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官方通报披露,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自2015年起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当地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同时,该县还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中国政府网)

笔者读财新网记者就此事的“火线评论”,除震惊于“上述问题持续时间之久、涉及金额之巨、手段花样之翻新、违规情形之严重”,还注意到“此次大方事发,源于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实地明察暗访得以揭露”;在此之前,虽有“一些媒体接到相关新闻线索,派记者深入大方县进行调查,但遭到当地政府部门的严防死守,个别上级部门也阻拦相关报道发表”。

笔者认为,上头三令五申严禁,该县依然还敢如此长期拖欠教师绩效工资、挪用教育经费(美其名曰当然是为了“发展经济”),固然令人十分震惊,但地方部门对媒体调查的这种“严防死守”恐也不是什么“个别现象”,而为人们“见怪不怪”。

吾国是个大国,像大方这样的县级行政区就有2845个之多。古语云“郡县治,天下安”。然而如何有效地治县,从古到今都是一个难题,该因垂直的管理体制天然具有效力逐级递减的特点(反过来有时则会对上头的政策“层层加码”),用老话说这叫“天高皇帝远”,用今人之言则叫“政令不出XXX”。

在这种制度背景下,新闻媒体等外部监督就显得尤为重要。上述“火线评论”说:大方所发之事表明,“体制性地‘捂盖子’、掩盖问题仍是一些行政系统的行为惯性。试想,如果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勇于‘自曝家丑’,新闻媒体能够不受干扰、有效监督,当地教师维权讨薪何至于拖延数年?”

老实说,要求“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勇于‘自曝家丑’”,这恐怕是一种“浪漫主义”,笔者不做此想;倘能做到允许新闻媒体“不受干扰、有效监督”,则已幸甚至哉,必能减少类似大方之事的发生,即使偶有发生也不至于能将盖子一捂就是五年,直到群众在网上举报,最高行政部门派员查办,才让实情大白于天下。这也证明,此种垂直管理体系难免会“掉链子”,不然的话,县之上有地级市,市之上还有省,何以在此事件中都未能做到“守土有责”呢?

由此可见,管理体制或可“垂直”,但监督工作却不能限于“体内”,一定要让媒体和公众积极参与进来。否则,大方之事既不是“空前”,也不会“绝后”。(未名日记9月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