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

“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

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据称,当代社会每个人平均每天会被监控摄像头拍摄到300次。基于这个骇人的数据,艺术家徐冰做了一次实验:他下载了网络上公开的监控视频,从数万个小时素材中选取片段,制作成一部有“剧情”但没有演员也没有摄影师的电影,名为《蜻蜓之眼》,并在2017年第70届洛迦诺电影节上获奖。电影节官方杂志称“这部影片迫使观众去怀疑对真实的定义。”如今,“探头无处不在”早已成为现实。人类在享受科技进步成果的同时,也饱受它所带来的困扰甚至是侵犯。正如徐冰所说:今天全球就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我们随时在演着自己的生活。二十年前笔者看过由金·凯瑞主演的电影《楚门的世界》,那时艺术家们就预见到了这种悖论,只不过影片场景还只限于在一座岛上(实际是一个硕大的摄影棚),而今天这种“真人秀”已遍于全球每一个角落,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了“演员”,所谓的“隐私权”已荡然无存,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古之臆想倒是已然成真,良民和罪犯都被“一网打尽”。艺术家们对此虽有敏锐的感知,却跟芸芸众生一样无可奈何。即使是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没有找到平衡之道:难道连小卖部装一个摄像头也要经过法院批准吗?那将要增加多少法官才能满足需求?再说,就算是合法安装的探头,你又如何区分其中哪些镜头是可以合法监视的,哪些又不是呢?而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的监视者,他们又凭什么成为有权坐看镜头中“人生百态”的那个人呢?难道为了抓捕可能出现的一些嫌犯——他们毕竟是人类中的少数,就要我们大多数守法公民这样“陪绑”吗?……笔者很想给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以显示自己的智商,但思考良久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只能说一句:让我们尽量呆在自己家里吧。(未名周记/724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