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利率市场化?请先过此关

9
2018

利率市场化?请先过此关

·未名周记(1818)·              

本文要义:吾国如果要真要搞利率市场化,就绕不开一个前置性的改革:对大多数国有银行实行更高程度的“混改”,将它们改造成真正独立自主的现代企业。政府不再绝对控股,国有资本不再是“一股独大”,这样才能让商业银行真正成为具有独立性的市场主体,才有可能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产权改革必须置于价格改革之先,这个逻辑关系是不能颠倒的。

 

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吾国央行新任行长易纲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12项具体措施及时间表,其中包括将逐渐统一现存的局部利率“双轨制”,以实现真正的、全面的利率市场化。

闻听此言,不由一愣。在笔者的记忆中,吾国的利率市场化,不是早在三年前就已大功告成了吗?……

赶紧查阅。果然,记录显示:2016320日,当时的央行行长周小川“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表演讲时表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应该说在去年(2015年)年底之前基本上就已完成,金融机构都有了自主决定利率的权力。他称,虽然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但应该说利率市场化已有决定性的进展。

20183月,易纲接班周小川。后者任吾国央行行长达十五年之久,其在2015年“基本完成”的利率市场化,被评论家们认为是他在任期间的一项重要政绩。可是现在刚刚接任的易行长,怎么又说吾国的银行利率还存在局部的“双轨制”呢?

也许怎么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如何。事实正像专家所指出的:截止现在,吾国的确还存在着易纲所说的“利率双轨制”,即:商业银行资产端的信贷市场和证券市场,包括银行间相互拆借短期资金的货币市场,以及银行的理财产品,已经完全实现了利率市场化,而商业银行的储蓄存款还受到央行“窗口指导”和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隐性约束。鉴于吾国的银行储蓄存款余额高达近70万亿,这就是说,实际上商业银行还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负债并没有实现完全的利率市场化。

周小川宣布吾国已“基本实现”利率市场化的时候,笔者也尚未退休,记得在当时撰写的一则相关评论中,曾经委婉地对此表示过疑问:吾国的商业银行绝大部分仍是国有绝对控股,在这样的产权背景下,利率何以能够实现“市场化”呢?

今天,周的接任者易纲(那时他是央行副行长)又将“利率市场化”列入了吾国金融改革的任务表,遂使得笔者有了“旧事重提”的兴趣,简述如下。——

所谓“利率市场化”,就是指商业银行的各种存贷款利率,由各家银行根据市场的供求自主决定。由于它们的具体情况和对市场的判断不尽相同,各家银行制定的利率自然会有高有低,但汇总在一起,在“看不见的手”之作用下,会自然地形成市场的均衡利率。这一均衡利率当然会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然而在多数情况下能比较客观地反映市场的供需状况,使市场活动不至于“跑偏”。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那句经典描述,就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这当然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众所周知,在计划经济时期,吾国银行的利率是由政府统一制定的。改革开放以后,其它领域的商品价格大部分都已放开,但银行利率依然由代表政府的央行管制。在别的市场经济国家,他们的央行也对商业银行的利率有所控制,不同的是:他们的这种管控是间接的,即央行只管制定它给商业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不管商业银行对客户的存贷利率;而我们的央行则是“一竿子捅到底”,直接制定商业银行统一的存贷利率:不管你到哪家银行存款或贷款,利率都是一样的。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吾国对银行利率的管制后来也逐渐放松。如前所说,时至今日,商业银行资产端的信贷市场和证券市场,包括银行间的拆借市场及理财市场,都已经实现了利率市场化。而对银行的储蓄存款,当局也已允许其利率有所浮动,但这种浮动是有限度的,否则就会招来管理部门的“窗口指导”。

现在易纲行长说要结束这种“双轨制”,这意味着银行的储蓄存款利率也将放开,从而实现整个利率的完全市场化。

正是在这一点上,笔者心存疑虑。

疑从何来呢?

