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由“吐槽被拘”想起两件往事

由“吐槽被拘”想起两件往事

由“吐槽被拘”想起两件往事。——

河南济源某书记“掌掴”下属之事在舆论场尚未平息,贵州又传来“吐槽干部草包被跨市拘留”的新闻。据报道:因社区不开业主大会就擅自让新物业公司通过试用期,贵州一女子在微信群骂社区支书是“草包支书”,被毕节警方从贵阳跨市铐走并拘留三天。

老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了互联网时代,什么事都传得很快。此事披露之后,多家官方媒体纷纷发表评论对当地公权力部门的此种行为予以谴责。其中尤以“新华观点”的评论员文章令笔者印象深刻。

此文讲述了一起八十年前的一个小故事,“生动启示了共产党人该如何对待‘群众之骂’:1942年,延安一位老农的毛驴被雷打死,他边哭边骂‘老天爷不睁眼,为什么不打死毛泽东’,陕甘宁边区保卫处想拘留那位老农,被毛泽东制止了。经了解才知道,原来老农骂人是因政府征粮太多心有不满,毛泽东说‘骂人也是一种提意见的方式’,让人做了调查并为群众减了负。”

这个故事笔者早就听说过。由此又想起另一起往事。据官方资料记载,1978年9月25日,广东惠州地区检察分院干部麦子灿因省内的一些工作问题给时任省委第二书记的习仲勋写了一封批评信,措辞十分尖刻,甚至指责他“是一个爱听汇报、爱听漂亮话、喜欢夸夸其谈的人”,是一个“假把式”,还特意“激将”道:“你讲话中不是常说爱听刺耳话,说什么‘良药苦口利于病’吗?现在给你提两个刺耳的意见,看你是否‘叶公好龙’?”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寻衅”。习仲勋当时是怎么对待和处理的呢?他不仅没有被激怒,反而亲自给麦子灿回信表示诚恳接受其批评,而且将此信转发给全省县级以上领导干部进行讨论。习仲勋说:“这封信写得好,还可以写得重一点。下面干部敢讲话,这是一种好风气,应当受到支持和鼓励。不要怕听刺耳的话,写信的同志相信我不会打击报复他,这是对我们的信任。”

好了,有这两个历史故事作为镜鉴,什么大道理都尽在其中而无需多言。抚今追昔,不禁让人十分感慨,只能说“掌掴下属”和“跨市拘人”的肇事者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初心”。至于他们手中的权力为什么会被如此滥用,那就要请他们自己来解释了。

文末送一颗“彩蛋”:笔者昨日评说“掌掴”事件的微博居然在一家私营的自媒体平台被删贴,而在另一家则明显被“严控”。这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这两家私营平台的审查者没看到多家中央级的官方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和批评吗?如果没看到,可见其平时太不注重“学习”了;如果看到了还这么乱作为,只能说这种审查“积极性”让人叹为观止。(未名日记1月30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