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这事儿可不能“退一步说”

这事儿可不能“退一步说”

这事儿可不能“退一步说”。——人大退休教授张鸣日前撰文,批评上海市最近出台的允许非沪藉的北大清华毕业生可直接落户本市的政策,指“户籍壁垒原本就是一个落后的象征,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的遗留物,挥舞着这种旧时代的裹脚布,当做展示自身优势的旗帜”,“发达国家会笑话”。张教授还称:“退一步说,就算能把落户上海作为一个优惠条件,这样的招聘,也理应面向所有的人才,不分毕业的学校和学历。”笔者以为,既然不承认有什么“普世价值”,别国笑话不笑话,咱们也就无需在乎。但张教授的“退一步说”,等于把他自己前面的逻辑前提给推翻了。若论道理,这一步却是“退”不得的:如果认为面向所有人才的落户政策是合理的,那么,上海只向清华北大毕业生开放户籍的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后者俗称叫做“掐尖”。因为上海乃吾国“顶尖”的特大都市,若凡大学毕业生既可落户的大前提成立,“顶尖”的城市在此基础上“掐尖”,又有何不可?窃以为学者论事,应该保持“逻辑的一惯性”,否则既然可以“退一步说”,也就可以“退两步说”。而此事真正的大前提是:凡吾国公民,无论是否大学毕业,在宪法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包括在城市落户,若拿学历和名校当门槛,就构成对其它公民的歧视,其理可参见作者博文《如此“抢人大战”,有违社会公平》。(未名周记之微博/8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