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关于油价,“好消息”与“坏消息”

关于油价,“好消息”与“坏消息”

关于油价,“好消息”与“坏消息”——

两个消息,先说哪一个?……还是以笔者在短缺年代养成的饮食习惯:“好菜后吃”吧。

6月14日24时,吾国国内成品油开启新一轮调价窗口。国家发改委通知,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390元和375元。92号汽油由此全面进入“9元时代”,有些地方的95号汽油更是突破“10元大关”。这是今年国内成品油的第11次调价,也是年内油价的第10次上调。各项数据均创下历史新高。

让人有些没想到的是,据界面新闻引述6月6日经换算以后的数据,当天世界平均汽油价格为9.5元/升,而中国汽油均价为9.67元/升。也就是说,吾国的油价已高于世界平均油价。

在笔者的记忆中,此种情形比较少见。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俄乌战事以及由此引发的制裁与反制裁,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目前处于历史高位,而吾国油价自多年前改革调价机制后,基本上是“盯住”国际油价的,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但是,据介绍现在国际油价还没有创下新高,历史上的最高点出现在2008年7月,即全球金融海啸蔓延之时,一度曾经达到147美元/桶,而近期WTI原油价尚在115-123美元/桶的区间震荡。既如此,,何以目前我们的油价却“率先破纪录”了呢?有分析指近年来国内成品油的消费税增加,这在一定程度拉高了成品油价格。故此从实际情况看,与国际油价相比,吾国油价的定价机制或许存在某种“就高不就低”的倾向,积累下来涨幅就会更高些。

再说“好消息”。虽然当下吾国油价已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与欧美国家相比还是略低的。如欧洲国家已达到每升11元以上,美国虽然还不到9元,但也在“急起直追”。

更重要的是,按照现行调价机制,吾国的油价应该快要见顶了,即使接下来国际油价继续上涨,吾国油价也不会再“跟随”。这是因为,吾国的油价调整机制中设定了“地板价”和“天花板价”。

具体地说,依据现行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所谓“天花板价”以每桶130美元为限,当国际油价高于这一价格时,国内油价将不再跟进上调;而所谓“地板价”是每桶40美元,当国际油价低于这个价格时,国内油价也不再跟进调降。据计算40美元、130美元的国际油价,分别对应国内油价区间在每升5-9元。

依照国家发改委的解释,设置“天花板价”和“地板价”的初衷,是因吾国是石油进口和消费大国,油价过高或过低都会对经济和百姓生活产生不利影响。而按笔者的说法,则是因为在其它市场经济国家,石油产品被视为纯粹的商品,且基本上都是由私人企业在生产经营,因此其价格完全“随行就市”;而在吾国,石油产品实际上属于“半公共品”,且基本上由国有企业生产经营,因此不仅油品的定价权专属政府部门,还设立了“地板价”和“天花板价”,前者是为了确保国有油企有利可图,后者是为了确保国内的生产、生活不会受国际油价大起大落的过度影响。

从这些年实践来看,这种将油品划归“半公共品”的做法有利有弊,惟看是在什么时候以及时间的长短。比如在当下国际油价连续飙升之时,吾国国内的供需关系虽然并未有大的变化,甚至因严格的防疫措施车流减少,需求还有所下降,但油价仍然跟着一路上涨;而有利之处在于,当前国内油价已经快要触及官方设定的“天花板价”,大概率不会再持续上涨了。

有意思的是,由于当下美国通胀严重,油价飙至历史高位,美政府压力陡增,总统拜登急得直跳脚,为此顾不得有“干预市场”之嫌,点名痛骂国内油企,指他们为了赚取更高的利润率而不肯想办法增产。不过在笔者看来,虽然拜登贵为总统,恐怕也拿不出什么招数来逼迫私人油企就范。再说也不是说增产就能增产的。

当然从长远看,毕竟美国是个能源大国,自从“页岩油革命”以后更是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假以时日,其石油还是会扩大产能以满足国内需求。矛盾的是,这又与拜登此前强调的“能源转型”有些背道而驰。

这也许就叫“形势比人强”。(未名日记6月2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