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中美贸易战,比输不比赢

中美贸易战,比输不比赢

·未名周记(1809

本文要义: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不能绝对排除一种可能性:特朗普会不会以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不仅需要“自由”还需要“对等”为借口,来强行压迫吾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达致“平衡”呢?即:你对我的商品出口多少,就必须进口我的商品多少,反之亦然。

 

 

有必要先解释一下本文的题目。

前面一句:尽管当前很多人都说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但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开打”,所以这还只是个假设性的议题。

后面一句:谁都知道,凡是贸易战,没有真正的赢家,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区别只在于哪家伤得重一些,哪家伤得轻一些,所以说这是一场“比输不比赢”的较量。

正因为如此,虽然近些年来历届美国政府也一直在嚷嚷与中国做贸易吃了亏,但嚷嚷归嚷嚷,顶多搞一点小动作来制造些摩擦,谁也不敢挑起中美之间大规模的、全面的贸易战。为何以特朗普为首的本届美国政府,却气势汹汹地摆出一副“这次一定要动真格”的姿态来呢?不久前出炉的美国总统贸易议程年度报告,甚至宣称要“动用所有手段施压中国”。而对于贸易战没有赢家的说法,特朗普也很不以为然,近日他竟然耸耸肩(这是笔者想象的他的肢体动作)道:“贸易战很好,(美国)轻易就能赢”。

特朗普凭什么这么牛掰?笔者因此有所思。——

首先,大凡贸易战的挑起者,一定是贸易竞争中的失败者,胜者是不会有动机去故意挑事的。这就像在篮球比赛中,先欲调整阵容和战略战术的总是落后的一方。而自吾国实行改革开放,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特别是吾国加入WTO之后,对美国的出口贸易一直占据“压倒性的优势”,绝大多数的年份里,吾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少则几百亿美元,多则几千亿美元。日积月累之下,吾国的外汇储备曾经高达近4万亿美元,雄踞世界第一。这些外储主要来自于对外贸易顺差,其中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占据很大的部分。现在吾国的外储总量虽然降到了3万亿美元多一点,但主要是由于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吾国加大了对外投资的力度,而并不是由于贸易顺差变为了逆差。实际上吾国现在每年都还有为数不少的贸易顺差,近期以来全球经济有所复苏,吾国的对外出口及贸易顺差也“水涨船高”。其中2017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据吾国商务部数据,比上年增长10%,达到2758亿美元。

吾国对美国的顺差,自然就是美国的逆差。按照美国人的算法,还不止这个数目。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7美国全年的贸易逆差为5660亿美元,其中对华贸易逆差为3752亿美元,占全部逆差的近七成。但不管按照谁家的算法,均创下了历史新高。

本来,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有点顺差或逆差是难免的。然而中美的贸易差额如此之大,这意味着吾国卖给美国的商品(含服务贸易,但主要是商品贸易,下同)比美国卖给吾国的商品要多出许多。这让美国人感觉很不爽,对于商人出身、就任总统后又一直宣称“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来说更是如此。——显然,一个总是背负高额贸易逆差的国家是难以称之为“伟大”的,因为这说明你的产品的竞争力或者说是“比较优势”不如人家。

按说,既然如此,美国人就应该把精力放在“修炼内功”上,竭力争取提高自家产品的竞争力,让别国愿意更多地购买美国货,以此来平衡贸易,减少乃至消除自己的逆差。这才是市场竞争、自由贸易的正道。何以特朗普却“恼羞成怒”,叫嚣要以贸易战来讨回所谓的“公道”呢?

对此,笔者曾在去年的一篇博文《逆差是挺大,可您又能怎么着》中,以“致信特朗普”的形式做过分析。大意是,美国对吾国的巨额贸易逆差之形成,固然有多种原因,但最重要的成因是吾国的劳动力成本远低于美国,故而使得吾国的商品比美国的同类产品显得“物美价廉”,更受美国买家的欢迎。而吾国劳动力的低成本主要源自吾国庞大的人口数量——是美国人口的4倍,以及中美两国社保水平的差别。这是一个无法在可见的未来能够改变的事实,因此在现有的条件下,吾国对美国的顺差或者说美国对吾国的逆差,短期内很难得到平衡。

对于这一点,特朗普想来也是心知肚明的,他也曾表示过“理解”。但毕竟几千亿美元的逆差摆在面前,这使得这位“商人总统”总归心气难平,为此,他只能从别的方面对吾国“找茬”。比如,他早在竞选期间就指责吾国政府“操纵汇率”,声称若当选总统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吾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只是上任后因为解决朝核问题需要吾国的协助而不得不“食言”;又比如,他指责吾国政府对国企实行补贴政策,从而对美国的企业和产品形成不公平竞争。不管这些指责是否在理,总之,看上去他是下定决心非要扭转对吾国的巨额逆差不可。