所谓利率,就是资金的价格。大凡一种商品包括资金的价格水平,它的“市场化”的形成,在笔者看来需要具备两个前提条件:

第一,必须存在多个市场主体互为竞争,如果只有一个主体,它给出的价格必是垄断性的,所谓“货比三家”才能“比”出一个均衡的价格。这在菜市场里可以看得很清楚:如果某种鱼肉菜蔬是由某一个商贩独家供应的,消费者就很难跟他讨价还价。金融市场虽然比菜市场要高端得多,但基本道理是一样的。

第二,这些市场主体必须是产权独立的,即属于不同的、自负盈亏的所有者。如此才能出现真正的市场竞争,商品的价格才能“市场化”。

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吾国的商业银行表面有上千家之多,然而这些银行中的大多数特别是大、中型银行,都是由国有资本控股甚至是绝对控股。也就是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大老板”——政府,属于“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既然如此,它们报出的资金价格即使有差异,也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因为无论在价格竞争中谁赚谁亏,最后都会归拢到“老板”那里算总账,从而成了相互抹平的“零和博弈”。它们之间的竞争,说到底只是一种“内部竞争”,或者说是“假性竞争”。

因此,吾国商业银行整体上的这种产权结构,注定无法实行完全的利率市场化。试想,如果真的让各家银行自主决定存款利率而不加管束,一定会出现不计成本争相抬高价格的“揽储大战”。实际上,吾国商业银行间的“揽储大战”年年都有,但以往的这些“揽储大战”受到央行和银监会的管束,只能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一旦利率完全放开由它们“自说自话”,其结果必然是“一放就乱”。——不要忘记,国有企业(银行)的产权制度有一个无法克服的先天缺陷,那就是没有真正可以用自己的身家对盈亏负责的所有人,经济学称之为“所有者缺位”。

以此来看,吾国如果要真要搞利率市场化,就绕不开一个前置性的改革:对大多数国有银行实行更高程度的“混改”,将它们改造成真正独立自主的现代企业。当前吾国的这些银行虽说早就实行了“改制”,都建立了“三会”(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有些还成为了上市公司,然而从它们实质性的股权结构看,仍然都是由国资即政府资本绝对控股,仍然是“政府说了算”。这显然不符合笔者在前面讲到的利率市场化必备的两个前提条件。

故而,不说让国资退出商业银行(毕竟“私有化”在吾国的语境中属于“政治不正确”),至少政府要将自己对银行的绝对控股(总股份占51%以上)改为相对控股(最多不能超过49%)。政府不再绝对控股,国有资本不再是“一股独大”,这样其它资本才能在银行运作中拥有相当的话语权,才能让商业银行真正成为具有独立性的市场主体,才有可能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

也就是说,产权改革必须置于价格改革之先,这个逻辑关系是不能颠倒的。如果我们硬是“不信邪”,硬是非要将这个顺序颠倒过来,绕开产权改革去搞利率市场化,那么,直截了当地说,搞成的肯定不是真正的利率市场化,甚至还可能出搞出“乱子”,到时候不得不“收”将回来,于是从“一放就乱”又变成了“一收就死”。实际上,在现有的产权制度下,现行的这种“双轨制”已经把事情做得很“满”了,它已经达到了量的边际,无法再有质的突破。

而从更大的宏观角度看,只有真正实现了利率市场化,才能进一步搞汇率市场化,才能更进一步搞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改革排序同样不能颠倒。

当局或许也意识到了上述逻辑关系,所以此番将本已宣告“基本完成”的利率市场化重又列入了吾国金融改革开放的进程表。

回过头来想,吾国为何非要在金融领域搞这些市场化不可呢?道理自然在于只有市场化才能反映出金融产品包括利率、汇率的市场价格。换言之,现在的利率、汇率,其实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扭曲,或者说人们不知道它是否属于市场真正的均衡价格,因为现在呈现的这些价格实际上仍然都是受到管制的,最终是由政府而不是市场决定的。

不过,逻辑顺序不能颠倒,但问题却可以“倒过来想”。再追问下去:不搞金融领域的市场化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等等,又会怎么样?吾国的经济不是照样在过去的几十年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吗?所谓“一俊可以遮百”,为什么不能按现行的这种“模式”继续搞下去呢?需知,市场化的程度越高,就意味着政府主导、干预经济的空间越小。而“中国模式”的主要特征,并不在于它搞了市场经济(很多国家也搞市场经济,并且比我们还早得多),而在于“更好地发挥了政府的作用”,使吾国政府成为全球市场经济国家中独一无二的“大政府”、“强政府”。如果失去或模糊了这个特征,跟其它的市场经济类型趋同,它还能算是“中国模式”吗?再说了,那些早已实现利率市场化的国家,它们还不是无法避免金融危机的发生——用毛泽东当年阐述“文革”必要性的那句话来讲,“过七八年就再来一次”吗?而没搞利率市场化的吾国,过去的几十年倒是一直没有发生过西方式的金融危机,这又是为什么?

当然,这个题目实在太大,已经超出本文的讨论范围了。就此打住,以后再聊吧。

20185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