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这才叫“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这才叫“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这才叫“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近期欧美地区的新冠疫情出现反弹,有的国家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创出新高,医卫专家称之为“第二波疫情”。如西班牙马德里地区将重新实行“全城封锁”;英国的感染人数约每七天翻一番,官方首席科学顾问称如果不加控制,到十月中旬每天感染将达5万例,专家建议英国“封城”宜早不宜迟;法国的疫情也进一步扩散,巴黎的感染率突破政府此前设定的最高警戒阈值,外界担心巴黎可能将会和马赛一样被列入疫情“最强警报区”。在美国,虽然每天的新增病例一度从之前的6、7万降到3万左右,但近期又回升至4万乃至5万以上,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该国的病例有可能突破千万、病亡人数将向30万“冲刺”。欧美之外的地区,疫情也出现反弹迹象,如“第二疫情大国”印度这几天的每日新增病例重又上升到7、8万之多。等等。

全球疫情为何会“再攀高峰”?笔者借用吾国的一句成语,将其归因于“天灾人祸”。“人祸”者,指他们的制度和文化使其无法像吾国那样实施最严格的隔离和追踪措施,这是很“要命”的。“天灾”者,是指新冠的传播性之强,超过之前的SARS、埃博拉和H1N9禽流感等病毒。两个因素叠加,致使疫情猖獗如斯。

看到一些专家建议本国尽快“封城”的建议,笔者不胜感慨,想起了毛泽东一条著名的兵法: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打仗是如此,抗击新冠疫情其实也应如此。“封城”实属无奈的非常之举,但不封则已,要封就该封得彻底,不摁住疫情决不能重新开放;否则封了又解、解了又封,如此反来复去,只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相比之下,吾国早在今年2月就对武汉等重疫区实行“封城”,并且“令行禁止”,确实彰显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而大部分国家的抗疫不力,吃亏就吃亏在先是封得不够坚决彻底,未等控制住疫情又早早地开封,致使现在不得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这句话年轻人可能没听说过,它改开之前“兴无灭资”、“反修防修”的一句政治宣传语,指若让资本主义复辟、修正主义得逞,吾国百姓就会回到解放前的苦日子。现在用来形容欧美国家的疫情反复倒真的十分形象。

媒体报道说,有吾国香港研究者发现,八成本土新冠患者是由当地不到二成的病例传染的,其余的大部分病例没有传染人。研究者由此推测目前多个国家的第二波疫情可能主要源于“超级传播者”。笔者记得早在吾国疫情暴发之初就有专家提出是否存在“超级传播者”,惜乎时至今日在全球这一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对“超级传播者”并无一个通用的定义,更遑论及时快速地将其鉴别出来。为今之计只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聚集性活动。盖因聚集的人群中只要有个别“超级传播者”,就有可能成规模地传染开来。

其实吾国的抗疫实践已经证明,应对新冠病毒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采取厉行隔离、封锁、追踪密接等这些“笨办法”。也许正是因为人类“过于聪明”,总是怀有侥幸心理,所以只能眼看着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叹。(未名日记10月6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