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逆差是挺大,可您又能怎么着?
十一
15
2017

逆差是挺大,可您又能怎么着?

——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

·未名周记(1747)·

 

本文要义:面对这样的现实,如果您要从差额的角度来追求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想来无非是两种办法:要么让贵国人民赶紧多生孩子,以求有朝一日贵国的人口也跟吾国一样多,从而把贵国的劳动力成本降下来,以此提高贵国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要么要求吾国把工人的薪资提高到贵国那么高的水平,从而把吾国的劳动力成本涨上去,以此来削弱吾国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但是,凡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两种办法都无异于“痴人说梦”。

 

 

亲爱的唐纳德·特朗普先生(其实吾国国民不习惯对陌生人在称呼前面使用这么亲密的助词,但为了表示对您的尊重,谨遵西俗):

作为美国的第四十五任总统,您当然深知贵国是一个“自由国家”并为此而自豪,而“自由”的涵义中,就包含了经济自由以及贸易自由。

说起贸易自由,不得不提及一段往事:想当年(那时您和我都还没出生),贵国为了捍卫所主张的“贸易自由”,不仅要求当时闭关锁国的吾国“开放门户”,而且积极参与组建“八国联军”,用坚船利炮轰开了吾国的大门,迫使清王朝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盟。这段历史的伤痛在吾国国民心中至今未能抚平。进入20世纪,贵国更是自诩为“贸易自由的旗手”,要求各国向其开放市场。贵国的资本和产品藉此大举进入各国并获利丰厚,这也是贵国之所以能成为超级大国的原因之一。就此而言,说“贸易自由”乃贵国的强国基础之一,当不为过。

孰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到了21世纪,由于吾国经济包括贸易的兴起,贵国不期然却渐渐变成为“贸易自由”的怀疑者乃至反对者。贵国一些人认为,在与吾国的双边贸易中,你们吃亏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在一年前当选为贵国总统的您,亲爱的特朗普先生。

全世界都知道,今年118日至10日,作为贵国总统的您首次访华。短短两天之内,您不仅享受到了吾国政府给予的超高规格的“国事访问+”的接待,更让全球瞩目的是,中美两国还签订了总额高达2535亿美元的双边投资贸易协议。尽管这些协议中有不少尚属于意向性,但如此巨额的“超级大单”也足以令人叹为观止,据说创下了世界经济史上的最高纪录。

亲爱的特朗普先生,自从您上台以来,一直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现状很是不满。按说,您的首次访华能这样“满载而归”,也该心满意足了,对贵国人民和工商界也会有个“交代”。然而,据外媒报道,您似乎仍然“心有不甘”。贵国《纽约时报》(当然它是您最讨厌的媒体之一)的报道说,您在中美元首会谈后的记者见面会上口出怨言,指现在的两国贸易“成了一种非常不公平和不平衡的关系”。结束此次访华后,您又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重复了这一看法。

显然,您所谓的中美贸易的“不公平”和“不平衡”,其主要依据是两国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差额。据贵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贵国在商品贸易中对吾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尽管同比已经减少了210亿美元,减幅达5.5%,但仍占贵国整个贸易逆差总额的47%。而贵国的逆差,对吾国来说自然就是顺差。也就是说,去年两国的商品贸易,吾国卖给贵国的商品金额,要比贵国卖给吾国的商品金额多出3470亿美元。

这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实际上在过去二十多年来,中美贸易之间的这种差额一直存在,只不过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贵国对吾国的商品贸易一直存在大额的逆差,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您正是在这一点上对吾国大为不满。

然而,您避而不谈的是:这并非中国故意为之,而是由市场所决定的。亦即:这正是“贸易自由”的结果。

那么,具体来说,为何中美之间的贸易存在如此巨大的差额呢?

原因肯定不止一个,这里笔者只强调最重要的一个原因:简而言之,这是由于吾国的劳动力成本较低,因而制造出来的产品价格也较贵国的同类产品来得低,从而更受贵国消费者的欢迎。虽然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吾国劳动力的薪资有大幅提高,但相比较贵国仍有较大的差距。一些经济学家将其称为吾国的“比较优势”。老实讲,这种“比较优势”,说白了其实就是指吾国的劳动力不如贵国的劳动力“值钱”,这对吾国的大众而言不是什么令人骄傲的“优势”。

必须指出,中美劳动力成本的差距是由各种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所造成的。首先,吾国毕竟是个其经济最近几十年才“崛起”的发展中国家,不像贵国早就是个发达国家。更重要的是,吾国有十几亿人口,是贵国人口的四倍还多,而吾国的GDP总量虽已跃升为世界第二,但也仅为贵国的70%左右。人口超多而GDP总量又少于贵国,这就决定了吾国的劳动力成本肯定要低于贵国。

