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抗疫新战术:万人大转移

抗疫新战术:万人大转移

抗疫新战术:万人大转移。——

新冠病毒果然厉害,从最初发现到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了,但它仍满世界肆虐。且不说全球感染人数已突破9千万直奔上亿而去,就连疫情控制得较好的吾国,最近也再起波澜:与此前几个月只有零星几例、十几例的疫情“小火苗”不同,自进入新年以来,吾国北方地区新近兴起的一波疫情具有了相当的规模,特别是作为京畿重地的河北省,迄今已发现数百个新增本土病例,据国家卫健委通报,仅1月12日,该省就有新增确诊病例90例之多,加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0多例,合计已经过百——笔者的记忆中,这是过去半年多来未曾有过的数量,单从河北而言,应该算是“第二波疫情”来袭。(又见界面新闻说,1月13日0时至19时,黑龙江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0例,无症状感染者50例。)

​​​​ 好在吾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再加应对疫情已有比较成熟的一套办法,当地正在采取各种措施全力加以防控。张文宏医生预言,最多一个月内可以将这次疫情扑灭。 据财新网报道,目前河北的石家庄、邢台、廊坊三市全域已实行封闭管理,其中石家庄市藁城区对12个村实行了集中隔离,发现病例最多的增村镇有超2万名村民被要求转移到异地隔离,笔者注意到,这是过去的防控措施中没有用过的一种“新战术”。

为什么要将村民整体转移到异地实行集中隔离?以笔者的分析,这或跟此次河北出现的疫情大部分发生在农村有关。盖因不同于城市居民集中居住在小区,无论是封闭式管理还是居家隔离相对还比较容易做到,农村地域广阔,人口居住分散,管控起来难度较大,套用城市的做法未必能奏效,所以只好对疫情较为严重的村庄实行整体搬离,转移到异地实行集中隔离。

但也正因为这是一种新办法而有些准备不足,据报道此次大转移安排比较仓促,部分村民坐上大巴车后辗转了至少3个隔离点都被告知满员,直到凌晨才得以落脚。不仅如此,有些被转移的村民感到困惑的是,如此规模的转移会不会导致过程中增加感染的几率,特别是老人和孩子,并问相对于集中隔离,“在家隔离是否对核酸检测没有问题的人更安全?”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将2万多人转移和集中隔离,想想看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社交媒体上亦有人反映有些隔离点出现厕所公用、扎堆吃饭打水等问题。有关部门也承认因时间紧迫、准备不足,表示目前政府已紧急组织整改,居住条件不符要求的原临时隔离点入住人员现已全部转移到标准隔离点,原临时隔离点也进行了规范。

据石家庄市代市长介绍,该市各县区为此共准备隔离用房近4万间!以此来看,“集中隔离”的说法并不准确,应该是以人为单位,做到“应隔尽隔”。笔者不知道除了吾国,还有哪个国家能施出这样的“大手笔”。由此也再次验证了自己的一个想法:正如新冠疫情是有些国家的“天敌”,他们的制度和文化在病毒面前简直是“屡战屡败”,其所谓最顶级的封锁隔离措施也不过如此,大部分人似乎照样在“我行我素”;而吾国的制度和文化又恰是新冠病毒的“天敌”,让它看到了什么叫做“全国一盘棋”,什么叫做“集中兵力打歼灭战”。

由于吾国之前的疫情主要发生在城市,如何应对现今在一些农村出现的疫情,这方面的确还缺乏经验。整体转移、集中隔离是一种新的防控尝试,其效果如何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笔者惟愿能够成功。此次河北发生的疫情,令笔者更加强烈地感觉到加快推广疫苗接种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否则,若新冠病毒不能自动消亡,人们将始终生活在它可怕的阴影之下,国家和社会将没完没了地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正像吾国驻美大使馆官网近日针对在美同胞发布的题为《关于“非必要、非紧急、不旅行”这件事,我们要对您说更多心里话》的长篇声明(这题目也够长的)中所说的,一个病例的传播往往“导致的是人口数量千万级的检测、排查、隔离,是千万人必须配合的工作暂停、学业暂停、就医暂停,是数百亿元的政府投入!”

长此以往,显然是我们难以承受的。所以,万不可因为吾国的疫情控制得较好,就对疫苗接种而有所轻慢,否则我们将付出更多的代价。(未名日记1月14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