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伊、以冲突:不为“里子”为“面子”——

伊朗为报复以色列的“炸馆”之举,于4月14日对以色列本土发起大规模的空袭,之后全世界都在紧张地关注以色列会不会进行再报复。起初有消息说在众多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劝说下,以色列打消了报复的念头,人们包括笔者闻之为此松了口气。然而接下来的消息又让人的神经陡然绷紧:据界面新闻引述以色列媒体报道,以色列战时内阁在过去的24小时内接连召开两次会议后决定将对伊朗做出反击。而伊朗已有言在先,如以方进行报复,伊方将给予“十倍”的回击。果真如此,又一场血腥的战争势将不可避免。

笔者这几天旁观这场“大戏”,觉得有几处想不明白,简述如下。

以色列显然是此次冲突的“始作俑者”。虽说以、伊两国长期以来相互仇视,而伊朗明里暗里支持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和胡塞武装等与以色列作对亦是人所皆知的“秘密”,但伊朗毕竟没有直接下场,顶多派了些军事顾问,打的是所谓的“代理人战争”;以色列此番却公然用导弹轰炸了伊朗驻叙利亚的使馆设施并杀死多名伊朗官员,按照国际法这被视为对伊本土的攻击,这口气让伊朗怎么咽得下去?因此必然要报复。

当前巴以冲突仍在持续进行,以色列纵然属于强势一方但也打得颇为吃力,战事进行了半年多还没有实现自己“消灭哈马斯”的目标,反而因造成巴方平民大量死伤而招致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此时为何还要去招惹伊朗,难道是嫌自己的敌人不够多、不够强吗?——这是笔者想不明白的第一点。

然而伊朗因“炸馆”事件对以色列的报复强度也超出外界的预期:一是它前所未有地直接攻击了以色列本土,简直就是要跟对方“开战”;二是居然动用了数百枚(架)导弹和无人机。不得不说,在笔者看来伊朗固然有自卫报复的权利,但规模搞得这么大似有“过当”之嫌。想不明白伊朗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原本它可以象征性地射十几枚导弹就足以显示自己的强硬姿态。

更有意思的是,伊朗在发动大规模攻击之前却又“事先张扬”,仿佛是在招呼以色列及其盟友“早做准备”,结果使得自己发射的大部分导弹和无人机被对方拦截,据说以方只有一个小朋友受了点轻伤。而且事后伊朗立即发表声明称“到此为止”,显然是不想扩大事态。既如此又何必这样“兴师动众”?这也是笔者想不明白之处。

现在以色列誓言要“以牙还牙”,看起来它的报复也势在必行,不确定的只是时间和方式。据报道以方在决定还击的同时又声言不寻求引发新的中东战争。笔者在担心之余也很好奇:它将如何把握这两者之间的“分寸”呢?对此国际舆论有诸多猜测,可谓众说纷纭。笔者亦有如下几点揣摩。

其一,鉴于两国相距有千里之远,肯定不会在地面上“短兵相接”,跟伊朗一样,以色列的报复也只能采取“空袭”的方式,但未必是尽遣远程导弹和无人机,更有可能是发挥自己空军的优势而实施定点轰炸,首选目标不排除传说中伊朗正在建设的核设施。实际上以色列早就想消除伊朗潜在的“核威胁”(虽然国际间认为以色列早已拥核只不过它秘而不宣),此次也许正好给它提供了一个“借口”。但这又引起世人对核泄漏的担忧,据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已就此提出了警告。

其二,有分析认为以色列的报复也许会采用打击伊朗在国外“代理人”的方式,笔者觉得这在之前已成为“常态”,但此次事件的性质大不一样,以色列不报复便罢,要报复一定会选择伊朗的境内目标,因为后者已经这么干了,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前者唯有如法炮制才能“扳回一局”。

其三,报复的时间不确定,有可能会“拖延”一段时间。一方面以色列目前的优先目标还是“消灭哈马斯”,另一方面也可能想用“引而不发”的手段来给伊朗施加心理压力,让对方也尝尝“不知道另一只靴子何时掉下来”的滋味。但以色列的报复应该会用其所擅长的“闪电式”突袭,只是规模和强度可能会低于伊朗此次的攻击,以达到既报复了你又没到逼你正式宣战之程度的目标——类似伊朗这次所做的那样。据报道以方现在已放出风声,称希望己方的报复之后对方不要再报复,看起来似乎在仿效伊方的做法,颇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至于伊朗在遭到报复之后会不会、会的话又将怎样再报复,那就只有天知道了……通常认为以理性来看“里子比面子重要”,但有时候却是相反,人是如此,国家也是如此。以、伊两国虽结怨已久,但就此番冲突而言,可以说完全属于“面子之争”,因为从“里子”来看对谁都没有好处,也都不想与对方爆发战争,但如今不得已都要为“面子”而战。有鉴于此,谁还敢说人类行为都是“理性”的呢?(未名日记4月1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985篇文章 1天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