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欲求高质量 必先不造假

24
2018

欲求高质量 必先不造假

·未名周记(1804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六

本文要义:市场经济之所以胜过计划经济,就是因为前者包括经济增长在内的发展质量要高于后者,凡市场经济国家所追求的“高质量发展”,必有一个最基本的共通之处,或者叫做“最大公约数”,那就是——不能造假。否则,就像掺水的猪肉绝不是“放心肉”一样,数据造假的经济增长也许速度很快,但何来的“高质量”?

 

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有一句话分量很重:“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笔者看来,此言堪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相媲美,都属于一言九鼎的“金句”。人们还注意到,报告在言及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及两步走的战略安排时,没有再提GDP翻番,有人据此认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许不再设立年度GDP增长目标。

若果真如此,笔者当然赞同。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只要上头还坚持设立增长目标,下面自然就会仿效,GDP挂帅”的发展模式就很难转变。且不论这种发展模式带来的其它弊端,但看世界上的市场经济国家,年年由政府设立GDP增长目标的,唯吾国独此一家。这其中必有缘故。

然而事情的转变又恐怕没这么简单。关键在于,长期以来吾国已经习惯了此种发展模式,并以此形成了与其相适应的一整套运作体制。设若现在将“指挥棒”真的由“高速增长”改换成了“高质量发展”,那就意味着整个运作体制也要随之而改变。这并非红头文件的一句话就能轻易实现的。试想一下,习惯了以追求经济增长速度为头等要务的吾国各级政府,若是原先他们头上的那根“指挥棒”一下子变换了,他们会不会有些“茫然失措”?

何况不能不承认,此种增长目标制,至少在提高经济增速上的确有其“激励作用”。需知吾国体制最大的优点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旦设立了某个目标,集全党、全国之力去极力追求,就像早先“工业学大庆”时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所说的: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其它市场经济国家所做不到的。从这个意义上看,说增长目标制是“中国模式”的特色之一,恐亦不为过,否则吾国也不会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沿用这种发展方式。

但是,不管怎么说,十九大报告上面这句话肯定是对的。相比较“高速增长”,“高质量发展”的涵义无疑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来得更为全面、准确、有益。

那么,怎样才算是“高质量发展”呢?官方部门和学者为此作了很多诠释。请恕直言,笔者拜读这些华彩文章,却给人留下了“空洞无物”的印象。因为这些文字都没能回答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高质量发展”的具体标准是什么?而倘若没有“标准”,又怎么能成为新的“指挥棒”?

在这一点上,增长目标制这根原先的“指挥棒”显然具有简单明了的特点:7%就是7%6.5%就是6.5%,哪怕加上“左右”这样的附加词,也能让人领会其“八九不离十”的精神,这样,各级政府执行起来自然要明确得多。

“高质量发展”,其所包含的内涵与外延要广泛得多。它既要求有一定的增长速度,又不局限于增长速度。依据简单的逻辑推导可知:7%8%乃至更快的高速增长未必质量很高,5%6%甚至更低一些的增长速度未必质量就差。

故此,“高质量发展”的说法无疑很正确,但具体的标准很难量化,特别是作为整个国家的目标。如果对单个的企业而言,问题就要简明得多:众所周知,企业的最高目标就是实现利润最大化,因此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就是利润越多越好。

可是,如果把一个国家的发展目标也“企业化”,就无法准确计算它的利润率,而只能统计出它的总产值,也就是GDP。反过来说,如果一家企业也只在乎产值而不计较自己的利润率,就有可能弄成一笔“糊涂账”:产值很高,利润却没多少,甚至是亏本生意也未可知。

所以正常的企业从来不会这样算账。同理,一个国家如果只计产值而不算利润,也会弄成一笔“糊涂账”。问题在于,如前所说,一个国家尤其是像吾国这样一个大国,统计总产值(GDP)容易,但却难以计算出自己的总利润(增长质量)。——这也正是增长目标制的缺陷所在。

那么,究竟要怎样才能实现十九大报告所说的上述转变呢?这是一个大问题,是一篇大文章,涉及到方方面面,“答卷”的难度极高,因为很难像增长目标制那样可以给出可操作的标准。不仅在吾国是如此,在其它市场经济国家也是如此,所以他们那里的政府,不仅不设经济增长目标,对于如何“高质量发展”的问题,也完全交由市场通过自由竞争来解决,政府要做好的,只是“守夜人”的角色。

当然,各国的国情不同,吾国既然搞的是“中国模式”,就意味着必有自己的“特色”。毕竟吾国的市场经济是以政府为主导的,“高质量发展”之事,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不过既然都是市场经济,也就多少会有相通之处。笔者认为,市场经济之所以胜过计划经济,就是因为前者包括经济增长在内的发展质量要高于后者,凡市场经济国家所追求的“高质量发展”,必有一个最基本的共通之处,或者叫做“最大公约数”,那就是——不能造假。否则,就像掺水的猪肉绝不是“放心肉”一样,数据造假的经济增长也许速度很快,但何来的“高质量”?

