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笨蛋,逆差多证明你是个强国!
十一
19
2018

笨蛋,逆差多证明你是个强国!

·未名周记(1846)·

显然,本文的题目模仿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口吻,当年他在与老布什竞选总统时有一句名言:“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后来克林顿胜选,且他在任的八年是美国经济的黄金时期,不过笔者一直怀疑这是前期的“里根经济学”所形成的“延迟效应”。故而学界有一种说法:美国的经济往往是“共和党栽树,民主党乘凉”。

这是题外话。之所以想起克林顿的这句名言,是因为前几日看到了两位已经退休的吾国高级官员于首届中国(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举办期间,在不同的场合分别说的几句话,触动了笔者的某根神经。

一位是前重庆市长黄奇帆,他说:“当今世界出口大国不一定是经济强国,出口大国可能是原料加工的出口大国,是一般意义上的贸易大国。但当今世界进口大国一定是经济强国,进口大国将极大提升贸易的话语权和定价权。”他表示,吾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已经由“扩大出口为主”转变为“鼓励出口和增加进口并重”。

另一位是吾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入世”谈判的首席代表龙永图,他在稍早前也提出吾国现在的贸易政策“应该是出口和进口并重”。龙永图进一步阐述道:“为什么美国那么牛?想来想去,就是一条——它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因为进口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价格、决定了市场。这是我们这些搞外贸的人一生的梦想。所以我呼吁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政府对于进口要给予更大的重视。”

这两位财经界“大佬”点醒了笔者。原来,笔者一直认为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在于两国贸易的差额太大,吾国顺差多而美国逆差多,因此吾国似乎多少有些“理亏”,在此前的谈判中吾国也曾承诺扩大进口以求相对平衡,让美国“消消气”,惜乎美方的“胃口”实在太大,致使这场贸易战逐步升级。然而听了两位“大佬”的话,笔者才恍然醒悟:美国的逆差大,原来是因为它是个经济强国!

可不是吗?以吾等百姓在生活中的体验来看,富裕人家肯定要比平常人家的消费来得多,前者因为有钱可以无所顾忌地“买买买”,而后者则要省吃俭用,即使有点余钱也要先用于投资理财,“卖”得多“买”得少,如此,当然会形成前者的“逆差”大而后者的“顺差”多。百姓生活是这样,国际贸易不也是这个理儿吗?

这样看来,对于中美之间巨大的贸易差额,美国人不但不应该抱怨,反而应该感到自豪——皆因你是个富国、强国!而吾国虽然如今也已忝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总量只及美国的60%略多,人均GDP更是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不到。按照上面的“算法”,中美之间有比较大的贸易差额,不是很正常吗?

除此之外,中美贸易存在较大差额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就是美元乃当今世界最强的“硬通货”,不仅是各国最重要的储备货币,国际贸易也多以美元结算,这就使得美国大量地输出美元,从而就会形成贸易逆差。此种现象被称为“特里芬难题”,由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最先提出,指由于美元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导致流出的美元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他同时又指出,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币值的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从“特里芬难题”的角度来理解,美国发动这场贸易战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它陷入了这个悖论。而吾国的人民币由于尚未实现可自由兑换,还不是国际通用货币,在全球市场中的使用份额远远赶不上美元,再加上吾国现在又是当今第一出口大国,故而也就注定会对美国形成巨额贸易顺差。

还有一个原因,即有学者所称的吾国在国际贸易中对美国所具有的“低权利优势”,说白了就是吾国的劳工薪资、劳动保护、社会保障等等方面都远不及美国,因此企业的产品成本较低而显得“价廉物美”,连美国人自己也喜欢买中国货,这样就加大了两国的贸易差额。

如此看起来,美国人对自己的贸易逆差大而中国的贸易顺差多,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还是那句话:笨蛋,这恰恰证明你是个富国、强国!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即使不懂经济学,凭常识也应该知道“富裕人家”跟“平常人家”的上述差别。事实上,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非但没有缩小,还连续几个月创下新高!

那么,特朗普为何偏偏揪住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不放,悍然挑起这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呢?这样做对美国有什么好处呢?

