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中导”之辩:有核无核?

“中导”之辩:有核无核?

·未名日记(1931)·
本文要义:美国所宣扬的这种“中导威慑”,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核心的问题在于,现在人们所说中导,有核无核?所谓的中导,如果不装核弹头,无非是射程较远、杀伤性较强的一种常规武器。很难设想,当今的核大国之间如发生战争,会大量使用无核的中导。盖因一旦如此,很可能就会升级为核战。而自上世纪四十年代核武器问世、二战结束以来,随之产生了所谓的“核恐怖平衡”:鉴于区区几颗核弹就足以相互毁灭,所以即使是拥核国家,如果它的敌国也拥核,那么谁也不敢妄动。故此不管是有核的还是无核的导弹包括中导,在拥核国家之间,并不相互构成真正的战略威胁。
 
在申明暂时中止履行《中导条约》半年之后,8月2日,美国终于宣布正式退出该条约。由于《中导条约》的签署国只有美、俄两家,美国的退出等于是废除了该条约。故此,三天之后的8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该条约自动失效。(《中国青年报》)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由于“中导”事件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以至于地球人差不多都知道什么是《中导条约》:该条约于1987年12月8日由美、苏两国首脑在华盛顿签订,全称为《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据介绍,很多专家将这一条约称为“世界和平的支柱”,因为比起远程导弹,中导的射程较短,发射特征比较小,抵达对方国家所需的时间较短,故此难以拦截,适合于向敌方发起先发制人的突然袭击,在某种程度上比远导更具打击威力,特别是如果它装有核弹头。而在该条约签订后,美俄双方至今已销毁了2692枚中导,客观上减少了全球中导的总库存,尽管美俄至今仍各自拥有一千多枚的远程导弹,如果装载上核弹头,足以将整个地球毁灭N次。
 
既然中导具有上述威力,为何当时的美苏会签署该条约从而削减自己的战略打击力量呢?这显然是因为其时这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已经相对缓和,不再那么“剑拔弩张”,何况“养”导弹毕竟是很花钱的。事实上条约签署两年之后,苏联即告解体,俄罗斯作为苏联的继承者,自动接替其成为条约的签署方。由于“冷战”已经结束,美俄不再互视为敌方,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继续履约。
 
那么,为何美国现在又突然变卦毁约呢?这当然是因为形势起了变化。除了近年来美俄关系逐渐恶化,另一个因素是吾国的强势崛起,这让美国重新产生了“危险感”。笔者曾写过一篇微博,指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欲收“一石三鸟”之效:一是挑起新一轮军备竞赛,让俄罗斯重蹈当年“星球大战”耗尽国力的覆辙;二是把欧洲“绑紧”在自己的战车上,因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被欧洲重新视为大敌(尤其是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中导条约》废除后欧洲势必更加仰仗美国的“保护”;三是借口“退约”,想把正在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吾国也拉扯进来,阻缓吾国军力的发展,盖因吾国不是该条约的签署国,不受其束缚,中导发展速度很快,据说现在拥有的中导数量已是世界第一。 美国的上述用心可谓“昭然若揭”。实际上在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的第二天即8月3日,其国防部长埃斯珀明确表示,希望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此举被媒体和专家广泛解读为主要针对吾国,并会对俄罗斯和朝鲜产生影响。美方有人甚至宣称,部署陆基中程导弹是阻止吾国动用其陆基导弹系统的最佳途径,指吾国的导弹80%以上射程都在550公里到5500公里之间。(《环球时报》)
 
但在笔者看来,美国所宣扬的这种“中导威慑”,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笔者既不是军事专家也不是“军迷”,以下只是依据自己所掌握的一些常识谈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为什么说“中导威慑”是个伪命题呢?
 
如题所示:核心的问题在于,现在人们所说中导,有核无核?
 
