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十一
29
2017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百岁执政”梦,终成一黄粱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这让人想起吾国现代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最后身败名裂的“红都女皇”)。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未名周记(1749)·

 

——简评穆加贝的恋栈和下台

 

 

本文要义: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

 

东非时间1121日傍晚,津巴布韦议会议长宣布,总统穆加贝向议会呈交了一封辞职信,表明其“自愿辞职”的意向,该国延续了十八天之久的一场政治危机就此结束。媒体报道,当议长宣布这一消息时,在场的参众两院议员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现场拍摄的画面显示,在议员们集会的场地外,该国民众听闻穆加贝同意下台,也无不载歌载舞,仿佛在庆祝一个盛大节日的到来。

穆氏递交此信时,正值津巴布韦议会将要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之际。此前,当地时间1119日晚,遭军方“软禁”的穆加贝在电视演讲中称,他将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并将主持其所在的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民盟)在12月召开的代表大会。这令各界颇感意外,因为稍早前民盟已在当日下午召开的特别会议上形成决议,罢黜穆加贝的党主席和第一书记职务,并指派在11月初突遭穆加贝解职的该国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接替执政党的领导人职务,同时还罢黜了穆加贝的夫人格蕾丝‧穆加贝作为该党妇女联盟主席的职务。但穆加贝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仍宣称将继续任职,这才迫使该国议会准备启动对他的弹劾程序。不料,穆氏在最后关头又突然“服软”,向议会递交了上述这封辞职信。

1125日,姆南加古瓦已正式接替穆加贝就任津巴布韦总统。这场被外界称为该国“不流血的政变”最终以和平合宪的方式完成了权力交接。闻之,笔者倍感欣慰。作为一个“局外人”,在这十八天的危机中,最让笔者担心的倒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双方若僵持不下可能导致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在笔者的观念里,人民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无论哪个政治家,无论他们追求何种“高大上”的目标,都不应该以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否则,恐怖主义行径岂不是也“有理有据”了?

为此,笔者首先要向穆加贝先生的妥协表示赞赏。即便他在递交辞职信时也许仍心有不甘,但他终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交出权力,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冲突、分裂和流血。作为一个政治家,应该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利益放在首位。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不得不说:穆加贝先生,您老人家早就应该下台了,原因是:您已届93岁高龄,作为一国的元首,实在是太老了;何况您统治这个国家已有37年之久,也实在是太长了。

诚然,对穆加贝的评价一直存在极大的争议。正方称颂他是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军者之一,是津巴布韦人民推翻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和种族平等的革命领袖,甚至尊其为津巴布韦的“国父”;反方则说他是长期压迫国内民主、专制残暴、搞砸经济、陷民众生活于水火之中的“独裁者”。在这篇短文里,笔者无意臧否他的功过,这些自有历史学家作出评价;然而如上所说,仅凭他太大的年龄和太长的执政时间,就足以构成他应该下台的理由。

吾国有句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随着人类的健康和医学水平的提高,这句老话已然过时,如今活到70岁根本不算稀奇事儿(且不论平均寿命达80岁以上的一些发达国家,据计算,即使在拥有十几亿人口、尚处在“发展中”的吾国,平均寿命也已有72岁),但不管按照何时何地的标准,90多岁都绝对属于高龄之人,更何况在平均寿命还相对较低的非洲。自然法则注定:无论你有多么强健的身体、多么地聪慧过人,到了这个年龄段,也必然已是“日薄西山”,怎么还担当得了一个国家的元首,还有精力“日理万机”呢?

这原本是一个无需多言的常识。然而,穆加贝先生却硬是“不信这个邪”。据介绍,他不仅在总统职位上“一口气”干了三十多年,到了九十多岁仍从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而且曾放言要执政到一百岁!大有要挑战人类生老病死之规律的“雄心壮志”。

对此,除了表明他对权力的极度痴迷和留恋,还能有别的什么解释呢?

说起来,权力者的这种“恋栈”表现,在历史上也并非是什么“古来稀”。单是在吾国,清朝的康熙和乾隆这两个皇帝,都曾创下在位六十年以上的历史纪录。但那是在封建专制王朝,难道在当今世界,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穆加贝,要立志打破吾国这两位帝王的执政纪录吗?

