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特朗普猜想:让美国退回美国?

特朗普猜想:让美国退回美国?

·未名周记(1825)·

本文要义:特朗普如此恣意妄为,其真正的“底牌”或许是:如果对方实施报复,正好可以实现他的一个企图——让美国退回美国。因为他心心念念想要奉行的,就是政治学家们常用的一个名词:孤立主义。“老子不跟你们玩了,要玩你们自家跟自家玩”,特朗普似乎正准备这样“以退为进”,而借口贸易逆差太大对吾国筑起高关税壁垒,也许正是他所选择的一个“突破口”。

 

原本以为“不打了”的中美贸易战,孰料再起波澜:615日,美国宣布将向价值500亿美元的吾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几个小时后,吾国宣布了同等数额的报复清单。笔者注意到,与美方一样,中方的清单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将在76日开征,另一部分生效日期未定,甚至连两部分的额度也与美方完全相同(340亿美元+160亿美元),足见毫不避讳就是在“依样画葫芦”。

事实上,中美的这两份清单早在今年4月就曾分别对外发布过,此番不过是重复了一遍。这说明,从4月到6月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双方所举行的三轮磋商没有取得什么成果。笔者猜测:美方对中方在磋商中提出的加大对美进口、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原则性表述并不满意,而中方也不肯接受美方提出的两年内把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刚性要求,故此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于是,美方又“故伎重施”。在中方公布同为500亿美元额度的报复性加税清单后,特朗普指令下属研究再增加2000亿美元的加税计划,甚至威胁说如果中方再次“跟进”,他还要再“押”上2000亿美元——总数将达到4500亿美元!

这是典型的“梭哈”玩法。就像笔者在此前的博文中所指出的,由于中美之间存在几千亿美元的贸易差额,特朗普以为反正你再怎么样到头来也不可能开出与我完全等额的加税清单,故而有恃无恐。

应该承认,就两国的双边贸易额来看,中方手里的筹码要远远少于对方。正因为如此,在615日美方“出牌”中方随即也开出500亿美元的报复清单,紧接着特朗普又抛出“2000亿+2000亿”的威胁之后,中方没有接着“跟牌”。吾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再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

的确,就数量比数量,我们是比不过的,毕竟去年吾国的对美贸易顺差高达2700亿美元(按美方的计算还要多1000亿美元),而美国对华出口总额总共才1300亿美元。这就是说,中方在开出上述500亿美元的报复清单后,只剩下了800亿美元的筹码可用,因此虽然明知美方随即提出的“2000亿+2000亿”加税计划纯属恫吓,中方也无法从数量上再继续“跟牌”,只能转而准备好“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

何为“质量型”?坊间纷纷猜度。有的说,对有些美国出口吾国商品的征税率,未必只限于25%,或可提高到50%;有的说,可以对在华的美资企业采取限制措施;还有的说可以号召民间“抵制美货”,就像此前我们曾对“日货”和“韩货”做过的那样。

但这些建议的可行性还需仔细斟酌。比如将征税率提到50%,这等于拒绝这些商品的进口,没有哪个商家能承担得起。而限制在华美企的经营以及“抵制美货”,等于逼迫它们退出吾国市场,不啻于在经贸关系上的“断交”。

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是,吾国绝不会就此“服软”。吾国政府一再表示:我们不想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美方如果一意孤行,中方必会奉陪到底。这样的反击态度是完全正当的。俗话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不然,又该怎样回应呢?

那么,既然吾国的报复是可以预料的,美国人凭什么还要这样“来势汹汹”呢?难道他们就不怕自己的利益因此受损吗?

这正是本文要讨论的主题:美国人明知吾国不会“服软”,明知这样闹下去结果一定是在“杀敌N”的同时会“自损N”,何况吾国在此前的磋商中已经表达了采取一些措施来平衡中美贸易(完全摆平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的善意,他们为何还非要摆出一副誓将这场贸易战“进行到底”的姿态来呢?虽然这场贸易战注定是“比输不比赢”,但输得少些的一方不同样也是输吗?这不是典型的“损人害己”吗?

