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希特勒为何痛恨这头小公牛?

希特勒为何痛恨这头小公牛?

希特勒为何痛恨这头小公牛?——

在财新网文化类的“米琴专栏”里读到一篇有趣的文章《不与战牛为伍》,介绍世界名著《爱花的牛》,该书最早出版于1936年,作者是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曼罗·里夫,当时在西班牙等国成为禁书,希特勒更是曾下令在德国烧毁此书。

希魔为何如此痛恨一本给小孩看的图画故事书呢?据米琴介绍,原来书中的主角是一头名叫费迪南的公牛,从小生活在一个具有战牛文化的环境里,但与那些每日从早到晚地相互打斗、渴望能在马德里的斗牛竞技场上大显身手的其它公牛不同,费迪南与这种战牛文化格格不入,它喜欢静静地坐在树下,嗅闻四周的花香。

该书出版之时,德国已沦为一个法西斯国家。在纳粹的洗脑下,众多德国青年成了“战牛”,心甘情愿地替希特勒发动的侵略战争卖命,积极参与对犹太人和其它国家民众的残酷迫害,还自以为是在“创造历史”,是在行使所谓“德意志民族的神授使命”。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小公牛费迪南拒绝暴力斗争、惟喜鸟语花香的和平形象,自然为希特勒所不容。正像米琴的专栏文章中所写:“如果德国青年都像爱花的牛一样抵制互斗和暴力,迫害犹太人的计划何以实现?侵略战争又从何谈起?”

《爱花的牛》一书的故事情节当然不会像笔者上面所叙述的这么简单,但其主题却是十分简明的:热爱和平,反对暴力和战争。笔者垂垂老矣,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来愈觉得自己成为一个“反战主义者”。战争诚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在笔者看来,惟反抗压迫和外来侵略的战斗才具有正义性,除此之外的任何战争都与正义不挨边。老话说“春秋无义战”,回顾人类几千年的战争史,能称得上“正义”的只是少数。而社会上的暴力行为只有“正当防卫”才具有合法性,且防卫还不能“过当”。即便是唯一享有暴力特权的公权力机构,也必须限于在合法的范围内行使。借用“以暴制暴”的成语意涵来说,暴力唯一的正当性就是制止暴力,社科学家们因此称公权力为“必要之恶”。

《爱花的牛》中的小公牛费迪南始终拒绝参与牛群之间的暴力争斗。尽管它长大后身体十分强壮,若在斗牛场上,可能无牛是其对手。但它依然对此嗤之以鼻,宁愿静坐树下享受花香。有一次它“中招”被抓到斗牛场,面对花标手和长矛手的百般挑逗刺激,它依然保持理性,坚决不发起攻击,最终人们只好把它送回牧场。此后费迪南每日继续静坐树下闻香识花,故事的结尾说“它非常幸福”。

牛尚如此,何况人乎?遗憾的是,人类虽为地球上最高级的生灵,但却是唯一会残杀同类的动物,很多人还不如这头小公牛。环看当今世界,每天都在发生暴力和杀戮,而战争的阴影也始终挥之不去,“战X”的喧嚣经常盖过和平的呼声。每念及此,悲从中来。(未名日记9月13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