但是这种差距在短期内是无法避免的。除非等到吾国的GDP总量有一天追上贵国——即便如此,到那时吾国的劳动力成本恐怕仍然会低于贵国,这不仅由于技术水平的差异,更因为吾国的人口要比美国多得多,同样大的一块“蛋糕”,吾国需要分摊给更多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经济规模已成世界第二的吾国,人均GDP和收入却只及世界中等水平的原因所在。

故而,亲爱的特朗普先生,面对这样的现实,如果您要从差额的角度来追求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想来无非是两种办法:要么让贵国人民赶紧多生孩子,以求有朝一日贵国的人口也跟吾国一样多,从而把贵国的劳动力成本降下来,以此提高贵国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要么要求吾国把工人的薪资提高到贵国那么高的水平,从而把吾国的劳动力成本涨上去,以此来削弱吾国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但是,凡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两种办法都无异于“痴人说梦”。亲爱的特朗普先生,想必您也是这样认为吧。

所以,您虽然对中美贸易存在的差额牢骚满满,但并没有将提高劳动力成本列为对吾国的要求。这说明,您的智商还是正常的,否则贵国人民也不会选您来当总统。据说,贵国国务卿蒂勒森先生曾在私下里称您是个“白痴”,但您听说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幽默地回应说可以跟他一起去做一下IQ的测试以一较高下。而有幽默感正是贵国人民选择领导人时的“加分”项目。

那么,既然前面所举的两种办法都行不通,您又想用什么办法来平衡中美贸易呢?外媒报道说,您为此向吾国提出的要求是:对贵国实行同等的开放政策,放宽对贵国投资和产品的市场准入,以及停止对贵国知识产权的侵犯。

您的这些要求貌似有理,但也并非依据十足。首先,吾国过去几十年一直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否则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其次,即使吾国有些领域的开放度没有那么大,这也是出于对自身国情的考量和自身利益的保护,贵国不是也有很多领域不让吾国进入吗?再次,知识产权本身就是个比较模糊的问题,吾国市场上可能会发生一些侵权行为,贵国市场上不也同样如此吗?除非您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吾国政府参与或者公然包庇本国的那些侵权行为。

很可惜,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未见到您拿出了什么有力的证据。

综上所述,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差额,这的确是个事实,然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两国的国情和制度存在巨大的差异所致。除了前面说到的发展程度和人口的差异,再比如说,贵国的工会力量十分强大,在与资本以及政府的博弈中常常不落下风,从而有力地维护了贵国工人阶级的权益。按说,这是贵国乃至全世界的无产阶级长期斗争换来的一种胜利成果,但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不得不承认,工会过于强势也是贵国的劳动力成本较高、产品价格较贵的一个客观因素。最近笔者看到一个真实的故事,说是吾国的“玻璃大王”、民营企业家曹德旺在贵国的俄亥俄州投资建厂并招聘了许多贵国的员工,按照当地法律的规定,要由厂内的工人投票表决是否建立工会。该厂工人近日的投票结果是否决,但却引来了贵国全美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的杯葛。而在吾国,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正在被要求普遍成立执政党的组织。这个故事也许典型地说明了两国国情和制度的不同。

又比如,中美差异的另一个表现是,在吾国,国有企业被视为党的“执政基础”,包括制造出口产品的企业中也有不少是国企,您和贵国有关方面据此指责它们在生产和出口过程中享受了吾国政府的补贴,贵国商务部刚刚还据此再次表示不承认吾国是“市场经济国家”。但所谓“补贴”之说其实并不确切,因为在任何国家,国企的“老板”都是政府(想来在贵国也不例外,尽管贵国的国企数量比吾国要少得多),依照经济学的产权理论,政府都是国企盈亏的最终承担者,何需对它们进行“补贴”?再说,就算“补贴”政策一时能起作用,它又怎么可能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让吾国的出口产品保持竞争优势呢?且不论吾国政府财政有无如此强大的“补贴”能力,您一定知道,经济学还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长期的“补贴”,最终是会让吾国财政和经济付出代价的,这世界上哪个做生意的人会愿意用这样的办法来赢得贸易的“顺差”呢?

诚然,虽然早已宣布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并实行“抓大放小”的战略,但现在吾国的国企数量仍然不少,这使得贵国包括欧洲的一些人士颇为不爽,所以至今仍拒不承认吾国在WTO中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您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才打算在WTO之外“另起炉灶”,这就是所谓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其中就包含了对国企和劳工标准、环境保护等方面的限制和要求。很多人都认为TPP在某些方面就是冲着吾国来的,而且奥巴马卸任前已经拉拢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十几个国家准备加入。然而您甫一上台,就宣布贵国退出TPP,理由是该协定损害了贵国的利益。直到今天,笔者仍不明白TPP如何会损害贵国利益。或许您作为一个前商人,本能地感到其中的一些条款过于苛刻而会提高贵国商家的投资和运营成本,这同您不满并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及意欲废除您的前任奥巴马制定的医改方案之动机如出一辙。

