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拉美“向左转”,欧洲“向右转”

拉美“向左转”,欧洲“向右转”

拉美“向左转”,欧洲“向右转”——

凤凰网报道:10月31日巴西大选结果揭晓。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77岁的前总统、劳工党候选人卢拉•达席尔瓦以不到2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67岁的现任总统博索纳罗,赢得选举。报道说本次选举堪称巴西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激烈竞选,最终的结果表明,代表左翼的卢拉略占上风。

胜出的卢拉是巴西左翼的代表人物。他曾是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工人出身的总统,一直主张要减少经济不平等,提高贫困家庭的收入、教育和医疗机会。2018年,卢拉在卸任后因涉嫌贪污腐败案件被判入狱,但2021年巴西法院裁定卢拉之前的犯罪判决无效,这让他有资格再次出马竞选并获成功,堪称典型的“东山再起”。

败选的博索纳罗是在2018年巴西大选中获胜并于次年就任总统的。此公代表巴西的右翼,曾毫不掩饰地表达对特朗普的崇拜,在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LGBT等问题上都追随特朗普的脚步,并不惜为此改变巴西多年来奉行的中立和多边主义外交政策,被戏称为“巴西的特朗普”。

从此次的选举票数来看,两人的差距并不大,但毕竟显示了巴西政坛的又一次“向左转”。事实上在过去18个月内,拉丁美洲很多国家的选举中都出现了左翼候选人获胜的情况,特别是在智利、哥伦比亚和秘鲁等国。其背后的原因,在于选民们对右翼候选人在新冠疫情期间的执政表现不满。而作为拉美最大的国家,巴西的本次选举结果更成为拉美政治转向的又一例证。

笔者注意到,与拉美的“向左转”不同,当今欧洲的政治风向标却是“向右转”:近期在意大利、瑞典等国发生的政权更迭中,都是右翼政客上台。就连一向比较“浪漫”的法国,不久前代表中左的马克龙也仅是以不大的差距胜于右翼的勒庞,后者的支持率较比上届大选已大幅提高。

拉美与欧洲的现实政治为何“逆向而行”,这其中自然有很多复杂的政经因素,有待于专家们的分析。但凡事必有因果,此种现象也许显示了这个世界的分裂正在加剧。巴西此次大选两派的票数如此接近也说明了这一点。而从俄乌冲突爆发后各国的“站队”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地球上的“两大阵营”似已隐然成形。怪不得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发表讲话称:“我们站在历史的门槛上,前方也许是二战结束后最为可怕、不可预测、同时也是重要的十年。”

这样的“撕裂”对世界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对像笔者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无论向左、向右,还是希望各方首先都能遵守“要和平,不要战争”的准则;其次要把经济发展和人民福祉摆在政纲的首位。从此次巴西的选举来看,有分析认为,博索纳罗的败选归根结底还是因其任期内巴西的经济表现不佳引致民众的不满。而卢拉能够“东山再起”显然得益于他在2003年至2010年执政期间,巴西经济大幅增长,年均增速一度达到4.3%,名列世界经济十强行列,选民们希望他可以带领巴西重回昔日荣光。——当然时过境迁,在当前的形势下,卢拉要做到这一点也并非易事。

与巴西同在美洲的美国,本月将迎来中期选举。具有左翼色彩的民主党和具有右翼色彩的共和党正在为争夺国会的控制权而展开激烈争斗。更远一些的悬念是:作为“本尊”的特朗普是否会再度出山参加两年以后的总统大选,以及如果参选是否会获胜,将决定美国乃至更大范围内的“政治天平”往何方倾斜。

当然,别忘了还要共同应对越来越明显的气候变化。这也是当今人类的“最大公约数”之一。(未名日记11月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