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对马云一番言论的赞同和存疑

对马云一番言论的赞同和存疑

对马云一番言论的赞同和存疑。——

“传统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数字时代的全球化刚刚开始”——这是阿里巴巴合伙人马云日前在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提出的一个观点。马先生认为,以前的全球化由发达国家主导,未来的全球化是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走向世界;以前贸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来科技将是主力;以前是人、货在流动,未来是数据、服务在流动。他进一步解释说,“数字时代的全球化”属于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指“未来任何人只要有一部手机就能做全球生意,所有中小企业必须都是跨国公司。过去三十年是6000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未来将由6000万家中小企业决定。”(财新网)

笔者认为,说全球已进入“数字时代”没有问题,说中小企业因此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全球化也没有问题,但对马先生“传统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之说有所存疑。马先生所说的“传统工业”是指什么?如果是指的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业”倒还罢了,如果指的是工业本身,那么说它的时代“正在终结”,恐怕有点言过其实。

诚然,“传统工业”也必须引进数字化,但无论是从国际还是国内来看,工业(制造业)及其产品仍然是人类生活的物质基础,而诸如阿里巴巴这样的网企则属于服务业,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的关系,用吾国的一句老话来说,可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笔者一直有个看法:像美国等发达国家之所以服务业比重较大,主要因为它是以全球市场为依托、为纵深;而吾国当然也要发展服务业,但鉴于吾国有14亿人口,衣食住行等日常用品的需求量极大,必须要有强大的制造业来提供,故此服务业不能像美国那样占比那么高。更何况现在又面临新的国际形势,未来吾国经济将以“内循环为主”,制造业的重要性将愈加凸显。

窃以为马先生上述有关“主导”、“主力”、“流动”等方面的说法也值得斟酌。比如,科技的流动还是要通过贸易来体现的,又比如数据、服务的流动不可能替代人、货的流动。至于他说“以前像WTO,是别的国家制定了游戏规则让中国参与;这次是中国人制定游戏规则邀请全世界参与”,指中国的角色也将从“卖卖卖”变成“买买买”,笔者觉得他有些“说大了”,而且还容易给外人留下“口实”,因为现如今有些国家正在怀疑和指责吾国想要“重新制定规则”。

当然,马云强调提振吾国国内消费的重要性,指其不仅会带动吾国还将带动全球的需求,这是对的。笔者尤其赞同他下面这句话,即“内需不仅受有钱人拉动,普通人拉动的内需才是真正可以持续发展的内需价值”。这也是笔者近期在自媒体中一直强调的观点。简单地说,以吾国14亿的总人口,仅有4亿中产(官方数据)是不够的,这个数量还得翻一番,才能真正形成一个橄榄型的社会结构,从而能够可持续地以社会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

但是马云在演讲中最后又说“新冠这种疾病将伴随人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我们要学会适应,防疫手段也要从常规防疫变成常态防疫”,笔者不知道他凭什么给出这样的时间判断——未免过于悲观了些,难道现在人类对新冠疫情严加封锁隔离的这种“新常态”,将会持续千年吗?果如此全球经济又将会如何?

马先生是一位极具大局观和前瞻性的杰出企业家,且善于创新,这是他带领阿里巴巴在短短二十年内就崛起为一家世界性公司的重要原因(坊间有人戏称他可以当“总统”,当然肯定不是在吾国)。虽然他有时也难免“出语惊人”,也许很难说这是个缺点。笔者以上评论,或是有点过于苛求了。毕竟再顶尖的人物也做不到“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未名日记10月25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