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锤子”不给力,“舞蹈”奈其何?——简评全球抗疫策略之成败

“锤子”不给力,“舞蹈”奈其何?——简评全球抗疫策略之成败

·未名周记(2028)·

 

                              “锤子”不给力,“舞蹈”奈其何?

                                   ——简评全球抗疫策略之成败

 

本文要义:新冠病毒的“生命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这意味着,人类必须要施以足够力度的“锤子”才能将其“镇”住。尽管封闭措施越严格,短期内对经济活动造成的损失就越大,但从更长的时间来看,只有前期的“锤子”给力,后面的“舞蹈”才是可行的。如果像美国这样因唯恐伤害经济而舍不得把“锤子”砸得太狠,又急于启动“舞蹈”,势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倒退半年回到今年年初——哪怕只退回去三个月,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包括那些医卫专家,当然也包括笔者这样的普通人)绝没有想到,这场新冠疫情竟然会“闹”到今天这种程度:所有的国家几乎无一幸免,根据世卫组织统计,截止到昨日,全球确诊病例已攀升到1千3百多万,病亡人数超57万;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实际感染人数远不止此,盖因现在大部分国家的检测覆盖面做不到“一网打尽”,如美国疾控中心专家估计,该国的实际感染者可能是统计数据的十倍!

毫无疑问,这是自上世纪初叶的“西班牙大流感”以后的百年来,人类社会所遭遇的传播面最广的一场大流行病。唯一让人感到庆幸的是,新冠肺炎的致死率目前不到5%,从而使其病亡人数远低于百年前的那场大流感。

笔者根据目前各国的确诊病例数量,将其大致分为几个档次:最严重的是号称“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利坚,其确诊病例已近330万,“稳居”世界之最;仅次于美国的是巴西,确诊病例已达180多万。居于“第二档”的是印度、俄罗斯,均超70万。接下来的“第三档”是秘鲁、英国、智利、西班牙等十几个国家,为10万—30多万。而吾国、越南以及韩国、日本等国的疫情控制得较好,在10万以下乃至更少,堪列“第四档”。

笔者不是个“数据控”,之所以不顾粗略地将各国疫情分出这几个档次,是企图从中探寻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以对照本文题目所提到的“锤子+舞蹈”的抗疫模式,验证其是否可行。

之前笔者曾见吾国的“网红医生”张文宏介绍,这种详称为“锤子和舞蹈联合适应性触发策略”的防控模型,是由美国行为心理学专家托马斯·普约提出的,即:鉴于目前已知新冠的传播方式主要为“人传人”,在疫情暴发之初,采取“封城”等严格限制社交的方式,好比用“锤子”猛烈击打,在短时间内将疫情死死摁住;随着感染人数和病亡率逐渐降至可接受的水平,在继续施加适当的检测、追踪、隔离手段下,社会可以逐步放开大部分管制措施复工复产,进入“舞蹈”状态——与疫情共“舞”。

从实践来看,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大多数国家的确也采取了这种“锤子+舞蹈”的防控模式。有些早早就实行“封城”(如吾国、意大利),还有些一开始就“封航”、“封境”(如美国、俄罗斯),从表象上看,都敲下了“锤子”,然后等到疫情有所缓解再开始“舞蹈”即复工复产。

然而一段时间下来,各国抗疫的效果却大相径庭。如果拿大国来比较,吾国与美国的差别无疑给人的直观最为强烈。这是为什么? 以笔者之见,首先或者说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各国在制度、文化等国情方面的差异,疫情初期“锤子”击打的力度大不相同。

尽管新冠病毒最初可能是从作为“中间宿主”的某些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这一点至今尚未得到确凿的证实),但从这次疫情来看,传播渠道主要还是“人传人”。又加专家们早已确认,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和离开人体后的存活时间都是有限的,据此推论,只要各国在做好防护的前提下确保国计民生之必需,所有的疫区居民都居家隔离一段时期,其间发现有症状者者立即送医并“撒网”追踪密接者,其他人统统闭门不出,最大程度地杜绝人际接触,这样,病毒的传染范围就会大大缩小。如此度过一段时间的“全民隔离期”之后,疫情就能基本上被遏制住,即使还有少量“漏网”,只要加强及时的防治、追踪密接和隔离观察,疫情就不会“掀起大浪”。这就是所谓“锤子”的作用,从而为后面的“舞蹈”提供了比较安全的大环境。

在这一点上,吾国的实践堪称是“模范生”。这是因为吾国既有中央集权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又有东亚地区讲集体、守纪律、重生命的文化基因,在度过了最初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慌乱之后,迅即动员全民和全国的资源对新冠疫情展开史上最大规模的阻击战,从而在短时期内成功地控制住了局面。

