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米莱式改革考验阿根廷人的“忍痛力”——

财新网报道:经过为期三天激烈的马拉松式辩论,阿根廷众议院日前以144票赞成、109票反对的结果,总体通过了备受争议的一揽子改革综合法案。

这项改革法案由刚上任不久的该国总统米莱所推动。笔者知道,阿根廷在世界现代史上曾经是拉美地区较为富裕的国家之一,一度位列全球第八大经济体;但由于种种原因,后来其国力逐渐衰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阿根廷的人均GDP从1998年的12780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9910美元;与此同时,国内贫富悬殊,通货膨胀高企,民众怨声载道。正是借助于社会大众对现状的不满,持激进改革主张的米莱在去年年底当选为该国总统。

值得一提的是,米莱不仅是个“政治素人”,还是个专业的经济学家。按说经济发展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第一要务”,但在笔者的印象中,由经济学家担任国家元首在世界政坛上似无先例。这是为何?笔者猜度,这可能是由于国家治理除了要“懂经济”还要“讲政治”,更何况理论是一回事,实践又是另一回事。而米莱好在后来投身于政坛“学”了不少政治经验,阿根廷人又苦于衰退久矣,亟盼能把经济搞上去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所以米莱才能趁机“崛起”。

然而米莱又不是一般的经济学家,据介绍他信奉“无政府资本主义”和“自由放任主义”,在政经光谱上被视为“极右翼”。2023年竞选总统期间,他以激进的经济主张和其张扬的个性和煽动力吸引了多数选民的眼球——有一个细节:他曾在竞选活动中骇人地挥舞一架滋嘎作响的电锯,以此来显示其大刀阔斧削减政府开支的决心。

米莱上台两个月来,果然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据报道除了政治体制方面,在经济上采取了“休克疗法”,包括放松对国内各经济领域的管制、降低政府对能源和交通的补贴、停止新建公共工程招标、以及将本币比索大幅贬值超50%等等。这些措施中对社会冲击力最大的是原本就已经很高的通胀率进一步飙升和劳动法改革,从而激起民间和工会的强烈不满,由此引发了全国性的大罢工,迫使米莱不得不作出一些让步。据报道他想提出的一揽子综合法案原有664条条款,在众议院经过博弈后减少至584条,最终在下议院总体通过的条款剩下382条。饶是如此,法案的通过显示阿根廷社会还是愿意给米莱一次实验的机会。

俗话说“物极必反”,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阿根廷民众受够了庇隆主义政党的“大政府”和权贵政治,民心思变,正想要“换个人试试”,遂使得米莱在大选中以比竞争对手高出10个百分点的优势胜出。笔者认为,他的一系列“休克疗法”能否取得成功,最终取决于阿根廷人对“刮骨疗伤”之疼痛的忍受度,因为米莱式的激进改革措施肯定会使经济和民众生活经历一个困难时期,而且还不知道是否一定会见效。笔者记得早年看到过一句哲言,大意是如果触犯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阿基米德定律也会被推翻。米莱的实验性改革能否经得起社会的“阵痛”,即使“熬”过去之后能否让多数人受益,将是其成败的关键。

  有一首名曲叫《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这个国家闯得过这道改革大关吗?笔者不知道。但还是祝他们好运。(未名日记2月15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965篇文章 10小时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