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对俄军“仨月换帅”的逻辑推演(上)——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1月11日宣布,任命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接替苏洛维金大将为对乌克兰军事行动新的总指挥,引起国际舆论的普遍关注。据介绍苏洛维金有“末日将军”之称,其刚刚在三个月前亦即俄军撤出赫尔松市——这是俄军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三次战略性撤退——之后受命担任总指挥,何以这么快又被撤换?

不少分析家认为,此举反映了俄最高层对俄军近期的战势和苏洛维金的指挥有所不满,这样的看法自有道理,否则俄方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又一次“临阵换帅”。不过在笔者看来,俄军此次“换帅”也许不排除有另一种可能,即:准备从战略上大幅提升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的强度,简单地说就是下一阶段要投入更多力量对乌发动全面进攻。

笔者作出这种可能性判断主要基于两点。首先,苏洛维金大将原为俄空天军司令,据传擅长于用空中火力打击敌方,此前曾在中东地区立过战功,有“叙利亚屠夫”的绰号(另有一说指该绰号属于俄罗斯的另一位将军德沃尔尼科夫,他也曾当过俄军乌东前线的总指挥,后来也被撤换,反正这老几位都是“狠茬”,但由此可见俄军的战事不顺)。三个月前苏大将受命担任总指挥后,果然发挥了他的这一特点:俄军开始动用大量的导弹和无人机大规模地持续攻击乌克兰后方,虽算不上将其“夷为平地”,但摧毁了乌境内近半数的设施特别是能源基础设施,令乌方陷入大面积停电、停水和供暖中断的困境;而在乌东南前线的地面战斗中,俄军倒没有大举进攻,只是在局部地区与乌方互有攻守,可以说基本打了个平手。

苏洛维金采取这样的打法当然是经过俄最高领导同意的,但三个月下来,乌克兰显然并没有被“炸服”。以此看来,俄方要想实现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即占有并巩固已被宣布“入俄”的乌克兰四州作为自己的“新领土”,光靠空中打击是不够的,必须在地面上有所作为。故此苏大将此番被格大将替换,前者从总指挥的正职转为副职,与其说是“降级”,不如说俄方准备调整战略,以“空地结合”来打垮乌军。此前,俄罗斯已宣布在去年“局部动员”征兵30万的基础上,今年准备再扩军至150万,摆出的架势是无论如何必须要打败乌克兰,确保那四个州的“新领土”完全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迫使乌方和国际社会接受这一“既成事实”。

再看现今接替苏洛维金出任总指挥的格拉西莫夫,虽然两人军衔同为大将,但“新帅”身兼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军中地位仅次于国防部长,考虑到绍伊古属于行政序列,格总长算得上是俄罗斯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以其职权可以统领全军作战。不仅如此,格大将还是俄罗斯最享有声誉的军事战略家,是所谓“格拉西莫夫学说”的创立者,有西方媒体称该“学说”是一种独特的俄罗斯混合战争体系,旨在将军事和非军事方法相结合,有点像是过去有人提出的“超限战”。据报道就连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瓦列里·扎卢日尼也很欣赏他,去年9月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曾表示,“我从格拉西莫夫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读了他写的所有东西……他是最聪明的人。”

显然,俄方此次让格拉西莫夫出任总指挥,其用意可能蕴含着准备倾全军之力要坚决打赢这场战争。实际上俄国防部在任命他时也明确表示,“提高总指挥的职务级别是因为特别军事行动实施过程中需要完成的任务增多,有必要统调俄军各军兵种,使之更加紧密协同,旨在提高各类保障质量以及区联合部队的指挥效率。”

以上是笔者认为俄方此次“换帅”所释放的信号之一,很多分析者也持有同样的看法。也就是说,俄方可能转变了想法,不再像早前其最高领导说的准备打一场对乌的持久战。实际上俄方对乌发动特别军事行动之初,其如意算盘就是“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拿下乌克兰。只不过未曾想遭到乌国军民的顽强抵抗,再加美西方竭尽全力军援乌克兰,致使这场战争打了一年还分不出胜负,期间俄军还曾被迫数次“战略性撤退”,其“新领土”至今仍有相当一部分处于乌军的控制之下。也许俄方最高决策者终于意识到,战事若长期拖下去,乌方固然损失最为惨重,但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打到现在这个份上,乌方的“坛坛罐罐”已被砸得稀烂,反而促使“破釜沉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抗战到底,大不了战后在美西方的援助下彻底重建;而对俄方来说,若真的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无论是军事方面还是经济方面,所付出的代价将越来越大,军力、国力将日渐衰败。尤其是明年即2024年是俄罗斯的大选之年,若俄方不能在此之前取胜,则将对俄罗斯的政坛变化带来极大的不确定因素,这是其最高决策者不想看到的,因为按照他原先的布局,本希望再连任两届,一直执政到2036年。

或许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俄方下决心要改变战略尽快取得对乌之战的胜利,最迟也要在2023年完成军事行动的目标,否则后事难料。所以才作出上述“仨月换帅”的决定,这一意图可以说比较明显。然而“激发”笔者写作此文的更主要的原因,是由于注意到媒体报道了俄军的一个最新动向,如果发展下去,有可能使得俄乌战争进一步升级为一场欧洲大战乃至世界大战。

写得有点长了,下篇再谈。(未名日记1月17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