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人民币是否失去了一次“机会”?

人民币是否失去了一次“机会”?

人民币是否失去了一次“机会”?——

昨天的“未名日记”讲到在美欧的制裁之下,俄罗斯被迫反制,要以卢布来结算资源出口和偿还外债。此举有利于提升卢布在国际市场上的币值,但要藉此让卢布挑战乃至取代美元、欧元等强势货币的地位,短时间恐难如愿。

按说,当此之际,我们的人民币有机会乘势崛起,扩大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盖因吾国置身于俄乌战事之外,经贸虽然会受到些影响,相比较而言能够保住“基本盘”,同时吾国在此前的两年中抗疫得力,GDP增长势头好于其它的主要经济体,人民币也一直处于升值中,有机会进一步增加在国际市场中的使用率。

事实上似乎也正是如此。据凤凰网转引《华尔街日报》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沙特正考虑在对华的部分石油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结算。如果该消息得到证实,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美元在全球石油市场上的主导地位,也标志着作为世界第一大原油出口国的沙特开始向亚洲倾斜。其实早在2016年,中沙两国就启动了石油交易人民币结算的谈判,据报道今年以来有关谈判明显加快了步伐。如果中沙之间的石油交易最终实现以人民币结算,无疑将有助于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沙特虽是美国的传统盟友,自1974年以来,沙特的石油交易一直使用美元结算,被认为是美国拥有世界金融霸权的一块基石。但据报道,因各种原因交织,近年来沙特对美国的不满情绪在加剧,特别是拜登上台以后。与此同时美、沙在石油交易上的相互依赖关系也逐渐减弱,页岩油革命推动美国从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转变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对全球石油市场造成了冲击,沙特的经济利益最先受到损害,对美国的石油出口由早先的每天200万桶下降到近年的不到50万桶,导致两国关系雪上加霜。而吾国的石油进口量在过去30年间屡创新高。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沙特是2021年吾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吾国日均从沙特进口原油多达176万桶。除了能源,中沙两国还在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与沙特“2030愿景”深度对接,拓展基础设施、贸易投资等多领域合作。若中沙的石油交易哪怕是一部分用人民币结算成为现实,无疑将显著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不仅如此,沙特并不是第一个考虑放弃石油交易美元结算的国家。诸如俄罗斯、伊朗、伊拉克等也一直致力于终结石油交易美元结算的局面。俄乌战争发生后,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更是让许多国家意识到,以美元为基础的世界货币体系存在很大风险,任何政治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本国美元储备被冻结或扣押。一旦有国家先行使用人民币结算石油交易,其他石油输出国可能也会考虑采取类似措施,美元的全球地位将不断受到冲击,同时也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铺平道路。

不过在笔者看来,人民币的国际化面临一个有待破除的关键性障碍,这就是它到现在还没有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这可能会使得一些有意用人民币结算与吾国贸易款项的国家有所顾忌。要知道尽管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远不如吾国,卢布实际上的国际信用度和市场使用率也比不上人民币,但是早在多年之前,卢布就实行了自由兑换,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尽管它算不上是“硬通货”)。这也许是现在俄罗斯在货币问题上敢于跟美、欧叫板的原因之一。

笔者曾多次指出,实现可自由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一道必须逾越的大关,因为国际资本除了逐利,最重视的就是在市场上的自由流动、自由进出。而一国货币如果不能自由兑换,投资交易者对你就难免有所忌惮。吾国早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假以时日可能还会超越美国而成为“老大”,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早就应该与吾国的经济实力相匹配,但由于没有实现自由兑换,人民币至今未能成为国际“硬通货”,在全球市场的流通份额仅为3%左右,而美元则高达近60%,欧元也超过20%。

人民币的国际化一直是吾国金融改革中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这些年来进展缓慢,原因或在于决策部门顾虑若让其自由兑换可能会给“维稳”带来风险。但正如笔者之前在系列博文中所言,任何货币若想要实现国际化,自由兑换这道大关是躲不过去的。本来俄乌之战导致了国际金融秩序的混乱和动荡,对人民币或是一个扩大市场份额的机会。然而由于尚不具备自由兑换这一必要条件,我们可能又一次失去良机。

当然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该做的事早晚得做,躲是躲不过去的。(未名日记4月1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