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陈露蒙冤与张文宏正名

陈露蒙冤与张文宏正名

吾国著名的前花样滑冰世界冠军陈露做梦也想不到,8月的某一天,当她在工作之余像往常一样打开微博的私信、留言区时,但见几千条信息扑面而来,内容包括安慰、劝解、辱骂等不一而足,把陈露弄得一头雾水。仔细看时,才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原来是被另一位同名的女性“带节奏”了,后者近日在与某歌手的情恋事件中“爆红”。“冠军陈露”于是不停地回复解释彼陈露非此陈露,然而收效甚微,警报并没有解除,无奈之下她只好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律师函,向那些攻击她的水军发起讨伐,没想到更激起他们的疯狂攻击……
 
笔者是在财新博客杨旺的一篇文章上看到这则“奇闻”的。杨旺还在文中提到,在刚刚过去的东京奥运会上,体育人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排山倒海的戾气——在开幕式第一天,女足选手就因首战落败而遇到了网上疯狂的攻击,冲击奥运第一金未果的某射击选手,赛后也在网上一片嘲讽和辱骂中被迫退网。……几乎“每一个槽点都沦为了网友的全民狂欢”。杨旺为此忿忿不平,义正词严地对这种不良现象进行了批判。
 
笔者当然同情“冠军陈露”蒙受的不白之冤,也极其反感网上那些不分青红皂白胡乱谩骂的种种不堪言论。然而又不得不承认,这在互联网时代已不算什么“新鲜事”,无辜中招者也远不止陈露一个,惟感有些奇怪的是那些网管们都干什么去了。在笔者的印象中,他们不是有各种各样的“算法”外加数量很多的人工监视吗?何以在这些方面却似乎完全“不设防”?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类似的不良现象可谓层出不穷。起初以为是网上发言者多是匿名所致,所谓“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但后来不是都实行实名制了吗?为何还是难以阻挡这些排山倒海般的浊流?联系到在另一些方面的监管倒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于是只能解释为网络太大、网民太多,实在管不过来,只能“选择性严管”。
 
也因此,笔者想劝告“冠军陈露”(看来取名字还真不能太常见,怪不得如今一些家长给小孩取的名字需要查康熙字典才知道怎么念):常言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没有”,人性既有善的一面,自然也有恶的一面,有些事情还是要想开些而不必过于较真,因为你在明处,他(她)在暗处,何况你还是个明星人物,老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此言就含有出名后容易被人攻击之意。虽然生成这句成语的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但有些道理古今中外是相通的。发律师函之类,只能对“明枪”有威慑作用,但现在“射”来的多是“暗箭”,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律师函又能发到哪里去呢?还不如“大人有大量”,一笑置之,或者干脆不看这些污言恶语,如鲁迅所说,“连眼珠子也不转过去”,以示“最高的轻蔑”,将时间和精力花在自己的正事上。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另一起同样涉及名人但更具社会关注度的事件。最新消息说,复旦大学公布了对遭到“博士论文造假”举报的“网红医生”张文宏的调查结果,认定他二十多年前的论文虽以今天的要求来看,其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但不影响其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调查结果公布后让众多支持张医生者“人心大快”,盖因众所周知,张此次遭举报的起因是他近期提出未来人类要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这本属于学术之见(其实持此观点的专家远不止他一人),然而却在网上被攻击为“卖国言论”,更有人趁机举报他“博士论文造假”。如今复旦大学的调查结果总算还了张医生的清白。
 
然而笔者对此事件仍有点“心怀不满”,不满之处在于:据行家分析,举报者本身的立论本就站不住脚,存心是想藉此将张医生“搞臭”,复旦大学无需为此而正式启动调查。要知道一般而言,只有对举报材料比较翔实、被举报者有“不端行为”可能性较大时才会立案调查。君不见,现今凡宣布对官员立案调查的,十有八九意味着他已经“出事”了(这也正是笔者初闻复旦启动这次调查时的感觉)。难不成现如今学界的“规矩”比官场还“严”?再说了,这些年复旦毕业的博士成千上万,全国的博士数量更是数以百十万计,难道他们的论文只要有人举报就非要启动调查不可吗?如此,各大学的学术委员会忙得过来吗?这难道不是对学术资源的一种“挥霍”吗?……
 
笔者的意思是,如同打官司要有门槛,不可能恁谁一纸诉状递上去法院就得开庭,对于“学术不端”的调查也应如此。说白了,复旦此前对于张之论文正式启动调查的决定是否过于轻率?当事部门是否有唯恐被人说成是“袒护”而急于撇清自身之嫌?
 
张医生虽已正名,但对此事的反思不应就此中止。(未名日记8月25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