顺便说一句:对您的这些“颠覆性”决定,吾国是不会反对的,因为吾国历来“不干涉别国的内政”。而也许出乎您的预料的是,您宣布贵国退出TPP后,其它的那些参与国竟然无视您的“领导地位”,不仅没有“树倒猢狲散”,反倒让事情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据报道,当地时间1111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与越南工贸部长在越南岘港举行新闻发布会,共同宣布除贵国外的十一个国家正式达成一致,将贵国退出后的TPP更名为CPTPP,即所谓的“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未知您听闻这个消息后作何感想。

亲爱的特朗普先生,身为总统您必定“日理万机”而时间宝贵,因此作为一封信,本文已经写得太长了,接下来还是长话短说。如前所述,当今的中美贸易所形成的巨大的差额,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贸易自由”的结果。所谓“贸易”,也就是你情我愿的市场交换。这些年吾国买了很多贵国的产品(单是贵国波音客机的吾国订单累计起来恐怕就有数千亿美元),贵国也买了很多的吾国产品(之前有数据说吾国要用八万件衬衣才能换取贵国的一架客机),只不过由于吾国产品的“物美价廉”更招贵国消费者的喜欢而已。由此形成的贵国对吾国的贸易逆差,您能怪谁呢?有本事你您倒是让贵国产品也变得跟吾国产品一样“物美价廉”啊(说起来,贵国的苹果手机不就在吾国卖得很火吗,虽然它“物美”但算不上“价廉”)。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您若嫌贵国对吾国的贸易逆差太多,实在不行您可以禁止或者减少进口吾国产品啊。实际上,前不久您已经下令启动“301条款”(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不合理或不公平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加征关税等单边制裁)。但要想用这种办法来“削平”中美之间几千亿美元的逆差,恐怕绝非易事。况且,您虽然尊为总统,但在“三权分立”的贵国,您的行政权力还要受到国会的制约,而贵国消费者会不会响应您的号召群起而“抵制”来自吾国的“洋货”(对贵国来说,吾国就是“洋”),也得打上个大大的问号。历史的经验证明,用这种手段来跟别国打贸易战,其结果往往是“损人不利己”,这在经济学家眼中乃是最愚蠢的博弈行为。

归根到底一句话,您和贵国究竟还信不信、搞不搞“贸易自由”了呢?笔者猜度您的内心,或许是很想给出否定之答案的。事实上您自参加大选以来,一直在鼓吹“美国吃亏”论,当选后又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然而贸易之事不同于其它,讲的是你情我愿(没人用枪顶着贵国买那么多的吾国产品吧,贵国的军事力量之强大尽人皆知)、互惠互利,若交易时一味强调己方利益“优先”,谁还肯跟你做买卖呢?

所幸作为一个前商人,您多少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您在访华期间和APEC会议上抱怨中美贸易对美国不公平、愤言美国“不能再容忍”的同时,又不得不追加一句“这不怨中国”,并解释称中国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了。请恕直言,您提出的“美国优先”其实近似一句废话,任何一个国家在与他国博弈时,都会“优先”考虑维护本国的利益,贵国是这样,吾国也一样。既然如此,您又何必“牢骚太盛”呢?

有意思的是,就在您结束访华离境的当天,吾国财政部宣布,将允许外资在吾国的一些合资金融机构中持有51%的股份(此前的规定限于49%)。不过,这很难说是您的那些牢骚话起了作用,说不定是吾国政府早就谋定的对外开放的步骤。

亲爱的特朗普先生,公正地评价,您对“贸易自由”的怀疑和保留态度也并非毫无合理因素。从哲学角度看,“自由”是个相对的概念,或者说是个“系统工程”。市场经济虽然也叫自由经济,“贸易自由”又是经济自由的题中应有之义,然而正如其它的自由一样,“贸易自由”也不可能孤立地存在,这种自由不仅受到具体国情的影响,也会受到国界的限制。——譬如,经济自由不仅包括“贸易自由”,还包括资本和人力的流动自由,可是在当今世界,您能设想吾国或其它国家的劳动力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流动”到美国去就业吗?果能如此,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问题解决起来倒是容易得多了。然而,这同样也属于“痴人说梦”。人们看到,自就任总统以来,您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要极力限制别国对贵国的移民呢。

从这个意义讲,“贸易自由”作为一个概念,它注定是跛脚的,或者说是理想化的。也许,真正的、不受限制的“贸易自由”,只有等到“世界大同”之日才能实现。这当然只是笔者的调侃之言,因为按照一些经典作家的说法,真到了“世界大同”,那时人类将要实行的是“按需分配”,连市场乃至国家都将不复存在了,遑论贸易?

亲爱的特朗普先生,您以为呢?

最后,祝您打高尔夫时一杆进洞。

                          一个中国的不知名不具者

                                  20171115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