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因有“铸币税”,方敢“大减税”——特朗普税改背后的美元霸权
十二
13
2017

因有“铸币税”,方敢“大减税”——特朗普税改背后的美元霸权

·未名周记(1751)·

 

本文要义:美国政府之所以已经背负重债还敢再增加债务以弥补“大减税”之后的财政缺口,除了指望通过“大减税”刺激美国经济重新繁荣并获得财政平衡,它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秘密武器”,那就是依仗美元霸权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

继之前已在众议院得到多数赞成票之后,1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税改法案在参议院也获得通过。至此,离该计划的正式实施只差“临门一脚”:目前参众两院通过的议案版本略有不同而需要协调修改,但看起来美国的此次税改已是“箭在弦上”。

根据媒体报道,美国的是次税改有几大主要内容:一是简化个人所得税制的税率档次,二是将公司税由原来的35%降低到20%,三是把企业的海外利润由原来的35%降低至5-12%,四是提高遗产税的起征点并将最终废除。尽管最终的税改方案需要两院成立临时的联合委员会协商修定,尔后经总统签字才能正式生效,但综合来看,称其为一次“大减税”当不为过,有专家估算此次减税总额将达1.4万亿美元。

对于特朗普的税改计划,目前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的评论有褒有贬。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税改所依据的“拉弗曲线”是否确有其效。笔者并非经济学家,无意也没有能力参与论辩,只是凭普通人的常识认为,在给定的条件下,任何减税都相当于政府对企业和百姓的“让利”,后者肯定会因此获益,他们口袋里的钱多了,自然就会增加投资和消费,从而有利于经济的增长。这是个简单的道理,除非成心要忽悠百姓,否则别把事情说得那么复杂。

争议的焦点之二是此次减税是否会使富人得益更多而中产阶层及穷人得益较少。这其实是个老话题,几乎任何一次规模较大的减税都会引起类似的争论。无疑,在特朗普的减税计划中,受益最大的是企业,而美国的企业多为私人所有,富人们的确将受益多多。不过,企业若因减税而提高了利润率,正常逻辑下应该会追加投资扩大生产(包括在海外的资金回流),从而有利于就业和员工福利。因此,如此大规模的减税,不让富人得利而只让穷人获益,这个设想看起来很美好,实际很难做到。笔者在网上看到吾国的税务专家李炜光先生的一篇文章中对此举了一个例子,大意是从绝对值看,“大减税”的确让富人得到的比穷人更多,但从比例看,或是相反。这恐怕是没有办法的事。需知,美国此次“大减税”的主要目的还是刺激经济增长,也就是吾国人常说的意在“做大蛋糕”,而非只为缩小贫富差距重新“切分蛋糕”。

有趣的是,据说有几百个美国富豪联名给特朗普写信,不仅表示反对他的税改计划,还呼吁给自己的企业加税。假如这个消息是真的,笔者认为,这恐怕只是这些富豪的一种“做秀”。任何私人企业的最高目标都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否则你为何要办企业?富人若是觉得自己赚得太多不好意思想而做些“好事”,那就应该去多捐些钱给慈善事业,或者是提高员工的工资福利。呼吁政府对自己多征税以显示富豪的“善意”,多少让人觉得是一种“伪善”,在商业逻辑上很难讲得通。

那么,如此“大减税”难道就没有任何负面作用吗?有的。这就是:大规模减税意味着财政收入的相应减少,而这会缩减政府的公共支出,主要的影响在于三个方面:一是会弱化政府本身的能力特别是国防和社会治安,二是会降低社会保障等普惠性的公共福利水平,三是会减少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

对于这些负面作用,税改的设计者们倒也并非没有虑及。要知道,特朗普竞选时的口号之一是“让美国再次强大”,大幅减少政府的财政支出只会让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成为“弱政府”,而按福山的理论,一个“弱政府”是难以让自己的国家“强大”的。别的不说,如果大规模削减军费,美国在全球的军力部署也必会相应地收缩,美国的霸权就会被削弱。吾国有些专家认为,果真如此,或许为吾国在全球影响力的加强提供了“趁虚而入”的机会。不过笔者对此说法存疑,因为吾国若想趁机取代美国“撤出”的“位置”,那也是需要付出许多“真金白银”的。依据逻辑推导,美国若因减税而“撤出”,我们要取而代之,恐怕就得在国内加税。但很多人认为,吾国的税负之重其实已甚于美国,若再加税,本国的企业和百姓能吃得消吗?

事实上据报道,在意欲推行大幅度减税的同时,特朗普政府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增发1.5万亿美元的公债,以弥补“大减税”造成的上述财政缺口。可见美国将因减税而在国际领域“退出”的揣测恐怕还需要打个问号。

1.5万亿美元的国债,相当于10万亿人民币,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增加如此之多的债务,让我们这些“外人”也有些担心这对美国政府来说会否“压力山大”。但这种担心或许是“多余”的。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债务早就已经“负重如山”。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去年,美国的政府负债已高达近20万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30多万亿)!这就正应了中国的一句俗话:虱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本来就已债台高筑,再加上这1.5万亿美元不也是“见多不多”吗?

