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由张文宏医生之言想到的

由张文宏医生之言想到的

由张文宏医生之言想到的。——

“网红抗疫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日前在一次“圆桌对话”中表示,“在疫情初期,对新冠病人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十分重要。”张文宏引述一项美国研究称,在多项防控策略中,密切接触者追踪最有效,成本也最低;但在疫情中后期,仅依靠追踪密切接触者,已经难以控制疫情。

事实也证明了张医生所言不虚。笔者看到,有不少国家,在本国刚刚开始发生几例新冠确诊病例时就开始采取禁止旅行、通航等措施,进而封锁城区、停工停产,“下手”不可谓不早、不狠,然而他们却依然未能像吾国一样阻止疫情在本国的持续蔓延和暴发,被网友戏称连“抄作业”都不会,这是为什么呢?

回过头来看,与吾国相比,他们的防控策略肯定存在着很大的纰漏,其中就包括张医生所指出的,未能像吾国这样举全社会之力追踪密接者,或者说即使他们想这样做也力不从心,盖因他们的体制做不到吾国这样能够“一竿子插到底”——从中央一直到基层街道和社区,还可以调动全国的资源“围剿”新冠病毒,故而就算“封城”也挡不住疫情的蔓延。

事到如今,如张医生所说,这些国家“仅依靠追踪密切接触者,已经难以控制疫情”,或者说即便他们学吾国的做法也“来不及”了:由于疫情四处扩散,要想将包括密接者在内的所有潜在的病患“一网打尽”,已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故此他们只能转而求其次,仿照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做法,不求彻底消灭病毒,只求能够控制疫情的暴发性增长,延缓其曲线,以等待新冠疫苗的问世。

换句话说,吾国打的是“歼灭战”并一举成功,而他们被迫要打一场“持久战”,抗疫斗争何时才能结束尚难预料,要想获取全胜只能寄希望于疫苗的问世。

反观吾国,尽管国内的疫情已不足为虑,但“宜将剩勇追穷寇”,最近又不惜成本在一些重点地区(如武汉和牡丹江)全面进行核酸检测,为的是把病毒彻底消灭于本土。 前日笔者又见张文宏医生在接受采访时采访时称,全球的第二波疫情的反弹力度甚至可能超过第一波,而吾国的目标是力保第二波疫情不会在本土发生。

笔者相信,以吾国的防控体系,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而且必须这样做,否则岂不是“前功尽弃”?这大概就是经济学所说的“路径依赖”。当然,亦如笔者之前所说,这样的话,吾国短时间内就无法敞开国门恢复与外部的“人来人往”,所谓“众人皆醉我独醒”,某种意义上吾国在一个时期内可能成为全球的一座“孤岛”,经贸和人文交流势必会受一定的影响,但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想想当时的武汉,没人愿意这样的场景在吾国重演。

即便吾国短期内成为一座“孤岛”,它也是一座“安全岛”。过去我们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但在新冠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对一个国家来说,还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的呢?(未名日记6月12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