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稳”与“进”,“水”与“面”

“稳”与“进”,“水”与“面”

“稳”与“进”,“水”与“面”——

据中新财经报道: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日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前经济面临三重压力,“稳”本身就是最大的“进”;在经济下行压力根本缓解之前,“进”要服务于“稳”,做到以“进”促“稳”。

刘国强称,简单说,当前重点的目标是“稳”,政策的要求从三个方面来说:一是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总量稳定,避免信贷塌方;二是精准发力,要致广大而尽精微,金融部门要主动找好项目;三是靠前发力,一年之计在于春,要抓紧做事,前瞻操作,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不能拖,拖久了,市场关切落空了,落空了就不关切了,不关切就“哀莫大于心死”,后面的事就难办了。

央行对政策的表述通常都是“微言大义”,刘副行长的这番话却比较“生动活泼”,令笔者印象深刻。首先,他对于当前“稳”与“进”之关系的阐述可谓十分“辩证”,乍看似乎有些“绕”,但仔细品味还是强调要“稳字当头”,其基调仍是高层一直在说的“稳中求进”。同时他又要求金融部门“以进促稳”,要“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不能拖”,这似乎又是在强调要“进”。这或跟当前的经济形势有关,虽然一般来说货币政策总是滞后于实际的但所谓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此时需要政策更具前瞻性,否则“后面的事就难办”了。笔者对他所说的“避免信贷塌方”也颇费思量,因他没有详解何为“塌方”,但至少表明当前存在这样的风险。

刘副行长说这番话时,正值央行下调了MLF利率,坊间认为这实际上是一种“曲线降息”,他的话似有催促银行抓紧放贷的意思。笔者看到经济分析师苏莉在其财新博客中对此提出了两个也很有意思的问题。

问题之一是:“水来了,去哪?”笔者领会她的意思也就是刘副行长所说的“要主动找好项目”。如苏莉所说,不然的话“无处安放的流动性很容易滞留在资本市场,助推资产泡沫、加大市场波动”。

问题之二是:“水来了,面呢?”意思是“放水”的目的是为了“和面”,实际说的还是如何找到“好项目”来匹配已然放松的货币和信贷政策。否则只“放水”而没有足够的“面(粉)”参和,结果就会造成经济的“稀释”。

经济下行,“放水”是标配动作,无可非议。但要看到吾国经济当前的主要问题在于需求疲弱,故此“放水”之余,还得想办法提振内需,如此“水”有了“面(粉)”也有了,才能真正把“蛋糕”做大——领导说了,首先还是要把“蛋糕”做大,在此基础上再合理地切分“蛋糕”。(未名日记1月2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