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鲍威尔会成为“沃尔克第二”吗?

鲍威尔会成为“沃尔克第二”吗?

鲍威尔会成为“沃尔克第二”吗?——

澎湃新闻报道:当地时间5月12日,美国参议院以80票赞成、19票反对,确认鲍威尔将连任美联储主席。

当此之时,正值美国面临40年来最严重通胀的挑战。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美国4月CPI同比上涨8.3%,较3月的8.5%稍有回落,但仍然处于高位。

据报道,参议院投票的当天,鲍威尔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美联储准备竭力将通胀水平拉回到2%的目标水平,哪怕对短期经济造成冲击也在所不惜。这一“过程将是痛苦的, 但更大的痛苦是我们抗击通胀失败了”,鲍威尔说,“如果那样,我们将遭遇更深的衰退。”

这让笔者想起鲍威尔的已故前辈——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当年他就曾力排众议,以霹雳手段实施紧缩政策,从而制服了彼时也很严重的通胀,将美国经济重新拉回到正轨,为后来十几年的繁荣奠定了基础。史上称誉沃尔克为“打虎英雄”——人们通常将严重的通货膨胀比喻为凶猛的“老虎”

那么,鲍威尔能否成为当今的“沃尔克第二”呢?

老实说,制服“通胀之虎”并非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很明显,美国当今的高通胀是之前十几年奉行“直升机撒钱”(讽刺的是,提出这一理论的正是鲍威尔的前前任伯南克)的结果。凭借这一量化宽松政策,美国经济算是度过了次贷和新冠这两大危机而没有“崩盘”。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量化宽松必然会使得货币泛滥,加上后来特朗普又以高关税手段对吾国开打贸易战,而最新爆发的俄乌战争又加剧了全球的能源紧缺和产业链断裂,终使美国的通胀“如期而至”,达到四十年来的高点,从而严重威胁到美国的经济生态。

正如滥发货币必会导致通货膨胀,要想制服高通胀,就必须反过来实行货币紧缩。而如此一来,经济增长的受阻就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无法“两全其美”

事实上沃尔克当年的“打虎”就曾让当时的美国经济一度处于困难境地。沃尔克的胆魄就在于他强硬地顶住了这种压力坚持实施紧缩(当然是在时任美国总统里根的支持下),终于守得“云开雾散”,而享受“红利”的是后来的克林顿时期。同样讽刺的是,之后的小布什政府却因接连发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不但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美国财政盈余败得精光反而负债累累,至今已高达30万亿美元,庞大的军费开支也为现今的通胀高企埋下了伏笔。

美联储压制通胀的主要手段是加息。今年3月以来,联储已分别加息两次,最近的一次是在5月4日,近20年来首次加息50个基点。鲍威尔表示,接下来可能还将加息50个基点。美股的大跌自然在意料之中,而在实体经济层面,美国一季度的GDP环比增速实际已下降1.4%。5月加息50个基点后,美国的经济继续收缩或许将是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由于对乌克兰予以大量军援,预计其财政开支将大幅增加,再加美国对俄罗斯施加各种制裁,势必也会伤及自身,接下来美国经济的走势恐不容乐观。而通胀是否能如期止涨回落,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为降低国内物价,拜登政府称正在考虑是否取消特朗普时期对吾国产品加征的部分乃至全部关税。

鲍威尔能否成为“沃尔克第二”,只能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了。(未名日记5月16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