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复杂情势下再看“增长目标制”

复杂情势下再看“增长目标制”

复杂情势下再看“增长目标制”——

据界面新闻报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日前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季度会议上表示,尽管5月以来中国经济在边际上有所修复,但由于二季度受到疫情冲击,对全年形成了缺口,需要下半年经济的快速拉升来填补。

他指出:“从目前情况看,预计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很可能在1%左右,要实现5.5%左右的全年增速目标,下半年要实现7-8%的增长,比去年三、四季度的增速要高出3-4个百分点,可以说难度很大。”王一鸣还指出,2020年初中国遭遇疫情后,经济在二季度很快得到复苏,但目前的情况已大不相同。具体来看,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六方面的挑战,包括: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的有待平衡,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需求不足的情况没有改变,经济恢复的动力在变化,市场信心和预期尚未恢复,重点群体的就业压力很大。

应该说,王先生所指出的上述这些挑战确实存在。据财新网报道,在这次论坛会议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也指当下稳增长的难点在于动力不足,将影响经济恢复的程度,下半年很难实现V型复苏。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教授刘晓光表示,下半年中国宏观经济将企稳回升,但复苏进程可能较2020年更加脆弱。财新的报道还提到王一鸣的一个建议:如果二季度经济增速形成一个很大的缺口,那么下半年是不是要对增长目标(重新)做一个设定,是可以讨论的。

尽管王先生说得比较委婉,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实际上是建议将年初设定的5.5%左右的经济增长预期目标略作下调,以更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在此之前,尽管已有不少机构预计今年的增长目标可能会低于5%,但笔者注意到他们多有外资背景,体制内的专家提出这样的建议,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

吾国自改开以来的四十多年里一直实行“增长目标制”,实际上对吾国的经济发展也确实起到了推动作用,尤其是有效地促进了地方政府“谋发展”的积极性。唯一的例外发生在2020年,当年由于新冠疫情的暴发,一季度GDP出现罕见的负增长(-6.8),而两会恰又是循例在3月份召开,鉴于当时疫情的来势凶猛及其不确定性,这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没有给出明确的增长目标。事实也证明这是明智之举,因为后来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经济遂有恢复性增长,尽管全年2.3%系改开以来之最低年度增速,但已是同期全球主要经济体唯一保持的正增长。

2021年吾国又恢复了“增长目标制”。尽管当年的一季度经济出现了爆发性(或称报复性)增长,GDP增速高达18.1%,创下自改开以来的最高纪录,不过管理层清醒地意识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020年同期的基数很低,故此在3月的两会上,还是把当年的增长目标审慎地确定为6%以上。而实际结果达到了8.1%,超出预期2个百分点。

今年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两会召开之时,俄乌冲突只是刚刚爆发,而新一波新冠疫情还未及发生,因此其时确定的增长目标为5.5%,可以说跟去年的增速比较已经“留有余地”。然而两只“黑天鹅”的来袭还是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二季度经济的明显下滑已成定局,下半年表现如何还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因为俄乌冲突还在继续,而这波新冠疫情尽管在严密防控下似已进入尾声,但后续是否还会再度来袭仍是个未知数。

故此笔者认为,全年5.5%左右的增长目标大概率难以实现。其实这也很正常,此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再者吾国的“增长目标”后面一直都有一个后缀的附加词——“预期”。既是“预期”,意味着实际结果不一定会“可丁可卯”。

简略回顾这两年的情况,可见当今情势比较复杂,不确定因素大大增多,实现“预期目标”的难度自然也加大。这让笔者又想起前几年有些专家的建议:是否我们已经到了可以在政府层面取消“增长目标制”,将其交給研究机构作为一般预测性工作去做的时候了?果如此,或将是吾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一个重要转变。

据央视最新报道,吾国领导近日指出,当前,疫情还没有见底,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压力还很大,坚持就是胜利,我们有信心统筹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争取今年我国经济发展达到较好水平。其中“较好水平”的表述耐人寻味。(未名日记7月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