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有一种增长为何必须要减产

有一种增长为何必须要减产

有一种增长为何必须要减产。——

经济供需法则讲的是虽然供给的创新也会激发需求,但更多时候是需求刺激供给。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吾国当前宏观经济的一大问题是总需求仍嫌不足。不过笔者发现也有例外:有一种行业需求很旺,供给因此增长很快,然而管理部门却不得不加以限制甚至令其减产。别误会,笔者说的不是房地产,而是钢铁产业。

吾国早就是全球第一钢铁生产大国,钢产量占全球六成以上。前几年已突破年产10万吨大关,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再上一层楼”,仅上半年的粗钢产量就高达5.6亿吨,同比增长了11.8%。

新冠疫情之下,吾国的钢产量何以还会有如此强劲的增长?说起来这还得归于疫情:由于全球一直受新冠困扰,而吾国又是较好控制住疫情且率先复工复产的大国,加上原本就具有强大的产能,在外部需求刺激之下,钢产量自然随之猛增。 然而据报道,这也给吾国的钢铁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盖因供不应求的市场行情不仅令国内钢材价格居高不下,也使得吾国“减排”的难度陡增——钢铁业乃国内碳排放名列第一的工业行业,而吾国稍早前已公布了吾国“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间表。

实际上前些年吾国的钢铁行业就被视为“产能过剩”的典型,政府三令五申要求减产、压缩。后来吾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帮助一些国家上马建设基础设施,国内的钢铁产能也因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如今疫情又使得国际市场的需求增加,吾国的钢铁出口因此“水涨船高”。按说这应该有利于吾国经济的“稳增长”,然而当今世界,减排、低碳已是大势所趋,且成为各国都认可的“政治正确”,而受现有技术条件所限,钢产量增加也意味着碳排放量的增加,故此必须要“适可而止”。

笔者认为有个问题也许值得我们深思:吾国的钢铁制造技术未必领先于全球,特别是炼钢所需的铁矿石资源比较匮乏,每年都要斥巨资从澳洲、巴西等国购买,为何一些发达国家会“心甘情愿”地把钢铁(尤其是粗钢)生产第一大国的宝座“让”给吾国?如美国、日本都曾是世界钢产量最多的国家,现如今他们却坐视自己“屈居”于我们之下而宁可大量从吾国进口,这其中难道不包含他们转移污染源的“不良用心”吗?

有鉴于此,去年12月底,吾国工信部提出了压减全国粗钢产量的目标。今年4月-5月,作为压产牵头方的国家发改委也接连发文称要“确保实现2021年全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据统计,去年全年吾国的粗钢产量为10.65亿吨。按照发改委提出的今年的粗钢产量同比减少2000万吨计算,下半年全国粗钢产量需控制在4.85亿吨之内,这意味着要实现这一压产目标,下半年的产量同比需下降15%以上。有行业人士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到了9-10月份,钢铁行业还会迎来“金九银十”的消费旺季。(财新网)

如此又该怎么办?笔者不知道。只知道时与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一个行业的发展已并不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还要看其它方面的条件。钢铁业是如此,整个经济也是如此。当前吾国钢铁业所面临的上述境况,典型地折射出吾国未来的一个发展难题:如何兼顾经济增长与减排低碳的时代要求,以期在两者之间达成均衡。(未名日记7月20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