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全球疫情:最后一个寒冬?

全球疫情:最后一个寒冬?

全球疫情:最后一个寒冬?——

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在财新网撰文说,当前是全球最为艰难的时刻,是人类与新冠病毒对抗相持最为困难的时候。世卫组织专家组会议提出:当前还需要依赖广泛实施公共卫生限制措施,同时完成疫苗的加强接种。张医生认为,可以看出中国实施的“动态清零”策略已经被国际广泛采纳,“动态清零”是当前最为关键的公共卫生策略。他认为我们将和国际社会一起度过最后一个寒冷的冬季,抗疫斗争终会“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正如张医生所说,“抗疫到了今天这个节点,中国的经验不管接受或者不接受,当前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共同选择。”过去近两年的事实已证明,要想遏制住新冠疫情,必须像吾国这样“双管齐下”,既要大规模推广疫苗接种,同时又实行“动态清零”。先前笔者还觉得如此以举国之力来“动态清零”是否“用力过猛”,但现实教育了笔者,因为其它国家的疫情不断地出现反复,至今仍十分严重,唯有吾国虽也遭到一些输入性病例的“侵袭”,并由此引发了数十起局部的小规模本土疫情,但迄今无一例外都在短时间内被扑灭。从新冠感染和病亡数量来看,吾国无疑是当今世界疫情中最安全的国家甚至没有之一。

事实证明,吾国为“动态清零”所付出的一些代价是完全值得的。所谓“人命关天”、“生命至上”,还有什么比保护国民的生命安全更重要的事呢?美国人自认为崇尚自由,但为此付出的却是5千多万人感染、80多万人病亡的惨痛代价。

关于吾国的“动态清零”,笔者有两个假想。假想之一:如果全球各国都能照抄吾国的“作业”,现在他们的疫情将会怎样?假想之二:如果没有那些输入性病例,新冠病毒在吾国本土是否可以说已被消灭?当然假想只是假想而不是现实。实际上在笔者看来,以其它国家的体制和文化,恐怕很难抄吾国的“作业”,至少做不到“全盘照抄”。而幸运的是,吾国的“动态清零”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显著的成效,除了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还因为“见事早,行动快”。盖因“动态清零”只能在疫情尚未大面积扩散的初起阶段才会有效。试想,以欧美等国现在如同野火一般延烧的疫情,即便他们有心要仿效吾国这样“动态清零”也已做不到了,因为感染者实在太多了,密接者跟次密接者更是一个庞大的数量,无法逐一进行流调追踪,更遑论悉数予以隔离。

当然对这些国家来说,还是要不放弃、不抛弃而勉力为之。张医生在文中举例说,原先已经宣布“放开”的一些国家如英国最近因疫情再起高潮不得不重新采取限制措施。但他们很难像吾国这样撒下“天罗地网”,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故此,对张文宏医生所预言这将是人类抗疫的“最后一个寒冬”,笔者的感觉似还没有这么乐观。至少从全球范围来看恐还尚未可知。以美国为例,据报道其总统疫情顾问奥斯特霍姆近日发出警告称,未来的三到八周,一场“病毒暴风雪”即将席卷美国,将会有数百万人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随之而来的将是美国医疗系统的崩溃。而在英国,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正在快速传播,12月16日,英国卫生安全局报告24小时内新增88376例新冠感染,连续第二天打破历史最高日增纪录。为此法国紧急宣布,自当地时间12月17日零时起限制英国访客入境,而法国在过去六周内也已出现新冠感染激增的情况,过去7天内的平均每日新增感染数达到45000例。让人沮丧的是,在12月16日举行的一场峰会上,欧盟领导人就是否要收紧欧洲的整体防疫限制仍然无法统一意见。截至2021年12月16日,全球已有至少79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在其境内发现奥密克戎感染病例。

不过笔者的担心也许是多虑了,惟愿张医生的预言是对的。(未名日记12月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