笔者曾经以为,这是因为美方此番的用意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即不仅仅将其定义为一场“贸易战”,而将其视为“经济战”乃至“制度战”(见本博1816号)。然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证伪了笔者的上述看法:正当中美就贸易问题举行多轮磋商尚未见到结果之际,美国宣布将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输美钢铝产品征收25%的高额关税(不再延期豁免),为此还闹得随后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不欢而散。要知道,美国要“下手”的这些经济体,可都是它的“盟国”呢!

特朗普对“盟友”尚且如此翻脸无情,何况对吾国这个“最大的战略对手”呢?说实话,闻听此讯,笔者的心情似乎好受了一些,尽管理性也告诉自己,这种“吃亏的不止我一家”的感觉有些“形而下”。

老话说:你不仁,别怪我不义。特朗普此举理所当然地遭到了“盟国”们的报复,纷纷宣布也将对美实施对等的报复。622日,欧盟对22亿美元商品征税的反制措施生效,但特朗普随即又威胁要对欧盟出口美国的汽车征收20%的高额关税,看起来无论对“敌”对“友”,此公都是个“死缠烂打”的主。

当然也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特朗普打脸“盟友”,其实是做给吾国看的。有分析认为,特朗普的真正用心是西方国家实现经济一体化,组成所谓的“经济北约”,以对抗中俄等敌对阵营。有报道说,610日,特朗普离开加拿大前往新加坡参加“金特会”时曾宣称,其最终目的是寻求G7国家之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照这种说法,特朗普今日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竟是为了未来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故而此说只能存疑以求证于将来的事实。当前更现实、更需要解惑的问题在于:不管是吾国还是那些所谓的“盟友”,对美国的加税还以报复都是可预料的,为何特朗普还非要这么干不可呢?需知,梭哈游戏虽然“玩的就是心跳”,但还是要有实力兜底的,否则纯粹就成了“虚张声势”,若被人识破,只会落得个自取其辱。难道特朗普及其智囊们,都是些真的以为只要出言恫吓对方就会被吓倒的傻瓜吗?

也许是的。但如果不是,美国人究竟意欲何为呢?

思考之下,笔者产生了一个猜想:特朗普如此恣意妄为,其真正的“底牌”或许是:如果对手们实施报复,正好可以趁势实现他的一个企图——让美国退回美国。因为他心心念念想要奉行的,就是政治学家们常用的一个名词:孤立主义。

在美国的历史上,孤立主义是其经常使用的一种战略。关于这方面的史料,网上很容易查阅得到。美国的孤立主义在哲学上源自于它的实用主义,在地缘上则是依仗于美国独特的所处位置。以20世纪人类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为例,正是凭借着这种孤立主义,美国避免了卷入“一战”,并趁机飞速发展为世界最大工业国;“二战”爆发之初,美国也并不想参与,直到遭受“珍珠港奇袭”,才被逼着对日、德宣战。“二战”之后,美苏争霸,苏联落败,老美由此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并开始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至今。在一段时期内,美国的霸权意识膨胀,到处伸手干预别国内政,先是参与韩战、越战而折戟沉沙;“9·11”事件之后,又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并卷入利比亚、叙利亚的战乱,自己没捞到什么好处,反而大大损耗了美国的国力。再加上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来袭,美国的经济有所衰退,不仅其“霸主”地位摇摇欲坠,在全世界还招来一片骂声。如此种种不堪,致使美国国内民粹兴起,造就了特朗普的上台。此公一上来就声称要奉行“美国优先”,要“让美国再次伟大”,现在看来,他的具体措施就是不断地“退出”,包括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TPP、退出伊核协议等等,最新的一次,就是公然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当然也包括此番冒天下之不韪而到处发动贸易战,这意味着美国可能在经贸方面也准备要“退出”。而这一系列退出举动的背后,无不可见美国孤立主义的卷土重来。简单地说,这个曾经的“霸主”不高兴了,指称这个世界太坏了,对美国太不公道了,老子不干了!