在笔者看来,所谓的中导,如果不装核弹头,无非是射程较远、杀伤性较强的一种常规武器。很难设想,当今的核大国之间如发生战争,会大量使用无核的中导。盖因一旦如此,很可能就会随即升级为核战——拥核国家分分钟可以给导弹装配核弹头。
 
众所周知,而自上世纪四十年代核武器问世、二战结束以来,随之产生了所谓的“核恐怖平衡”:鉴于区区几颗核弹就足以相互毁灭,所以即使是拥核国家,如果它的敌国也拥核,那么谁也不敢妄动。历史上拥核国家之间很少发生战事,即使有过那么几次,规模也很小,限于局部范围,且动用的无非是些常规武器。笔者记得的有两例:一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中苏之间的“珍宝岛战役”,二是近年来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多次军事冲突。据史料透露,“珍宝岛事件”后,苏联一度曾想动用核武对吾国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但终因考虑到各种因素(据说包括美国的掣肘)而取消。那时吾国的原子弹试爆成功不久,核打击力量的建设刚刚起步,换作今日,相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作此妄想,因为吾国已发展成为一个核大国,任何对吾国的核攻击肯定会遭到吾国的核报复。而印巴分治后彼此虽然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战争,但都发生在两国拥核之前,随着两国都宣称自己已成为核国家,之后的军事冲突都只是些“小打小闹”,最多也只是动用大炮、战机,谁也不敢把事情闹得太大(不幸的是,近日因克什米尔争端印巴关系再度紧张,由于印度取消了宪法第370条规定的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引发巴基斯坦的强烈反弹,后者宣布与印度外交关系降级、驱逐其大使、中断双边贸易、专列暂停,还在国内禁止上映印度宝莱坞电影。希望这一次事情也不会搞大)。至于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核国家——美国和苏联之间,当年也只是发生过有惊无险的“古巴导弹危机”,而双方之所以在最后一刻“收手”,也是因为忌惮对方的核打击和核报复力量。
 
由此可见,不管是有核的还是无核的导弹包括中导,在拥核国家之间,并不相互构成真正的战略威胁,因为存在着“核恐怖平衡”。这是第一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是拥核国家与非核国家之间。直白地说,非核国家对拥核国家根本就构不成有效的威胁,故此现代历史上几乎没有发生过非核国家向拥核国家的“挑战”。在笔者的记忆中,唯一的例外大概是“马岛事件”,但最终的结果是英国仅用常规军力就打败了阿根廷。相反,拥核国家攻打或“欺负”非核国家的战例却比比皆是。如美国攻打伊拉克,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美国此番退出《中导条约》,如果其矛头是针对俄罗斯、吾国这样的核大国,即便其部署的中导装载核弹头,也没什么大用。况且无论是在亚洲还是在欧洲,恐怕没有什么国家愿意让美国在自己的国土上部署有核的中导。即便是美国的盟国,如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日前已明确表示“不加考虑”。至于日本,作为迄今为止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肯定不愿意在本土部署任何有核的武器。这是又一种情况。
 
第三种情况,就是在无核国家之间。对它们而言,如果拥有无核的中导,也算是对同样无核之敌方的一种威慑。但也仅此而已。如前所说,中导如没有装载核弹头而作为一种常规武器,其威慑力是有限的。换言之,真正有威慑力的是核弹,即有核的各种导弹。正因为如此,就连朝鲜、伊朗这样的不发达国家,也拼命想要发展核武以求自保。当然反过来说,如果有核却没有相应的导弹作为载体,其威慑力也会打折扣。当前,美国之所以对朝核问题如此“保持耐心”,就是因为看到朝鲜还未能拥有远程导弹,即便有核也打不到美国本土。而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嫌该协议没有附加禁止伊朗研制中远程导弹的条款,如此一旦伊朗研制成功(事实上伊朗近期已多次试射过中导),同时又拥有核能力,就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真正具有战略威胁意义的是:装有核弹头的、可以发射到敌国境内的导弹。一般来说,光有核而缺少弹,或者是光有弹却无核,都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威慑。——任何威慑都是建立在威力基础上的。
 