反观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虽然一开始也貌似挥动“锤子”摆出一副击打的样子,但事实证明他们根本达不到吾国这样的力度。关于这一点,笔者曾在一篇《自由有代价,民主有缺陷》的博文中有过分析,此处不再赘述。

由此可见,“锤子+舞蹈”的抗疫模式要想取得成功,最要紧的是一开始“锤子”的击打力度必须要够强、够狠。如果“锤子”不给力,后面的“舞蹈”就无法从容开展,仓促启动更会造成反效果。

而美国恰恰就犯了这样的错误:由于联邦制下的权力分散,各州政府各行其是,局面混乱不堪,又恰好在国家层面碰上一个不靠谱的“大统领”,联邦政府基本无所作为,再加美国民众又习惯了个人权利至上的自由散漫,做不到像吾国人民这样“严守纪律”,致使他们前期的“锤子”本就不够给力,偏偏美国又急于恢复经济以确保自己的“老大”地位,于是在5月份其国内每日新增病例尚有2万左右的情况下,“悍然”开始复工复产,从而为疫情的强力反弹埋下了祸根。

更不巧的是,恰在此时,又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引爆全美各地大规模的抗议浪潮,无数民众走上街头集会游行,成为新冠病毒扩散的“大好机会”。就这样,美国的疫情曲线急转直上,至今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已连续多天升至6万以上叠创新高,而且仍在“勇攀高峰”,美国专家称如果接下来增加到每日感染10万人也不足为奇——这已经超过了吾国半年来的全部感染人数!何况吾国的总人口是美国的4倍之多!

这一强烈的数字对比雄辩地证明,美国的抗疫是多么的失败,而吾国乃是“锤子+舞蹈”这一模式最成功的实践者,至少是之一。由于吾国早在1月20日以后就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前所未有地实行大规模的隔离,前所未有地调集全国资源开展大规模医疗救治,“锤子”击打的力度空前无后,从而仅用一个多月就基本“摁”住了疫情,为后面的“舞蹈”创造了宽松的条件。即便之后还有一些“输入性”病例,又发生了绥芬河、北京新发地等局部小规模的疫情,但都能以严格的防控从容应对,及时控制住疫情的反弹。

以笔者不完全的观察,目前在人口较多的国家中,唯一比吾国成绩更优秀的“考生”大概就是越南(如果不算朝鲜的话):这个有1亿之众的国家,迄今的感染病例只有三百多,而且无一例病亡,让人不由感叹“强中更有强中手”。值得指出的是,越南与吾国不仅同处东亚,而且均属“社会主义国家”,这恐怕不是偶然的巧合。

再看那些处于“第二档”、“第三档”的国家,尽管对疫情的控制不像美国那样糟糕,但他们的成绩也难称“及格”。盖因与吾国相比,其前期的“锤子”并不是那么给力,后期的“舞蹈”自然也难以做到“从容不迫”。而诸如韩国、日本等国的表现相对而言已经不错,可以勉强归入“第四档”,但迄今每日仍有几十例、几百例的新增感染者,稍不留神疫情就有可能再次暴发。笔者认为,这跟他们的“锤子”还是敲得不够狠有关,虽然东亚文化守纪律、讲集体的特点让他们的抗疫成绩还算够得上“良好”。

两个月前,笔者曾在一篇微博中套用美国诗人艾略特百年前的长诗《荒原》中的名句“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将新冠疫情中的今年五月称为“一个冒险的月份”,指当时那些美欧国家在疫情并未得到明显遏制的情况下,纷纷宣布放松管制措施,以图开始复工复产复学,不啻玩一出“大冒险”的游戏。在这篇微博中,笔者以美国为例写道:

“由于经济停摆造成的巨大损失,美国人急于复工复产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该国当前的疫情尚在向峰值攀升,每日的新增确诊病例仍有两三万,在这种情况下若贸然进入‘第二阶段’,难道不怕会导致疫情加剧吗?据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新模型预测称,如果社会的流动性增加,人们的互相接触不断增多,到今年8月初,美国将会有13.4万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也就是说,现在的病亡人数可能将会翻倍。”

