出现如2020年下半年那种剧烈反弹,否则达到预期的难度极大。

如果下半年只达到潜在增长速度6%,下半年只能贡献3.3个百分点,全年不到4.5%(4.36%)的增长速度。

但我认为,5.5%的增速目标并不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下半年能够平稳恢复到潜在增长速度6%就好。我的担心是,达到6%也有很大难度。这一判断是基于我们去年下半年以来导致经济增速下降的因素。

为什么经济增长速度下降这么快,特别是今年上半年?我个人认为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防疫,另一个是房地产大幅下降。

 

建立全国统一的长效防疫机制

 

今年的疫情和2020年的疫情不太一样,2020年病毒传播力没这么大,所以那时我们采用的办法非常有效,而且中国是在全世界做得最好的。因此,我国经济从2020年5月就开始恢复,直到去年上半年,经济恢复都非常好。但是今年的奥密克戎不一样,传染性极强,想完全防御住的难度极大。另一方面,我们的防疫措施比2020年更严格,结果使消费受到很大限制。

我们在2020年防疫时一个重要的成功因素是分权,各地自己操作。今天,分权防疫产生了很大问题,尽管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过度防疫,但由于各地疫情防控的标准不统一,导致地区之间的人员流动大大受限,极大地影响经济活动,尤其是对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国经济的火车头造成巨大影响,这两个城市的人员流动变困难之后,对全国的影响更大。

下半年,中国经济要复苏,我们必须找到一条长效的防疫机制,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经济就无法稳定复苏。

我有几个建议:

第一,应该把现在的“社会面清零”变成“社会活动面清零”。加上“活动”两个字,就是参加经济活动的人不能有感染。公共场所实行3天或者7天的核酸阴性要求,现在核酸检测的网点已经布得非常密,民众也已经接受。如果检测到感染,居家或转入方舱隔离,保持社会活动面无感染者即可。

第二,把现在按照小区甚至按照行政区分类监控的办法,改成按小区监控,最好能再进一步,精准到以居民楼单元为单位来监控。现在很多地方只要看到北京、上海来的人就直接隔离,打击面太大。人员流动不起来,经济怎么可能活起来?

第三,不再大规模异地隔离。把成千上万的人拉到别处隔离,耗资巨大,没有什么好处。完全可以就地在方舱隔离,没有感染的居家观察。

第四,应该把全国各种码统一起来,把各地的防疫政策统一起来,解除国内对所有旅行的限制,只以核酸为准。不能像现在这样,经过上海就不可能回北京,必须绕到别的地方待好多天。虽然行程卡已经取消了“星”,但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最后,要开放国际旅行,中国跟世界不能隔离。实际上,中国在过去两年里没有跟世界隔离。我坚决反对世界在跟中国脱钩的说法。数据显示,中国跟世界是在挂钩,而不是脱钩。

没有任何人能够确切预期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也无法预测未来的进化路径。因此,我们在防疫措施上要有一个基本的准则和平稳的过渡。对于国外来的人,当然我们还是要做预防、检测,但现有防疫措施可以适当放松,方便大家往来。

 

调整房地产业政策

 

导致上半年增速下降的第二原因是房地产的断崖式下降。我们对其影响估计不足。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贡献有多大?有人计算是17%,我们100多万亿GDP里有17万亿左右源于房地产的直接或间接贡献。房地产是个长链条产业,不仅仅是把房子盖起来,盖起房子之后要装修,装修要有装修材料,之后还要买家具,买电器等等。房地产能把整个消费带动起来。

今年上半年,排名前100的房地产企业,其地产销售下降51%,有史以来没有发生过这种“腰斩”。当然,销售额下降51%并不意味着房地产的增加值下降51%,不能完全对应。但无论如何,由于房地产占GDP的比重实在太大,所以其它行业必须要超额增长才能弥补房地产挖的这个“坑”,难度非常大。今年6月份,房地产数据有所好转,但能否持续则有待观察。

为什么房地产有如此巨大的下滑?有人说由于我国人口结构变化,房地产进入了调整期,这可能是长期因素,然而长期因素很难导致短期的急剧下降。有人把短期急降的原因归于房地产负债太高,但即使负债高,如果没有外力推动,也不会“雪崩”。

我个人认为,房地产下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三条红线”政策。

中央三令五申要让房地产健康发展,要求各地因城施策。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已经提出,今年两会又再次强调,地方也开始行动,力度仅次于2016年那一轮。但2016年地方政府一行动,房地产业很快上涨,今年却不行。有人归因于百姓手里没钱了,这也不完全对。2020年疫情那么严重,房地产上涨20%多,所以跟疫情和老百姓的收入关系不大,跟银行和老百姓的信心关系更大。

今年上半年,房地产信贷下降53%,是断崖式下降。因为房地产企业在新政后断流,房子烂尾,老百姓是理性的,看到房地产企业流动性不行,买房有风险,就不会出手,更何况买房是一笔巨大的投资。

银行也一样,看到房地产企业资金出问题,贷款就容易成为坏账,惜贷也是理性的选择。

我们应正确认识房地产信贷。宏观经济学里有“金融加速器”理论,房地产就有金融加速的作用。房地产制造资产,有资产就可以抵押借钱;反之,一旦房地产信贷收缩,整个社会的信贷也会跟着收缩。因此,如果打击这个起“金融加速器”作用的行业,经济就会收缩。

中国老百姓的房子够住了吗?我觉得还远远不够。跟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少得多。有人说,那么多房企因为高负债即将破产倒闭,带给中国系统性风险。但问题在于,高负债率是房地产的行业特性,不能拿制造业等其他行业简单参照。现在一下子给房企断供,使它们无处借钱,流动性只会更差,倒闭得更快,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更大。

我们都在不断看到房企失败的案例,其中也不乏大型房企。但它们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热衷于多元化,把建房子的资金拿去做其他用途,比如造车、VC等,投向了他们原来不擅长的领域,导致亏损。专注房地产的企业并未出现大问题。不能看到个别房企出问题而否定整个房地产市场。

我个人认为“三条红线”要尽快改正。尤其是第一条红线,提出扣除预售款之后的负债率不能超过70%。然而我们的房企就依赖预售款,也许这本身不对,美国和其它国家都不这么做,但政策应该给房企一个缓冲期。大约一半的房地产企业都踩了这条红线。第二条红线,即净资产负债率不超过100%还算可以。第三条红线要求现金短债比不低于1,令人费解。如果我手里有大量现金,何必去借贷?我们为什么要发展金融,就是大家手里原本没那么多钱,又想做事,只能先借贷。

因此我认为,中国经济下半年要想有像样的复苏,离不开对房地产业“三条红线”的调整。

如果我们既能对防疫政策调适,又能对房地产“三条红线”做出好的整改,达到中国经济6%的潜在增速,甚至实现7.8%,从而使全年经济实现5.5%的目标依然可期。否则,全年经济增长目标的实现难度非常大,而且不排除因为经济严重不景气而引发其他问题。

(资料来源:爱思想网。未名日记8月22日转发,略有删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