问题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若身背二十多万亿美元的巨债,美国政府将来拿什么来偿还呢?从正面说,当然是指望“拉弗曲线”再次显灵:如此大刀阔斧地实施“大减税“”后,随着美国经济的增长和繁荣,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最终也会“水涨船高”。据说,历史上八十年代里根政府的那次大减税,就产生了这样的效果。有论者认为,就连克林顿时期美国经济的繁荣和财政盈余,其实也正是里根当年的减税政策所留下的后续效应,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坏就坏在小布什上台后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从此美国的海外麻烦不断,军费开支大增;再加上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为了“救市”,为了维持国内的社会保障,也为了维持自己的霸权地位,美国的财政盈余变为连年赤字,不知不觉间,这些年其债务已攀升到如此的“高度”。

这当然都是“前话”。笔者真正要说的是,美国政府之所以已经背负重债还敢再增加债务以弥补“大减税”之后的财政缺口,除了指望通过“大减税”刺激美国经济重新繁荣并获得财政平衡,它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秘密武器”,那就是依仗美元霸权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

众所周知,过去的一百多年来,美元一直是世界最强的“硬通货”。即使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美国在全球的经济份量已有所衰减(特别是随着吾国经济的崛起),但美元的“霸主”地位依然难以撼动。美元不仅是当今全球占据份额最高的国际流通货币,连带着,美国政府发行的国债也成为各国外汇储备的首选。别的不说,吾国现在高居世界之最的外汇储备中,就有三分之一是美国国债,吾国乃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债主”。

美元以及美债为何如此牛掰?除了美元具有作为“硬通货”的必备要素,更重要的是,此乃美国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以及它的制度优势百余年来一直领先全球而累积起来的结果,由此赢得了美元和美债在全球货币市场至高无上的信用度。可以说,美国国力最靓丽的“名片”不是什么航空母舰、巡航导弹之类,而是美元。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政府才能够做到“债多不愁”。因为美元既是美国的货币,理论上美国政府可以开动印钞机来偿还债务(比如通过美联储实施QE即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其实质就是联储印钞“借”给政府)。美国为此所付出的不过是印刷和纸张的成本,美元流向世界所换来的却是各国的财富,相当于美国向全球所征的一道税收,经济学称之为“铸币税”。这是美国在百余年来一直能维持它“超级大国”地位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讲其它,在军事方面,美国为何能拥有如此之多的航母及其编队,长年游弋在地球的各个海域“耀武扬威”,并且在世界各地建有数百个军事基地(而吾国直到去年才在吉布提建成了在海外的第一个军事基地,并且主要用于“后勤补给”而非部署作战部队),那得需要怎样巨大的开销?你真以为这些航母编队和军事基地都是靠美国人自己的辛勤工作所“供养”的吗?当然不是,这其中美元的“最强货币”地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从这个意义上看,美国的霸权,首先是美元的霸权。

而在经济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尼克松时代的美国财政部长康纳利曾不无得意地扬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

说起来,吾国政府和央行所实行的“外汇占款”政策,也相当于一道“铸币税”。所不同的是,美元的“铸币税”是向全世界征收的,而吾国的这道“铸币税”则是向国内企业和百姓征收的(参见笔者前一篇博文《外储之辩:谁在“空手套白狼”》)。因为且不论货币“信用度”或“含金量”的差别,我们的人民币目前还不能跟其它国际货币自由兑换,单是这一条件限制就让它无法走向世界而只能绝大部分囿于国内。

那么,美国政府如此肆无忌惮地利用美元的霸主地位在全球征收“铸币税”,难道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吗?当然不是。经济学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元的每一次超发、美债的每一次扩张,都会以对其信用度的损害为代价。只不过这种损害是“切香肠式”的,每切下一片都“薄”得几乎让人难以察觉。又或者再打一个比喻:犹如一整桶的蜂蜜,你往里面倒进一杯水,尽管在某种程度上它被“稀释”了,但看上去或品尝起来还是一桶蜂蜜;然而如果你倒进去的水越来越多,蜂蜜被“稀释”的程度肯定就越来越厉害,最终会变得“索然无味”而遭人嫌弃。只不过美元的霸主地位是百余年来逐渐形成的,因此即使美国人时不时地往里“掺水”,美元的衰落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今其它的一些国际储备货币(如欧元、日元、英镑等)也被人视作“硬通货”,但无论从流通规模还是从其“硬度”看,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取代美元的霸主地位。而吾国的经济体量虽已成长为世界第二大,我们的人民币也被接纳进了IMF的“货币篮子”,但由于仍缺乏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一些必备要素(比如不能自由兑换),至今在全球货币市场的流通份额只有2%左右,要挑战美元的霸主地位,显然还任重而道远。

回到美国的这次税改。作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认识到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同时试图用增债的办法来对冲“大减税”造成的财政缺口,如上所说,这在本质上将意味着又一次“往蜂蜜里掺水”。但想来他也知道这对美国来说并非长远之计,还是寄希望于“拉弗曲线”的再次显灵,寄希望于美国经济因此能重新走向繁荣,从而逐渐减少政府的赤字并偿还债务,使财政趋向平衡。

当然,也有经济学家认为美国这次“大减税”所期盼出现的“拉弗曲线”,其作用怕是没有里根时期的那次那么大了,因为经济学还有“效应递减”之说。如此,我们只能祝美国人好运了。毕竟,美国的这次“大减税”虽然对吾国的经济和税收政策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构成某种挑战,比如可能会吸引吾国国内一些美资的回流(中资应该不大会受影响,吾国政府可以凭借外汇管理制度对它们加以控制),又比如由于体制的不同,吾国很难像美国这样也实行大规模的减税(所以吾国官媒曾指称特朗普此举是在挑起“税务战”),但美国经济如果真能凭此得以“振兴”,对吾国来说也不无利好之处——有分析家称,若美国的消费能因减税而提升,这将有利于吾国的出口。

至于说到吾国何时才能像美国那样可以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试想,那将对吾国政府的“一带一路”计划何其有助,这样吾国就可以用自己的人民币直接对外投资了),恐怕非短时间就能达致。且不说这需要在世界范围加强人民币的信用度,单是“货币自由兑换”这一关就非闯过不可。否则,各国政府和民众怎么能放心大胆地拿你的钱作为自己的“储备货币”呢?

吾国的老话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信夫?

20171213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推荐 9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