退到哪里去呢?当然是退回美利坚老家去。特朗普大概认为,以美国之大,以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以它至今仍领先全球的军事科技优势和制造能力,以美元百年来所形成的“货币霸权”地位,再加上他这个“伟大领导人”的聪明睿智,实行里根式的大幅减税,纠正奥巴马式的福利政策,同时“高筑墙”以阻止那些非法的“低端”移民的进入,如此必会重振美国的雄风,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而且,在他的“领导”下,今年以来美国经济果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据悉,美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远超原本就比较乐观的预期,简直是好上加好,预计全年将实现3%以上的“增长目标”……

笔者以上的分析当然称不上是“学术性”的,不过是一些常识的罗列。总的意思是: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是清晰的、明显的。他上任后不仅在政治、军事战线上开始收缩,不想让美国再花那么多“冤枉钱”,在经济方面亦实行“反全球化”的方略。而以削减贸易逆差为由,顶着“破坏贸易自由”的罪名,悍然对吾国的输美产品拟征高关税,就是最新的一个案例。说白了,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是“一颗黑心,两种准备”:要么你把你的顺差按我的要求减下去,并且还要按“完全市场经济”的标准改革你的体制;如果你不干因此采取报复措施我也不怕,反正我本来就不怎么依赖对华进口,最坏的结果,大不了把在华的那些美资也撤回来,正好遂了我“让制造业回归”的心意。或许在特朗普看来,衣帽鞋袜玩具之类的中低端产品,本来就是美国“让”给你们做的,如果你们以后不卖给美国了,咱家自己也能制造,不过是人工成本会高一些,物价会涨一些,但好处是我的就业会更稳定(实际上现在美国的失业率比中国还低),我的选票会因此而大增——而你们,造得出我们这样的“芯片”吗?……更何况,没了我这个“世界警察”,这个地球会变得更好、更有秩序吗?你们现在不是越来越“厉害了”、不是“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吗,那好,老子干脆把“世界警察”这顶高帽也让给你们,让你们也尝一尝“费钱吃力不讨好”的滋味吧……

当然,以上这些都不过是假设性地模拟描述特朗普的“内心独白”。然而这一猜想不可全信,恐怕也不可完全不信。笔者曾在《逻辑混乱的反对者》一文中指出,美国对吾国政府的《2025中国制造》计划是无权反对也无法制止的,如果美国觉得该计划对其构成威胁,又不肯放下身段向吾国学习,那么,其唯一合乎逻辑的做法不是“反对”而是“退出”,或者说是让中美之间的经贸“脱钩”,即“老子不跟你们玩了,要玩你们自家跟自家玩”。现在看来,特朗普似乎正准备这样“以退为进”,而借口贸易逆差太大对吾国筑起高关税壁垒,也许正是他所选择的一个“突破口”。

如此,真正的问题就来了:假如特朗普真的这么想、这么干,他的这种“让美国退回美国”的孤立主义,对美国自身来说,其效果将会如何呢?而对于吾国,又将会有怎样的连带效应呢?要知道,吾国也是一个大国,不仅面积与美国差不多,人口更是美国的四倍以上,市场的回旋余地绝不比美国小,而且这四十年来吾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也远超美国,再加上吾国向来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传统(这当然与美国的孤立主义是两回事),就算中美之间的贸易真的“归零”(吾国《环球时报》社评语),就算美资真的都撤将回去(果如此中资当然也会从美国撤回来,有消息说今年吾国的对美投资已大幅度下降),如此各干各的,难道吾国的经济就一定拼不过美国吗?

当然不见得。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希望事情不要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是希望能依吾国的老祖宗说的大家“和气生财”。然而,老祖宗同样说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设若特朗普真的重新捡拾起孤立主义,让美国退回美国,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吾国也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而对之。相信吾国的高层决策者及其智囊们,早已经在为此进行“沙盘推演”了。只是如此一来,至少在一个时期内,对两国经济包括全球经济必会产生目前还难以估算的负面影响。

所以,但愿笔者的上述猜想纯属“臆想”。

2018625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未名周记”的微信公众号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