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俄乌谈判,“卡”在哪里?

俄乌谈判,“卡”在哪里?

俄乌谈判,“卡”在哪里?——

众所周知,俄乌冲突爆发初期,双方曾举行过数轮谈判,后来随着战事的发展,谈判无疾而止。特别是自9月下旬俄方宣布将原属乌方的四个州通过所谓的“公投”纳入本国版图后,乌方一怒之下,以行政立法的形式宣称不再与俄方谈判,“和谈止战”的前景看起来一片渺茫。

不过观察者网近日报道说:“泽连斯基改口了!”报道引述乌克兰总统府网站消息,当地时间11月7日,乌总统泽连斯基在当晚的视频讲话中称,国际社会应“迫使俄罗斯进行真正的和平谈判”,同时提出了“归还被占土地”、“赔偿战争损失”、“追究战争罪行”等条件。

报道称泽连斯基“改口”,当然是与之前乌方断然拒绝再与俄方谈判的态度相比较,有意思的是,自此以后俄方反倒一再表示愿意重启谈判,只是同时也申明其“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没有变——尽管笔者注意到自开战以来俄方的目标已几经修改,从最初的要对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到后来的“解放顿巴斯”,再到现在的“保卫新领土”。

泽连斯基为什么“改口”?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受到美西方的压力所致,这也许并非虚言,盖因国际社会还是普遍希望俄乌双方能够止战促和,拒绝谈判有负众望。不管怎样,至少现在俄乌两方都表示愿意谈判,看起来冲突似乎有了转机。但笔者觉得没那么简单。

所谓谈判,说白了就是双方要进行“讨价还价”,否则谈无可谈。譬如笔者以前曾经历过几次房屋买卖,最烦的你通过中介开价之后对方支支吾吾地不肯还价而要求“面谈”,遇到这种情况笔者不胜其烦,因为这样只会徒耗双方的交易成本,搞不好还会伤了彼此的和气。现在乌方“改口”称可以与俄方谈判,并开出了上述“价码”,尽管很多人认为这等于要求俄方承认对乌战争的全盘失败,俄方不可能答应这些条件,但笔者认为“有价码”总归好于“无价码”,就算乌方开出的“价码”很高,俄方可以“还价”,所以才需要谈判。

据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安德烈·鲁连科11月8日表示,俄方没有为恢复与乌克兰的谈判设定任何条件,但乌克兰方面对和谈缺乏“善意”。笔者觉得倒是鲁连科的说法显得有些缺乏“诚意”:难以设想不提条件的谈判会是个什么样子,难道双方只是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或者相互指责吗?不过鲁连科未必能代表普京,也许现在俄方正在讨论如何“还价”也未可知。因为对方既已“开价”,你总得“还价”,然后才需要面谈以进一步“讨价还价”。

笔者之前曾发过一篇博文,指俄乌冲突现在其实已聚焦于领土问题,并就未来结局给出了几种可能性。其中指出如果双方都“寸土不让”,所谓的谈判就失去意义,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另一种可能性是“各退半步”,对俄方来说就是“占二还二”,而对乌方来说则是“收二失二”——笔者这里指的是已被俄方宣布吞并的那四个州。但笔者同时也怀疑双方能否接受这个“折中”的方案。盖因领土问题对双方来说都实在太敏感了。说到这里,笔者要“补一刀”:先前俄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布吞并乌方的那四个州绝非明智之举,现在看来成了俄乌恢复谈判最大的障碍,俄方此举不啻于把自己架在了炉子上烤——若有退让反而显得自己“丧权辱国”。

笔者不知道俄乌谈判能否重启,也不知道如果重启能谈出个什么结果。顺着上面“各退半步”的思路想下去:万一能够就此达成妥协,且不论俄乌双方的得失利弊,对整个世界来说,那将意味着什么?很遗憾,笔者想了半天,只能得出如下结论:虽然如此可以求得和平,但也将开创一个二战以来的先例:一个强大(特别是还拥有核武)的国家,可以凭借武力占有另一个弱小国家的部分领土,而且还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会是这样吗?

笔者注意到,现在除了俄乌两个当事国,其它各方也一直都在呼吁通过外交谈判来结束这场战争,奇怪的是却未见有任何一国的官方提出如何谈、谈什么的具体方案。为什么?也许是大家都意识到事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一不小心就会触犯联合国宪章,这个责任谁也担当不起。不过有些个体倒是“私言无忌”,譬如据报道有美国共和党议员表示,如果本党能在中期选举中取胜掌控国会,将会中止对乌克兰的援助,甚至“一分钱也不给”。又如法国爱国者党主席近日发文,称“泽连斯基应该停止任性行为并开始谈判。人们再也无法忍受这一点了。我们这些国家不会为了他和他的那帮人而自杀”。他还称“我们想要和平,不想要永远不停的战争”。在美西方,据说持有类似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但笔者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决策者,只是在说些“大话”以哗众取宠而已。

笔者相信,这个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和平不要战争”。然而,乌克兰“割地求和”是一种“和平”,俄罗斯全面撤军也是一种“和平”,问题在于我们要哪一种“和平”?……说到底笔者只是个“局外人”,说什么都是些“废话”。俄乌双方能否坐下来谈判,能的话又会谈出怎样的结果,只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未名日记11月1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