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进入“堑壕战”,乌克兰抗得住吗?——

当前的加沙之战打得十分惨烈,以色列为报复哈马斯的“10·7”袭击而对加沙地带展开狂轰滥炸,造成无数巴勒斯坦平民伤亡,引起全球舆论的高度关注;相比之下,反倒是乌克兰战场显得比较“平静”。据凤凰网报道,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日前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专访时表示,持续近两年的俄乌战争已陷入僵局。他说,当初设想让俄罗斯军队大量伤亡来止战是他的“(判断)错误”,指俄军现在至少已死亡15万人(包括西方国家情报部门在内的观察者认为,俄乌两国目前在战场上的死亡人数都应在10万人以上),在任何其他国家,这样的伤亡都能阻止战争,然而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来说,“人命是最廉价的资源”,“对我们来说,我们所拥有的最昂贵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人民。”

扎卢日内称时下乌军能够在短时间内,精准消灭任何试图突破防线的俄军,但同样地,当乌军试图反攻时,也遭遇了类似的反制;这会进入消耗性的堑壕战而让战事拖上数年,使乌克兰筋疲力尽而有利于俄罗斯,因为俄罗斯人口是乌克兰的3倍,经济规模是乌克兰的10倍,乌军迟早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来打仗,与此同时,俄方在武器装备、导弹弹药方面,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拥有优势,尽管受到前所未有的制裁,俄国防工业仍在增加产量。

因此扎卢日内表示需要尽快找到突破僵局的方案,并利用它迅速取得胜利。他认为乌克兰打破僵局所需的技术和军事能力只能通过获取一系列西方支持,并将之“有效组合起来”来得以实现。

听起来这位乌军总司令的言论听起来似乎有些悲观。有意思的是,他的说法同时遭到俄乌两方领导人的否认。俄罗斯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对此回应说,俄乌战争并未陷入僵局,“俄罗斯正在稳步实施特别军事行动,所有既定目标都应实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则仍然坚称乌克兰将赢得最终的胜利,并坚决反对包括暂时停火在内的一切停火方案。不过稍早前泽连斯基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承认,“最可怕的是世界部分地区已经习惯了乌克兰战争,战争带来的疲惫正像潮水一样席卷而来”,说服西方盟友相信乌克兰将会赢得战争正变得越来越难。民调机构盖洛普11月2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已有4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支持乌克兰方面做得“太多了”。在欧洲,类似的倦怠情绪同样正在蔓延,除了匈牙利一直杯葛军援乌克兰和制裁俄罗斯,被认为亲俄的斯洛伐克前总理罗伯特·菲佐近日再次胜选上台后,立即向议会宣布他将履行其竞选承诺,终止全部向乌克兰的援助,并对欧盟的相关举动投下反对票。但泽连斯基近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乌克兰不会停止与俄罗斯的战斗,直到夺回乌方认为属于它自己的领土,他甚至说即使美国停止对乌支援,也几乎不会影响基辅对抗莫斯科的行动。

笔者浏览相关报道,觉得身为乌克兰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扎卢日内的上述分析还是实事求是的。事实上早在去年下半年,笔者就曾撰文指出,在美西方的大力军援下,乌克兰在武器装备方面可以抵抗俄罗斯,俄乌冲突很可能打成一场持久战,但乌克兰最大的劣势在于它的“人力资源”。而亦如扎卢日内所指出的,更可怕的是,俄罗斯的体制决定了它不在乎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来将这样一场“无妄之战”进行到底。扎卢日内称乌克兰需要“技术性”的突破来尽快取得胜利,但有分析指出,直到目前没有迹象表明类似的技术突破即将到来,历史上也没有发生过“突然诞生的新技术”能立即改变正在进行的战争发展走向的事例。因此,扎卢日内的这种说法其实是曲折地向“美西方”喊话,要他们继续提供新的军事技术和装备。尽管美西方的对乌援助早已显露出“疲态”,特别是在当前又爆发了巴以冲突的新形势下,美国需要“两边支援”而更加力不从心。不过笔者认为从总体上看,美西方不可能放弃支持乌克兰,因为这样的话不啻于承认了俄罗斯将用这场战争建立一种“国际新秩序”:大国可以凭借武力侵占小国的领土。如此,世界文明将倒退至二战之前。

因此,打堑壕战固然有不利于乌克兰的一面,但也有可能让它减少人员的消耗。重要的是乌克兰必须放弃“速胜”的幻想,不要指望很快收复那些失去的国土,同时避免那种投入大量兵员的贸然“反攻”,应更多地用使用远程武器与俄罗斯对峙,就像吾国的伟人曾说的: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同理,乌克兰只能坚持下去而别无选择,现代史上那些以弱抗强最终取胜的战争,有的打了十年八年,有的甚至打了二十年。俄乌战争未必会打这么久,但现在看来也将是长期的。尽管这意味着乌克兰人民要过好些年的苦日子,但要知道俄罗斯虽然地大物博人多,战争同样也会让它遭受巨大的损失。有消息说,今年1-10月,俄罗斯油气收入同比下降了26.3%,再加上国际能源署预测可再生能源将在五年内占全球电力增长的90%以上,俄罗斯的能源经济将更加捉襟见肘。俄外长11月8日接受俄RT电视采访时指责西方强迫很多国家实施绿色转型,从而引发了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市场需求不足、价格持续下跌的危机(知乎网)。可见俄罗斯的日子也不好过。对乌克兰来说,既然历史将苦难降落到本国、本民族的身上,你也就只能相信假以时日,历史终将会将这些苦难拂去而还你一个公道。

  一场俄乌之战,一场加沙之战,这两场战争尽管性质有所不同,但或将决定未来几十年的世界格局。(未名日记11月14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928篇文章 23小时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