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普总,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普总,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普总,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普总”是笔者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简称。据财新网报道,10月27日,他在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发表演讲,这是他操作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四州“加入”俄罗斯联邦后,又一次发表长篇讲话。

据报道,在这次演讲中,普总为上述四地的“入俄”辩护说,(从乌克兰)独立后的顿巴斯地区,如果不融入俄罗斯,就将无法生存;若要俄罗斯“只承认他们的独立,并让他们听天由命,这是不可接受的”;因此,俄罗斯把顿巴斯地区纳入了“国家的组成部分”。

在笔者的记忆中,这是俄方高层就此次“特别军事行动”以及随后将乌克兰四州“入俄”所给出的又一个理由:最初是说要将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后来将目标改为“解放顿巴斯”;按普总的上述最新说法,是为了避免顿巴斯“独立”后“无法生存”,似乎是出于一种“人道主义”的考量。

但笔者记得,在今年2月之前,俄罗斯一直承认顿巴斯地区属于乌克兰领土,只不过俄方要求乌方给予其“高度自治”的地位,并迫使乌克兰签订了“明斯克协议”;到2月21日,亦即俄对乌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前三天,普总突然宣布承认顿巴斯两个“共和国”的“独立”;而到了今年9月下旬,俄方又通过所谓的“公投入俄”,干脆将其并入了自己的版图。

如此梳理一番,问题来了: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顿巴斯一直归乌克兰所有,那时它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再说了,以普总的说法推论,如果与俄毗邻的其它国家的某些地区“无法生存”,俄罗斯是否也都有理由将它们占为己有?

问题还不止于此。退一步说,就算普总所言不差,别忘了此次被“入俄”的不仅只有顿巴斯的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还包括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两个州。对此普总又该作何解释?难道也是因为它俩不并入俄罗斯就“无法生存”吗?

普总还称,乌克兰国家型态的形成,从历史上来看是一种“人为的”过程;乌克兰主权的唯一真正保证,只可能是俄罗斯——是俄罗斯创建的它。听这话的意思,莫非普总还想将整个乌克兰“收归囊中”?果如此,那又何必单拿顿巴斯来说事?这显然无法自圆其说。

笔者承认,自己在俄罗斯出兵乌克兰这件事上如此“较真”,显得有些“书生气”,像普总这样的顶级政治家做决策从来不会“墨守成规”。然而凡事总得讲点道理,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发动这样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并将后者的部分领土占为己有,总得“师出有名”吧?总不能像社会上的一些团伙那样,打了人、占了别人的财产和地盘之后把眼一瞪,说一句“老子就是打了、就是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便算了事。好歹俄罗斯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堂堂大国。

财新网对普总此次演讲只是节选了一部分予以报道,笔者好奇,又到网上查一下其全文。一查还真有:吾国的观察者网翻译并刊载了普总演讲的全部内容。好家伙,普总的这次讲话洋洋洒洒有万言之多,好似在做一场“学术报告”。奇怪的是笔者竟然没有找到上述关于顿巴斯“入俄”和乌克兰主权问题的内容,其演讲的大部分篇幅都在批判美西方的“自由主义”、“单极主义”和“霸权主义”。

老实讲笔者对普总演讲中的有些说法还是比较赞同的,只不过读时脑子里总有一个疑问挥之不去:就算您说的都很有道理,然而这难道就构成您发动这场战争的理由吗?或者说,为了您心目中俄罗斯的理想世界,就一定要付诸于战争、用暴力手段来实现吗?

不管怎样,为什么、凭什么发动这场已经死伤无数的残酷战争,这个问题普总是绕不过去的,即便您现在绕过去了,历史终究还是会找您“理论”。(未名日记11月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