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疫苗分配:向古特雷斯秘书长建言

疫苗分配:向古特雷斯秘书长建言

疫苗分配:向古特雷斯秘书长建言。——

2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向世人报告了一组令人忧心的数据:现阶段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有130多个国家迄今还没有开始接种新冠疫苗。据报道,古特雷斯是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新冠疫苗分配公开辩论会上提及这组数据的。为此他提议二十国集团牵头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工作组,针对当前疫苗接种存在地区严重不均衡、不公平现象,筹备建立新冠疫情“全球疫苗接种计划”。他希望工作组包含有能力研发和生产新冠疫苗的国家、WHO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专业机构、国际金融机构,以动员制药、物流和其他行业巨头。

古特雷斯称,虽然现有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旨在为中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但是仅有该计划是不够的。“必须保证所有地区所有人能够尽快接种新冠疫苗。如果允许新冠病毒继续在不发达地区肆虐,病毒将不断变异,可能产生更易传播、更致命、使目前的疫苗和诊断失效的变异病毒。”(财新网)

古特雷斯所举的上述数据,显示全球疫苗分配的不平等已经是一个严峻的现实。对于联合国原来那项计划的实施效果,笔者之前曾在微博中有所料及。现在古秘书长意欲推出的新计划,又会有什么不同呢?换言之,该计划用什么办法能使全球疫苗的分配趋向均等化呢?

在笔者看来,最理想的办法当然是对全球的所有疫苗实行统一调度,综合考量各国的人口、疫情、医卫条件和发展水平,然后按设定的比例分配给各个国家。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国家仍然存在,各国的制度、经济等差异很大的现今,这种办法根本就做不到。

另一个现实情况是:虽然新冠疫苗理应被视为“全球公共品”,但相关药企为新冠疫苗的研制而投入巨大,因此不应该让它们“无偿奉献”,也不可能对其强行征用,毕竟联合国只是一个国际议事和协调机构而不是真正的“世界政府”;况且大部分国家的药企是私营的,不像吾国的疫苗研制企业多为国企,可以服从政府的调用。疫苗的全球分配要力求公平,要坚决反对“疫苗民族主义”和“疫苗国家主义”,这个大原则无疑是对的,然而还是要按经济规则办事。否则,这些药企缺乏激励,就难有积极性投入巨资去研制和生产疫苗。

因此,笔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最优选择”只有“次优选择”。具体来讲,实际上关键不在于疫苗,而在于钱。作为联合国的最高首长,古特雷斯先生及其所领导制定的新计划,应该将重点放在筹资上,用所筹善款向各个疫苗生产商下单订购,然后再将购买到的疫苗依照上面所说的评估方式,提供给那些“缺钱少药”的贫弱国家。这样,既运用了市场规律,又实现了公平分配。

大疫当前,人类的确需要“同舟共济”。然而一个好的计划必须具有可行性,光是站在“道德高地”振臂高呼是于事无补的。如据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建议发达国家可拿出5%的疫苗援助贫弱国家,但至今响应者寥寥,有的国家如美国干脆表示拒绝,声称要先满足本国需求,这种态度显然很“自私”,可是又能奈其何?

如果联合国能牵头成立一个“疫苗基金会”,呼吁各国政府、企业、个人踊跃捐款,所筹资金用于购买疫苗,并按上述办法无偿分配给那些贫弱国家,笔者虽不是什么富裕之人,但也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捐个千八百元还是做得到的。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愿意这么做,包括一些国家和企业。

笔者在几个月前就曾在微博中提过上述建议,惜乎在自媒体的汪洋大海里,连点小浪花都溅不起来。现在赶紧去做虽然有些晚(现有的大部分疫苗都已经被预订,只能等待后续的生产),也算是“亡羊补牢”。不然的话,古特雷斯先生的善意恐怕仍然会落空。

当然古秘书长是看不到笔者这篇微博的。此所谓“说了也白说”,然“不说白不说”是也。(未名日记2月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