那么,特朗普又能用什么办法来兑现他的誓言呢?显然,两国人口多寡的差距他是没办法消除的。以通常的思维,其唯二的招数只能是:一方面向吾国施加压力,逼迫我们进一步开放市场,让美国企业及其产品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吾国;另一方面,找借口在国内构筑贸易壁垒,阻止或减少对吾国商品的进口。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特朗普就任总统迄今的十三个月里,美国商务部发起了102项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调查,几乎是过去同期的两倍。显然,其中的一部分措施就是针对中国的。不久前,美国就曾宣布对包括吾国在内的太阳能电池、洗衣机等产品提高进口关税。而就在几天之前的31号,特朗普发表声明宣布,美国计划对进口钢铁全面课征25%的关税,对进口铝材全面课征10%的关税。不过,特朗普当天承认,这项政策现在还处于“撰写阶段”。有分析指出,他的这项声明目前还只是一种“口头宣传”,离真正实施相差甚远,甚至还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书面计划。

计划没做好久就抢先对外宣布,这有点像是“虚张声势”。据介绍,特朗普发此声明后,可以在90天内最终决定是否动用总统权力将其签署为行政令。因此,他的“提前宣布”有可能是在试探此举会引起国内外的何种反响。

事实上,这项拟议中的计划实施难度的确很大。据报道,特朗普此举首先遭到了他的“同党”——美国国会共和党成员的众多批评,多位共和党参议员“愤怒地”表示,白宫突然做出这样重要的声明而国会却事先毫不知情,并指这样糟糕的政策像是“一个左翼自由派政府”所为,“共和党政府不应该是这样的”。而虽然美国钢铝业对特朗普的声明表示欢迎,但对进口钢铝十分依赖的美国汽车业、制造业等行业则表示强烈反对。这并不奇怪,因为美国并不是“铁板一块”,其不同的行业自有不同的利益索求。报道说连美国政府内部也有很强的反对声音,包括国防部长、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等部分高官亦持有异议。但特朗普似乎硬是不管不顾地仍然决定要这么做。

更搞笑的是,在美国国外,特朗普的该计划首先激怒的还不是中国,而是诸如欧盟国家、日本、加拿大、韩国等“盟国”,因为该计划同样有损这些国家的钢铝产品的对美出口。这些国家的政府均强硬地表示,如果美国真的这么做,他们将立即还以报复性措施。

吾国政府当然也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态度。不过据介绍,中国的钢铝产品在美国的进口额度中只占2%略多的比例。这样看起来,特朗普的这次“发飙”客观上主要针对的似乎还不是中国,所以吾国自然也用不着充当“挑头反对者”。

从特朗普的这一鲁莽的举措看,他的“直感”也许不错,但智商的确不是很高,因为由此引起的美国内外的上述负面反应本是可以预料到的。且不说他接下来该如何摆平国内的反对声浪,单就国外而言,你若单方面地对一些国家的产品提高进口关税,不可能不招来他们的“报复”。吾国有句古话,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特朗普既然想要打贸易战,就得做好充分的“迎接报复”的思想准备和应对措施。

以吾国为例,不久前特朗普宣布对包括吾国在内的太阳能电池、洗衣机等出口产品提高关税时,吾国商务部就回应说,拟对美国出口中国的高粱等农产品开展“不公平贸易”的调查。其实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意在提醒美方:你若一意孤行,自家的对华出口同样也会受损——众所周知,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而吾国是美国农产品的大买家,高粱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据高盛分析,中国的“报复性武器库”中可能还包括:对大豆、牛肉、棉花等农产品和飞机汽车等交通运输产品的美国出口产品和服务实施反制;限制对美国企业的在华活动;让人民币变得弱势;乃至抛售美国国债。

所以,在当今世界,使用对进口产品提高关税这种传统的贸易壁垒手段,不但明显有违“贸易自由”的市场经济原则,还会得罪国内外很多的利益攸关方;而几乎注定的是:发难者自己也要因别国的“报复”而遭受相应的损失——这真正属于经济学家们最不齿的一种行为:损人不利己。

正因为如此,虽然表面上看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是“山雨欲来”、“黑云压城”,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吾国,还是有不少专家觉得未必真能打得起来。如据澎湃新闻报道,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先生日前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此次美国征收关税的决定会立即触发贸易战。他说,需要担心的是特朗普政府此后是否还会做出进一步冲击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格局的决策。

笔者赞同宋先生的上述分析。的确,按照正常的行事逻辑,就算美国确有可能采取一些措施来制造贸易摩擦,对顺差国包括吾国施加压力以讨价还价,试图减少自己的逆差,但发动大规模的、全面的贸易战又是另一回事,不可能不遭到对方的对等报复,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故而很少有决策者敢于这样做。实际上过去几十年的中美贸易实践也证明,除了特殊的政治原因(如1989年之后的两年里)之外,在经贸方面两国都没有过“把事情做绝”的先例,基本上大家都遵循“有钱一起赚”的理性思维。