现在看来,美国这出“大冒险”的游戏是完全失败了:还没到8月份,美国的新冠病亡人数就已超过13万,不幸“提前实现”了上述模型的预测指标。就连美国政府里的著名医卫专家福奇近日也承认,美国的抗疫走上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笔者认为,所谓“错误的方向”,就是前期的“锤子”不给力,后又提前进入“舞蹈”模式。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大统领”继续他一贯的“鸵鸟”方式,完全不承认自己的领导失败,不断地自诩“做得很好”,并公开表示不同意福奇的上述判断,甚至变本加厉地要进一步开放社会。比如,近日美国政府部门不顾国内疫情正在加重,推出了所谓的“留学新政”,宣布将取消对参加线上课程的非移民学生的临时豁免,不许他们入境或留在美国国内,以此逼迫大学和学院全面开放线上教学。明眼人不难看出,此举的深层原因在于美国大选正在临近,由于在民调中大幅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特朗普意欲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以更大的开放政策来稳住美国经济的“基本盘”。

笔者无意置喙美国的大选,只关心美国以及全球的新冠疫情将何去何从。遂有以下几点思考:

其一,新冠病毒的“生命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这意味着,人类必须要施以足够力度的“锤子”才能将其“镇”住。尽管封闭措施越严格,短期内对经济活动造成的损失就越大,但从更长的时间来看,只有前期的“锤子”给力,后面的“舞蹈”才是可行的。如果像美国这样因唯恐伤害经济而舍不得把“锤子”砸得太狠,又急于启动“舞蹈”,势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其二,经济学有“路径依赖”之说,正如福奇所言,美国在抗疫斗争中走上了一个错误的方向,现在的问题是:是继续朝着这个错误的方向走下去,在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不管不顾地扩大开放政策以图全面复工复产复学,还是毅然调头暂停“舞蹈”,重新实施力度更大、措施更严格的“锤子”策略,用一段时间的全民隔离措施把疫情真正压下去?美国正面临这一严峻的选择。

其三,事实上美国已经有多州宣布政策“调头”,暂停开放。然而鉴于新冠病毒不认国界、州界的特殊性,即使部分地区重新封闭,也挡不住疫情在整个国家的扩散。为此,美国必须把这场抗疫斗争视为真正的“战时”来对待,要像一战、二战时期那样实行全国动员,集中所有资源来应对新冠病毒这个“危险的敌人”。这意味着但可能不限于:地方政府暂停行使部分的自治权,将权力集中于联邦政府,由后者实行统一部署、统一指挥;同时,美国民众也要像在真正的战时那样让渡自己的部分自由权利,严格遵守隔离措施;媒体包括社交媒体也要全力配合政府的抗疫举措,实施某种程度的“新闻管制”,直至疫情真正得以控制。说白了,美国人在抗疫这件事上应该虚心学习“中国模式”、“中国经验”。

其四,笔者不反对美国的联邦制,也不反对美国人民享有自由民主权利,然而,新冠大敌当前,美国人应该懂得应时而变,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当然,美国的现行法律是否允许将抗疫当作真正的“战时”,从而临时性地进行上面第三点所讲的权力和权利的调整,笔者不了解;但即便有法律障碍,也应适时改革,难不成眼睁睁地任由疫情恶化,最终被逼上“群体免疫”的险途吗?

其五,反过来说,吾国的抗疫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取得“战略性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吾国平时的体制实际上就是一种“准战时体制”,即一切权力归中央,一切行动听指挥,而且吾国执政党本来就有“支部建在连上”的传统,在现时则表现为“一竿子”可以捅到街道、社区、乡镇乃至村庄,真正能形成“全国一盘棋”。笔者不敢说这种体制“放之四海而皆准”,但至少在此次抗疫上,实践证明它是行之有效的。而美国虽然不具备这种“体制优势”,但可以从中学到些经验,哪怕仅仅是在抗疫期间。对其它处在“第二档”、“第三档”的国家来说,吾国的抗疫经验也是值得借鉴的。据最新报道,不仅是美国,世界各地疫情近日均有明显反弹迹象,南非、罗马尼亚等国的单日新增病例均创下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已有部分国家开始考虑重启“封城”措施——即重新抡起“锤子”。

笔者以上所言,只是个人的一种“沙盘推演”,或属“纸上谈兵”的“书生之见”;尽管认为能够逻辑自洽,但也感觉到难以成为现实。毕竟如吾国一句古语所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外人未必有同样的认知。仍以美国为例,不仅在制度、文化上与吾国迥然有异,更何况它现时还有这么一位我行我素的“大统领”,以此公之前的种种言行记录,要想让他知错即改,暂停“舞蹈”重启“锤子”,简直近乎于“痴心妄想”。更大的可能是,他或会闭着眼睛“一条道走到黑”,人们看得很清楚:他的首要目标瞄准的是11月的大选而不是战胜新冠病毒。

然而,对于当前如此严峻的疫情,特朗普可以不在乎,难道美国人民也不在乎吗?果如此,笔者只好就当自己“说了也白说”吧!

                                                             2020年7月13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