诚然,在商界,不乏年届九十仍执掌企业大权之人,比如吾国的李嘉诚,比如美国的巴菲特。然而政界与商界的权力来源不同,后者来自于资本和股份,李嘉诚、巴菲特等老者若愿意继续干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后果也只是由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承担;但政界的权力属于公权,它来自于人民的授予,正如吾国最高领导的一句名言所说,“权为民所赋”,权力者“恋栈”的后果也必是由全民承受,故而不能听由穆加贝这样“任性”。

穆氏以耄耋之年仍手握总统大权不放,早已激起本国民众包括军方的不满(有传闻说他还打算以后“传位”给比他小四十岁的妻子)。据路透社报道,由十六个非洲国家组成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一直在施压,想让穆加贝下台。路透社获得的一份秘密文件透露,“所有南共体领导人和非洲领导人都想穆加贝退休,穆加贝现在被视为整个非洲大陆的尴尬”;南非总统祖马曾在南共体会议上提议为下台后的穆加贝在非洲联盟谋一个职位,但因当时的与会者普遍认为此公“年龄太大了”而遭否定。

是的,“年龄太大了”。穆加贝先生,不管您曾经为国为民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也不论这些年您把津巴布韦的经济搞得如何糟糕,仅凭“年龄太大”这一点,您就该下台了。——这在吾国,就叫做“一票否决”。

吾国的古代经典《论语》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讲真的,这其中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太狠了。无论为人为政曾经有过哪些不堪,对于老者,我们还是应该怀有宽容之心。然而,在公权力领域,老而不肯放权,这就真的要被人称为“贼”了。幸好,在最后关头,穆加贝终于还是放手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在政界手握权柄的人都像穆氏这样“恋栈”。笔者想到三位在世界历史上堪称正面榜样的伟大政治家,他们的功绩、地位、威望等无不远超穆加贝,但他们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权力的态度却远胜穆加贝。

一位是与穆氏同有“国父”之称的华盛顿。他在率众赢得独立战争、创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回老家种地去了,以身作则地为后世立下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政治规矩”。

另一位是曾经与穆氏同为非洲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领袖的曼德拉。他为争取南非的种族平等蹲过二十七年的牢狱,最终赢得斗争的胜利。在1994年南非首次举行的由全体人种参加的大选中荣任总统三年后,他以年事已高为由拒绝连任,从此远离权力中心,成为后来者的楷模。其实是年他还不到80岁。

还有一位就是吾国的邓小平。众所周知,他是吾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旺发展的吾国。但他在生前不仅力主破除“终身制”,并且身体力行,在1989年辞去所担任的最后一个公职——中央军委主席而“全退”。据记载,邓小平退休前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作政治交代时语重心长地讲了一番话,其中说道:“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而那一年,他也不过是85岁(况且此前有十年时间他因遭遇“文革”而被贬谪),比现在的穆加贝小了整整8岁。

也许并非巧合的是,对于穆加贝此人,邓小平当年有过“先见之明”。据曾经担任过邓的译员的张维为先生后来撰文回忆,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与来访的穆加贝会面谈话后,曾对其下过一句评语:“这个人听不进去,要自己碰。”

诚哉斯言。若穆氏是一个能“听得进去”的人,他又何至于今时今日“碰”到他的下属和民众如此“逼宫”而最终被迫下台呢?

当然,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穆加贝既已同意下台,也就无需对他多加苛责。想来津巴布韦新的领导也会给他以应有的尊重和优厚的待遇。有报道说,据民盟的官员透露,穆加贝夫妇将收到“不少于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这位93岁的前总统还将继续享受15万美元的年薪直到去世,此后他的夫人将继续每年领取7.5万美元的退休金。不仅如此,前总统夫妇还得以保留所有的私人财产包括豪宅、乳制品农场等,两人的医疗、安保、家政服务和外国旅游的费用将全部由津巴布韦政府承担。当局还承诺穆加贝夫妇享受豁免,不会遭到起诉,其大家族成员的财产也将免于调查而不会被没收。由此看来,穆加贝的下台也可以说是“赎买”的结果。吾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只是穆加贝的老而恋栈、企图“百岁执政”而终成一枕黄粱的教训,当为所有的公权力者戒。

2017112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