然而亦正如宋先生所担心的,不能不看到,当今的这位美国总统,却是个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否则也不会做出诸如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TPP,以及威胁要撕毁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协议、叫嚷要以“火与怒”解决朝核问题等等这样在常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决策和行为。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他是否也会如此地“剑走偏锋”,还真的不好说。

譬如,我们常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是一种不划算的非理性行为,但是,当前的中美贸易顺(逆)差高达几千亿美元,特朗普会不会觉得若开打贸易战,按此比重计算,对美国来说属于“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的“买卖”呢?在他根深蒂固的商人思维里,会不会觉得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小亏即是赚”呢?

不能不承认,如果中美之间真的全面开打贸易战,在经济上损失更大的可能是吾国。理由也很简单:毕竟拥有每年几千亿美元顺差的是吾国,一般来说,全面开打贸易战,吾国所减少的对美出口会多于美国的对华出口。

这或许也正是近期吾国的几位领导接踵访问美国商谈外交、经贸问题的深层背景。吾国有关方面一再表示: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希望美方慎重行事,维护中美合作共赢的大局。这并非显示吾国懦弱,而是因为吾国是两国贸易竞争的赢家,赢家的姿态自然要高一点。以此观察,吾国政府有可能愿意在某些方面做些让步以“安抚”一下特朗普。当然,这种让步也是有限度的,必要的妥协并不等于“一让到底”。吾国虽是顺差方,但也有自己的利益底线。

奈何君心未必如我心,看上去这一次美国人似乎有些“输急了”,给点“小利小惠”也许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特朗普为总统的本届美国政府,已经公然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美国的竞争对手甚至是“敌对力量”,大有准备重启当年“东西方冷战”的样子。这样的话,贸易问题有可能被他们政治化,甚至不惜做出某些“自我牺牲”来遏制正在崛起的吾国(宁可自损八百或五百,但一定要“杀”你一千甚至更多)也未可知。从当前的形势看,美国的政界和智囊界中有不少人正在表现出明显的“向右转”的倾向,他们认为当初美国和西方支持吾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包括接纳吾国加入WTO是一种历史性的错误,造成今日所谓“养虎为患”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不能绝对排除一种可能性:特朗普会不会以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不仅需要“自由”还需要“对等”为借口,来强行压迫吾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达致“平衡”呢?即:你对我的商品出口多少,就必须进口我的商品多少,反之亦然。——此种“对等贸易”的要求虽然骨子里很“蛮横”,但听上去似也有些“冠冕堂皇”。

按照这种“对等”的算法和两国贸易的现状,要么吾国每年增加几千亿美元的对美进口,要么每年减少几千亿美元的对美出口,如此方能达致双方的“贸易平衡”。无疑,这将对吾国的对外贸易和经济发展造成不小的冲击。据介绍,根据上世纪九十年代吾国官方曾做过的测算,吾国的对外出口每增长或减少5%,就会影响GDP总值的1%。从实证来看,在本世纪的2008年末与2009年初,即全球金融危机冲击吾国出口的那个阶段,由于危机导致外需及吾国出口的锐减,吾国当时接连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速呈“断崖式下跌”,从过去的两位数一下子降到了6%左右,下跌了好几个百分点,遂迫使当时的吾国政府紧急推出“4万亿”计划以“力挽狂澜”。

当然,今非昔比,现在吾国已成为当今全球最大的贸易体,虽然经济对出口的依赖度已没有十年前那么高,但若对外贸易发生几千亿美元的“出入”,对吾国经济的影响还是不能小觑的。

目前来看,发生上述“极端化”之情况的概率不大,但吾国先贤曾告诫世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吾国当代也有句名言,道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称:“特朗普目前采取的行动是去年启动的国家安全调查的一部分,该调查利用了国际贸易规则中一条极少被使用的漏洞,允许各国在战争时期实施贸易限制。”

“战争”?难道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贸易战”而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吗?……《金融时报》使用的这一词汇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吧。不过,这倒让人又想起吾国的一位企业家马云先生近日发出的一句警世之言:如果贸易停止了,接下来这个世界就将是战争。

马先生所说的“战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又或者,“冷战”也可以视为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

当然,这或是我们在“杞人忧天”。毕竟,“贸易战”只是一个比喻,而不是真正意义上动枪动炮乃至动用核武器的战争。即使是“贸易战”,笔者也很怀疑,以美国国内外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和美国那种权力之间互相掣肘的政治体制,他们是否愿意、是否能够为了“杀敌一千”而“团结一致”地做出“自损八(五)百”的“牺牲”。

问题在于:如果不是这样,特朗普又能用什么办法在短期内消除美国对吾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呢?

笔者愚钝,实在想不出。

201837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