这让人想起这几天震动国内外的一个大新闻,就是吾国一些省市政府承认本地区的GDP有不少虚增成分并予以减除。

首先是内蒙古:1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说,内蒙古承认GDP数据有假。由此调减该地区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约占2016年内蒙古GDP总量的15.6%

接着是天津:111日,在天津滨海新区人大会议上,当地政府表示:“挤掉水分之后,滨海新区2016GDP从超万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

更早些时候则是辽宁。去年“两会”时,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讲到,辽宁曾存在严重弄虚作假的恶劣风气,并举了两个例子:某镇的年财政收入160万元,最后报成2900多万元;某市规模以上企业只有281家,却上报成1600多家。

这是目前已承认数据有假并大力“挤水分”的三个省(市、区)。未知后面是否还会有新的跟进者。依据常识,没理由认为此种造假仅仅只是发生在这三个省(市、区)的“个别现象”。皆因垂直管理的单一体制,它是一个“圆锥形”,管理者总是远远少于被管理者,不可能做到“一个萝卜填一个坑”,越到下层越甚,加之又缺乏横向的制约,很容易发生此种虚报数字糊弄上级领导的情况。

地方政府承认数据有假并主动予以核减,是需要勇气的,应该予以大大地表彰。这种“自曝家丑”的行为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虽然有分析指三省(市、区)现在所曝光的都是“前任的家丑”,还有人认为“挤水分”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本地GDP的基数,以期为新班子上任后的增长创造更好的条件,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为了向中央财政争取更多的“转移支付”。不过这些都是缺乏根据的猜测。讨论问题最忌讳的就是“妄议”别人的动机。无论如何,承认过去的数据有假并实事求是地“挤水分”,这是件好事而绝非坏事。就像对过去五年来的高压反腐也不应该“妄议”其动机,因为反腐肯定是对的,是吾国上下的“最大公约数”。毫无疑问,吾国要追求“高质量发展”,首先就得尽可能地杜绝此种数据造假和掺水行为,否则一切无从谈起。

据报道,去年两会期间,吾国领导人在辽宁团参加讨论时,讲了这么一番话:“经济数据造假,不仅影响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而且严重败坏党的思想路线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败坏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此风不可长,必须坚决刹住!”

此言可谓掷地有声。有论者指出,对于这种大范围、系统性的数字造假行为,不能只闻高调揭盖子之声,却不见严肃问责之举,应依法依规对造假链条上每个环节认真追查,令造假者付出应有的代价(《财新周刊》社论)。

不得不说,如今公开揭露出的地方数据造假,难免让人对吾国以往的经济增长数据也有些心生疑虑。对此,吾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日前表示,中国统计数据、统计核算制度并不因为有少数地方或者一些地方、一些企业、一些单位的数据真实性存在一定问题而受影响。他解释说,中国核算体制实行的是分级核算,国家统计局在核算全国数据时,工业调查采用联网直报系统,农业调查采用抽样调查,服务业调查近年来运用更多的电子政务、电子商务数据。

宁局长的意思似乎是:造假只是少数地方所为,全国的数据由国家统计局独立核算,不会造假。

好吧,宁局长的解释或有一定道理。但既然如此,为何需要有国家和地方两套统计系统呢?既然地方数据不靠谱,何不干脆把统计事务全部收归中央?

有趣的是,宁局长作出上述表态后,紧接着笔者发现,作为地方部门的天津统计局也应声表示,其辖下的滨海新区数据有假,对全市GDP数据统计没有影响。

然而据《人民日报》最新报道,过去数年GDP增速一直位居全国前列的天津,2016年还高达9%2017年却一下子降到多年来的最低点,仅仅增长了3.6%

——这还算是“没有影响”吗?

 

2018124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