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从缅甸的政变想到一句名言

从缅甸的政变想到一句名言

从缅甸的政变想到一句名言。——

真的是世事难料,2月1日笔者早上醒来才发现,几个小时前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已经“变天”:与吾国相邻的缅甸发生政变,军方宣布接管政权,昂山素季等执政党高层遭到扣押。军方称将根据缅甸宪法,实施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

屈指算来,多年来由军政府掌权的缅甸自2011年启动政治转型,长期遭到软禁的昂山素季因而被允许进入议会,其所领导的民盟在2015年11月的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而取得主政权,迄今不过五年时间。原以为缅甸从此将走上和平发展的“康庄大道”,未料一夜之间却“乾坤倒转”。

缅甸军方此番为何发动政变?媒体报道说是因为民盟政府与缅甸军方就2020年11月举行的大选结果发生争论。在这场选举中,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再度以压倒优势蝉联执政,由军方主导的巩固与发展党则在选举中落败,但后者指责选举中有舞弊现象。

笔者认为以这个理由推翻现政府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知道过去的五年里民盟一直是执政党,在国内颇具民望,军方对此也是承认的,为何五年后的今天就突然“翻脸”了呢?想来有不为吾等所知的更深的背景和利益冲突。

进一步思忖,缅甸的“和平转型”为何遭到失败?据分析,过去五年该国实行的是一种“自创”的混合政治体制,即民选执政党与军方“共治”。依据2008年制定的缅甸宪法,即使民盟经选举上台主政,政府中的内政部、国防部、边境事务部等强力部门的正副首长人选,仍由缅军总司令选定,而非由国会选出的缅甸总统指派。军方还拥有25%的缅甸国会保留席位,掌握对修宪的否决权。此外,军方还通过国有企业与军方支持的企业影响着缅甸的经济,并涉及航空、银行、能源和进口等多个领域。说到底,缅甸的军方就是一个拥有武装的利益集团。

事实上,为了维持这种“共治”,可以想见昂山素季作出了很多的妥协。作为执政党无可取代的当然领袖,不仅个人只任“国务资政”而不当总统(虽然人们公认她是幕后的决策者),而且这五年来一直十分谨慎地处理与军方的关系。最典型的事例莫过于2019年12月,她曾亲自出席海牙联合国国际法院(ICJ)的公开听审,站在被告席上为缅甸军方对罗兴亚人的镇压行为辩护,创下现任国家领导人出面在国际法院为本国辩护的首例,她还因此成为第一个站上国际法院替“种族灭绝”指控辩护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当时称,缅甸军方的打击行动针对的是“恐怖分子或者叛乱者”,虽然“可能使用了不合适的暴力行动”,但缅甸国内司法体系会就此进行调查和审判。舆论普遍认为这次出庭辩护使得她的“国际形象”备受损伤,有些国家和大学甚至因此收回了曾经授予她的荣誉称号。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她为维持与军方的“共治”关系作出的妥协。

遗憾的是,饶是如此,昂山素季及其实际领导下的民选政府仍然未能避免被军方推翻的结果,昂山本人也又一次遭到拘禁(从1990年到2010年,她曾多次被军方扣押和软禁)。笔者不由得想起(估计很多人都会想到)毛泽东的一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看来,若无“枪杆子”的保驾护航,所谓的民主制度终将难以行稳致远。而军队是否有权干政,这也是正是鉴别现代国家民主制度真伪的一道重要的分界线。

尽管如此,笔者觉得仍然不能否定昂山素季之前为国家和平转型所做的努力,包括她在政治上的一些妥协。所谓“和平转型”,“和平”也许应该比“转型”更为前置,因为唯“和平”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至于“转型”,则应是“水到渠成”之事。而据介绍,昂山本人历来“反对以暴制暴,主张‘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胡舒立文)。

历史的演进过程往往是曲折的。最新消息说,缅甸民盟方面放出据称是来自昂山素季的声明,鼓励民众反对独裁统治,以(和平?)示威行动抗议军方发动的这次政变;而缅甸军方于2月1日下午宣布,在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过后将重新举行大选,最终会将国家权力移交给胜出的政党。不管事态将如何发展,笔者唯一希望的是,缅甸的此次政变不会导致民众的流血牺牲,也希望昂山素季能够安然无恙,要知道她已经是75岁高龄的老人。(未名日记2月2日,相关资讯来自财新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