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服务业不如制造业的“奥秘”——

腾讯网日前转发香港方德金控首席经济学家夏春的一篇文章,提到美国经济学家、诺奖得主克鲁格曼2015访华时在上海交大发表演讲说的一段话,大意是面对目前的困难,中国经济最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是将更多资源从生产端转移到消费端,增加居民收入从而增强消费需求,否则只能是维持巨额贸易顺差,将在国内生产但自己不能或不愿消费的东西销往其他国家。克鲁格曼预言,如此下去五年之内也许就会遇到大麻烦。夏春认为,事后来看克鲁格曼的这个预测是准确的。

夏文接下来介绍了历史上经济学界就生产和消费相互关系的理论之争,笔者是经济学的外行,自然看得似懂非懂。惟注意到夏春先生特别指出,传统的投资决定经济增长的模型只是对制造业的描述,并不符合服务业,因为服务业最大的特征是有消费才有供给(生产),消费和供给必须相互匹配才能求得发展。他指现代以来发达国家的服务业比重之所以逐渐超过制造业,就是因为普遍注重消费;中国要发展新质生产力,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如果长期消费不振,是难以实现目标的。

笔者闻之如醍醐灌顶,领悟到夏先生之说解释了为什么吾国的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率难以像制造业那样快速提升的原因所在:很可能就是由于我们长期信奉生产重于消费的理念,从几十年前的“先生产再生活”,到几年前的强调供给侧,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脉络。这种理念和实践的好处在于使得我们在大多数领域的制造能力逐步跃居世界前列,当今全球已无国能及;但由此带来的弊端也很明显:由于我们的消费能力一直赶不上制造能力,从而使得服务业的发展和升级也一直不如制造业。盖因服务业的发展一定要有相应的消费来匹配,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如果一家饭店开张后没有客源,撑不了多久就得关门,之前的投资也就打了水漂。也因此,我们很少发现服务业中有所谓的“僵尸企业”。

诚然,亦如夏先生所指出的,在某个阶段,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速的确比消费拉动更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过去一个时期吾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快于其他国家。但是经济增长最终还是要由需求来决定,缺乏需求的经济发展会受到制约,长期主要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就会导致产能过剩、债务高企等结果。

不知道笔者这样的理解是否对路。就个人而言,笔者要感谢夏先生提供了一把“钥匙”,解开了自己对当前一些经济现象的迷思。至于如何通过扩大消费提振服务业,这就要回到文首提到的克鲁格曼的那个命题,简言之就是要增加居民的收入以扩大消费型的内需。

  夏春先生的文章中还谈到高层近年来多次指出吾国经济面临的一些主要困难,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有效需求不足”。关于“有效需求”的问题,笔者也有一些想法,容后再谈吧。(未名日记6月19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2039篇文章 16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