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疫情期间岂可如此“自由”

疫情期间岂可如此“自由”

疫情期间岂可如此“自由”。——

新冠疫苗接种正在美国正式铺开,但部分疫苗怀疑论者还在不断强化质疑效果。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在一次节目的开场白中质疑疫苗是否值得信任,援引一位出现副作用的接种者,声称政府为宣传其安全性开展了“华而不实”的营销活动,指“这一切看起来有点夸张,感觉很假。”(界面新闻)

笔者当然不可能看到福克斯的这档节目,如果上述报道属实,对卡尔森的这种做法和说法颇为反感。诚然,由于新冠疫苗刚刚上市,不少人对其持怀疑态度,这是可以理解的。有些人不愿意接种,是因为他们觉得接种所冒的风险比不接种还大,虽然医卫专家们的看法正好相反,但在法律没有规定必须接种(据说已有国家准备强制执行)之前,他们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

然而,卡尔森是一位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而非医卫专家,也就是说在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的问题上他是个外行,无权在主持节目时宣传个人的看法;他连线的那位出现副作用的接种者倒是有依据这么说,但这只是他个人的体验,远不足以证明疫苗的安全性是“假的”。卡尔森以及他所在的电视台仅凭此个案就在节目中指责疫苗的宣传活动弄虚作假,是很不负责任的——除非他们有充足的证据。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言论自由。但言论自由也应力求言之有理、言之有据,特别是媒体更应恪守这一准则。笔者看到,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中,美国的一些政客和媒体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利,代表人物就是现任总统特朗普,他明明对医卫知识几无所知,却常常在媒体上信口开河充当行家,实际上谬误迭出乃至误导了公众。有这样一位“大统领”,美国的抗疫想不失败也难矣。

都说抗击新冠肺炎如同一场“战争”,特朗普也曾自称为“战时总统”。然而在笔者看来,他似乎并不懂什么叫“战时状态”。如众所周知,在战争期间是要实行“新闻管制”的,盖因战时不同于平时,一切要服从于打赢战争这个最高目标,实行“新闻管制”是为了稳定民心、军心,平时的新闻自由包括言论自由要受到限制,媒体和公众为此需要暂时让渡自己的一些自由权利。

当前美国的疫情如此严重,死了那么多人,完全不亚于一场战争造成的损失,现在好不容易有疫苗上市,且不说上市之前科学家们已经过反复试验,就算有一些人接种后出现不良反应,也应由权威机构和专家汇集信息详加研究给出科学的解释,怎能仅凭个案就否定疫苗的正面作用?卡尔森及其电视台如此处理所谓的“新闻”,岂不是典型的“以偏概全”?说这是在破坏抗疫大局并不为过。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到,疫情期间许多民众依然“我行我素”,政府放任各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包括一些谣言随意传播,正是造成美国抗疫乱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特殊时期实行“新闻管制”,并不等于要封杀一切负面消息,欺瞒公众乃至刻意打压“吹哨者”同样也会造成灾难,关键是要尊重科学、尊重事实。普通百姓如那位接种疫苗后有不良反应者可以提出申诉,但媒体绝不应该以此“哗众取宠”,而应秉持客观公正的态度。

经此新冠大难,美国人应该好好反思自己的“自由观”。还是那句话:自由是人类除生存之外最可宝贵的权利,但这种权利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必须以不损害他人利益、公众利益为边界。特殊时期的自由权利,更应受到约束。(未名日记12月23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