如果笔者以上的分析是成立的,那么,美国此番退出《中导条约》并声称将重新开始制造并在亚、欧部署中导,除了笔者前面所说的欲收“一石三鸟”之效,从军事角度看,又有什么实际作用呢?恐怕是“然并卵”。说穿了,这就是特朗普惯用的一种“恫吓”战术。然而,他即将面临的一个窘境是:未来怕是不大会有一个国家愿意在自己的国土上部署中导尤其是有核的中导。——难不成他要把中导仅仅部署在美国境内?若如此,又能威慑到谁呢?作为世界上拥有远程核导弹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另一家是俄罗斯),在自己的境内大量部署中导,用吾国的一句俗语来形容,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说到俄罗斯,它退出《中导条约》其实是被动的。即便在美国宣布正式退出该条约后,普京一方面作出强硬回应,称“一旦俄罗斯确信美国开始生产《中导条约》所禁止的武器,那么除了全面开发类似导弹外,俄罗斯别无选择”,
 
另一方面又表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核国家,俄罗斯和美国必须恢复军控谈判,以防止引起不受控制的军备竞赛。
 
应该说,普京的这种态度还是比较冷静客观的,因为俄罗斯的军力虽然不输美国,但它的经济实力远不如美国,一旦陷入美国挑起的军备竞赛,必将进一步加大俄政府的军费支出,而它的民生支出则会被进一步削减。不过俄一直想恢复苏联时期的“超级大国”地位和荣耀,近年来在国际事务上频频跟美国叫板,如果此次在中导问题上真的被美国“逼上梁山”,恐怕也是它自身行事逻辑的必然延伸。据报道,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俄将将采取相应措施,以防御美国可能在亚洲部署导弹的行为;他此前曾表示,美国在欧洲部署的任何以俄罗斯为潜在目标的导弹,都将导致莫斯科在远东地区部署以美国西海岸为打击目标的短程和中程导弹(财新网)。 然而正如笔者在上面所分析的,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它们本来就拥有强大的核力量,从而彼此之间形成长期的“核恐怖平衡”,如今若双方都在中导问题上进一步“加码”,你加半斤我加八两,实际上谁也无法压倒对方,无非是形成一种升级版的“核恐怖平衡”,徒耗两国的国力罢了。但鉴于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远不如美国,因此俄还是应该谨慎从事,以免再次落入当年里根时期“星球大战”那样的陷阱——不少专家认为,这是造成后来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最后说到吾国。当今世界,吾国已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在核威慑力量建设方面也有长足的发展,前几年开始推行的“军改”还专门设立了“火箭军”。在美帝的眼里,吾国对它所构成的威胁甚至已超过了俄罗斯。根据笔者在网上查到的去年新浪网转载俄罗斯《观点报》网站的报道,俄专家估计吾国已“拥有2000多枚已经部署的中短程弹道导弹和射程在4000公里内的陆基中程巡航导弹”,“在研发此类导弹方面绝对是世界领先”(当然实际情况应以吾国官方正式公布的消息为准)。正因为如此,特朗普此前曾几次声称要把吾国也拉进《中导条约》,但遭到吾国的严正拒绝。笔者认为,吾国的拒绝是有理由的。盖因即使吾国在中导研发方面居于“世界领先”,但所拥有的远程(洲际)导弹数量却大大少于美俄两国。当年美苏之所以能签署《中导条约》,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两国在远程导弹方面“旗鼓相当”,中导对它们来说已形同“鸡肋”。更何况不像美俄有称霸世界的野心,吾国的中导全部部署在国内,足见主要是为了反侵略,为了捍卫吾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要让吾国也加入《中导条约》呢?美国(也包括俄罗斯)若真的出于“公心”,真的想要追求“世界和平”、让人类免受核战争的威胁,那就应该大家一起彻底销毁所有的核武器包括可装载核弹头的导弹——甭管是短导、中导还是远导。 这才称得上“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年8月12日于祥和顺天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