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关于奥密克戎,张医生这样说

关于奥密克戎,张医生这样说

关于奥密克戎,张医生这样说。——

新冠病毒的新变异株奥密克戎的发现,惊动了整个世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医生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见于财新网)。笔者认真拜读之后,有如下几点感悟。

一、张医生说,奥密克戎无疑是病毒进化的产物。笔者理解,“进化”是个中性词语,既有好的进化,也有坏的进化。佛语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冠病毒产生以后,人类研制了多款疫苗来抑制它的蔓延,但病毒也不会束手就擒,必会“改头换面”变着法儿与人类周旋,由此产生了许多病毒的变种。这种博弈在自然界随处可见。所以奥密克戎的出现并不奇怪。张医生引用并表示赞同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教授的看法:新冠病毒的变异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很多变种没有存活下来,只有极少数能够成为优势株,从疫情暴发到现在,起码发现了上百种变异株,但只有一个德尔塔能留下来。——以此观之,奥密克戎能不能“留下来”还得看。

二、张医生指出,目前发现奥密克戎的突变点数量远超已经发现的所有变种包括德尔塔。笔者还注意到它已进化出针对疫苗的“逃逸”或称“躲避”功能。那么,这是否说明全球之前抗疫的努力就此前功尽弃了呢?张医生认为现在还很难说,指南非这次病毒株序列公布的总量不多,需要再观察两周拿到更多的数据才能判断。世卫组织出于谨慎,已将其列为了“密切关注”,笔者注意到这跟去年疫情初发时的反应速度比起来快捷了许多,此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对于这种新生的病毒变异株,宁可把危害性估计得严重一些也不能掉以轻心。又据最新报道,世卫组织前日在其技术简报中将奥密克戎相关的全球总体风险评估为“非常高”,指未来新冠病例可能会进一步激增造成严重后果。但世卫组织同时还称,迄今为止尚无与奥密克戎相关的死亡报告。

三、张医生介绍,最先发现奥密克戎的南非,疫苗接种完成率很低,完成全程接种的人口比例仅仅24%,自然感染率在4.9%左右,不足以构建疫苗和自然感染的免疫屏障,而没有免疫屏障就谈不上免疫突破。他指如果南非的情况出现在以色列,那毫无疑问全球抗疫要面临重头再来的风险,因为以色列的疫苗接种率是全球最高的,不仅全程接种率超过80%,其第三针接种率也已经达到了50%左右。笔者领会张医生的言下之意是:如果连以色列都挡不住奥密克戎的入侵和蔓延,那就意味着现有的疫苗防控体系已不足以抵御,必须加以调整,构筑新的防疫体系。

四、张医生引路透社的报道说,为防止疫情入侵,以色列已于11月27日宣布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奥密克戎毒株而封锁国境的国家。笔者注意到日本、摩洛哥等国也已关闭国门,不许外国人入境;另有十几个国家对南非及周边国家采取了限制旅行的措施。与去年疫情初时相比,此次这些国家显然吸取了教训,可谓“见事早,行动快”。当然因此也引起了南非的不满,称自己遵循了信息透明公开的原则,反倒招来一些国家的如此对待。这也许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盖因既然还有国家的存在,各国总是以维护本国安全为先。相信其它国家在“自保”的前提下将会对南非的抗疫给予援助。事实再次证明了钟南山早先说过的“一隅不安,举世皆危”的道理。

五、张医生强调指出,可以判断这次南非的变种病毒的出现有偶然性,但是否会对目前初步建立的脆弱的人群免疫构成威胁,需要两周左右的观察时间,全球的流行病学数据,以及病毒中和试验数据,在两周到数周内都会出结果。笔者赞赏张医生作为一个医学科学家的严谨态度,既没有夸大严重性,也没有“粉饰太平”,因为现在对奥密克戎还存在许多“信息不对称”,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观察才能得出结论。

六、也是张医生文章最后说的,他认为这一突发事件对吾国还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因为吾国目前的快速响应与动态清零策略是可以应对各种类型的新冠变种的。笔者同意他的判断,这并非是“盲目乐观”,而是基于客观和理性的分析。因为吾国的“动态清零”是针对所有病毒包括其变种的,只要严把国门,尽最大努力“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哪怕病毒像孙悟空那样能“七十二变”也是枉然。即便偶有“漏网”者,也会很快被消灭在吾国抗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实话实说,这只有在吾国的体制下才做得到。正如张医生所说:我们可以应对德尔塔,也能应对奥密克戎。

容笔者再引张医生的一句话结尾: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好在不需要太长时间。(未名日记11月30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