很多中外专家都指出,如果两国都大幅提高各自的进口关税,最先受损害的是两国的消费者,特别是美国的消费者,因为他们是中国产品的主要买家,关税提高之后,他们就很难买到价廉物美的中国货了,生活成本就会上升,通货膨胀就会上涨。有人指美国的出口生产商也会受损,特别是美国的农民(吾国是美国农产品的大买家)。但在这一点上,说实话吾国受到的损害恐怕更大,道理很简单:既然吾国对美出口的产品要比美国对华出口的产品多得多(否则两国不会有那么高的贸易差额),受高关税的影响自然也会大得多。只是美国出口生产商的抱怨会公开发泄出来,而吾国的受损企业只是在私下里叫苦。

但是,如前所说,美国的消费者才是贸易战最直接、受损害最大的群体,为何特朗普敢置他们的利益于不顾呢?他难道不怕失去消费者们的选票吗?

吾国有句老话:“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笔者认为,美国挑起贸易战,正是它“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量结果。

这就涉及到“全球化”对美国的利害关系。

以笔者之见,“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首先是包括美国大企业在内的那些跨国公司,因为他们得以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到像吾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从而极大地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最大限度地获取利润。然而,美国的跨国公司获益,不等于美国的全体人民获益,相反,美国的低文化、低技能的普通劳工,却成为“全球化”最大的利益受损者,因为美国的很多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国外去了(最典型者如苹果手机的组装),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会出现一些“锈带”的原因。美国的跨国公司“走出去”赚了大钱,美国国内的普通劳工却无法“分得一杯羹”,后者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未能同步增加,从而造成过去的二十年来美国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但凡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这个国家又是所谓的“民主国家”,必然会在政治上有所反映。而在美国,这种反映就是特朗普这样一个看上去“混不吝”的商人竟然当上了总统。换言之,是利益受损的美国蓝领劳工将高举“反全球化”大旗的特朗普捧上台的。要知道,美国的富人们虽然衷心欢迎“全球化”,但在“一人一票”的美国,他们毕竟只是少数。何况美国是一个有3亿多人口的大国,不像北欧一些人口小国,单凭高科技、高资本也能过上好日子。生活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大家族即使再富裕也架不住长期“买得多卖得少”,用吾国的一句成语来说这就叫“坐吃山空”。

以上的分析很简略。吾国资深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最近写了一篇博文《理解“锈带”,理解特朗普》(财新网),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深入的剖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看。

特朗普是个富人,按说他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但既然是蓝领们把他捧上台,他自然要“投桃报李”。所以特朗普上台以后继续高举“反全球化”的大氅,对吾国发动贸易战,就是其中的一项重大举措。事实上他跟其它一些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也在闹贸易摩擦,只是吾国对美的贸易顺差最多而“首当其冲”。虽然“消费者利益”与“劳工利益”互有交叉,但又不尽相同,何况消费的前提是就业和收入。在特朗普看来,他宁可让美国的“消费者利益”短期受损,也要借贸易战重振“空心化”的美国制造业。尽管“美国制造”肯定要比“中国制造”的成本和价格来得高,但他可能认为这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所付出的必要代价。为此他甚至放言:大不了以后不与中国做生意了。

这仅仅是分析特朗普在贸易方面所做的考量。实际上,美国对吾国的不满远不止于贸易方面,特朗普也未必不知道“进口大国必是强国”的道理,抓住中美贸易差额做文章只他选择的一个“突破口”,这从美国副总统彭斯不久前在哈德逊研究所的那次演讲中可以看得很清楚。但这不是本文要讲的重点。

而对吾国来说,恰恰应该把这场摩擦限制在贸易层面,防止它演变成为全面的“新冷战”。因为吾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国内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句话本来就是吾国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智慧结晶。

好消息是,经过半年的僵持后,中美两国元首终于商定将在不久举行的G20领导人阿根廷峰会上会晤,从而有可能就两国的一些争端达成阶段性的解决方案。当然,现在还只能说是“有可能”。从最近的一些讯息看,虽然特朗普对中美协议的达成表示乐观,但彭斯却仍在放出“强硬”的信号,看上去他俩似乎在“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鉴于特朗普经常“出尔反尔”的不良记录,最终的结果如何,还得“听其言观其行”。

末了要补充一句的是:吾国政府要扩大开放、增加进口的决心显然已下,首届“进博会”的举办就是一个明显的姿态。但笔者并不认为吾国与美国之间的巨额贸易差额会很快抹平,因为按照上述两位“大佬”的说法,只有经济强国才能成为进口大国,而吾国虽已是“经济大国”,显然还算不上是“经济强国”。

20181119日于竹径茶语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7月开始兼写微博,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