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从特朗普的“24小时止战”说起——

地球人皆知,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多次夸下海口,称如果他再次当选总统,可以在24小时内结束俄乌战争。闻者无不好奇,未知他有什么“独门高招”,而特朗普也故弄玄虚地不肯作出解释,一再拒绝公开说明,貌似给世人留下了一大“悬念”。

近日这一“悬念”得以解开。据中青网援引《华盛顿邮报》报道,有曾与特朗普或其顾问讨论过这一计划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私下表示,他可以通过施压迫使乌克兰放弃一些领土来结束战争。知情人士称,特朗普认为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想要面子,想要一个台阶”,而且乌克兰部分地区的人民会同意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呵呵,这算什么“高招”,凡属有正常判断能力的人都可以想得到,成语就叫作“割地求和”。俄罗斯方面已几次三番表态不拒绝与乌方谈判,前提是乌方承认“现实”,即俄方已宣布将乌克兰东南四州及克里米亚纳入俄罗斯的版图。看来特朗普的“智商”不过如此。

俄罗斯当然会同意特朗普的这一“和平方案”,问题在于乌克兰方面能否接受。不过最近有一个消息倒是引起各方关注:据央视新闻报道,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4月6日在一个访谈节目中表示,不排除乌克兰将作出“某种妥协”的必要性,毕竟它或早或晚总要解决与俄罗斯的矛盾。他说:“最终,应由乌克兰自己决定,它准备作出哪些妥协。我们要给乌克兰机会,使其有条件在谈判桌上真正达成可接受的结果。”斯托尔滕贝格称,基辅政府可能不得不为缔结和平条约作出让步,在与俄罗斯的冲突结束后,乌克兰还需要多年援助。

这一消息远比特朗普制造的所谓“悬念”更具新闻性。盖因在此之前北约方面一直表示会力挺乌克兰到底,坚决不能让俄罗斯赢,也就是要将俄军赶出乌克兰的领土,身为北约秘书长的斯托尔滕贝格更是“挺乌派”的代表,现在他突然放出上面这番话,听来似乎跟特朗普的主意有相同之处,即乌克兰应该作出某种“妥协”来换取和平,显然他说的“妥协”也只能是割让部分领土,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斯托尔滕贝格何以突然“改口”,其中有何内情,笔者当然不得而知。从当前的俄乌战事来看,俄军已占据明显的上风,不仅攻取了几个战略要点,而且还在继续发动进攻,包括对乌克兰全境持续进行大规模空袭,再加上美国的对乌军援因法案在国会受阻而“断供”已有半年,乌军几近“弹尽粮绝”,眼看似已顶不住了,乌总统泽连斯基日前公开表示,若美方的军援再不到位,乌军可能将被迫后撤。所以也不排除斯托尔滕贝格通过上述言论施压美国国会的可能性,据说此事本月内可见分晓。

抛开美国的态度不论,北约其他国家“挺乌抗俄”的立场是否已经产生动摇?接下来乌克兰是否真的会被迫“割地求和”?仅凭斯托尔滕贝格上面这番话似乎还难以作出判断,毕竟就在几天前他还提出要筹集1千亿欧元来作为未来五年的援乌资金,只是这一计划在北约内部遭遇很大的阻力,如匈牙利第一个明确表示反对,此外还有斯洛伐克,据报道该国刚刚选举产生了一位新总统,与不久前当选的总理同属“亲俄”阵营。只是斯托尔滕贝格的“改口”也忒快了些,听起来让人有些将信将疑。

那么,乌克兰又是否有可能作出“妥协”来“割地求和”呢?且不谈这场冲突的是非曲直,从各方实际利益的角度简单地推想一下:对乌克兰来说,“妥协”的好处是战争可以就此停止换来和平,不再遭受俄军炮火的攻击摧残,坏处是本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破坏;对俄罗斯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普京可以乘机宣布“特别军事行动”胜利结束,他在俄罗斯的威望和历史地位将达到无以复加的高度;对美西方来说,好处是不用再为乌克兰出钱出枪出炮了,坏处是“面子”也丢光了——当然实用主义者可以说“里子要比面子强”。

关键在于乌克兰方面由谁来做出“妥协”的决定。笔者猜度,身为总统的泽连斯基恐怕难以拍板,否则他的“半世英名”将毁于一旦,搞不好将在乌克兰历史上留下“卖国”的论定而“遗臭万年”。因此在这一点上斯托尔滕贝格说得不错,此事最终还是要由乌克兰来决定——他没有点名泽连斯基或其他乌克兰领导人,可以理解为指的是乌克兰人民。

可是,如果泽连斯基不肯担当这个“骂名”,乌克兰人民又该通过何种途径来作出这个无比艰难的决定呢?这让笔者想起按照乌克兰宪法规定,泽连斯基的总统任期将在今年5月届满,此前他似有将大选延期之意,理由是现今正处于“战时状态”。假如他不想由自己作出“妥协”的耻辱性决定,又不能以任期已到主动辞职而被人视为“推卸责任”,也许可以考虑如期举行大选,让乌克兰选民来决定是战是和——权且把大选当成是一次“民意测验”,假如“主战”的泽连斯基再度当选,可以认为是获得了人民的授权。当然,打下去的结果会怎样是另一回事。

  笔者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跟战争的正义与否无关,纯粹是出于某种现实博弈的考虑。毕竟我们都是俄乌冲突的“局外人”,无论发表怎样的意见,都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关重大,还是要由乌克兰人民自己作出决定。(未名日记4月13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985篇文章 1天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