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国际武装干预的唯一正当理由——

最近几十年来,“不干涉别国内政”已成为公认的国际准则;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必须得到尊重。不过笔者见《环球时报》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近日表示,由于海地的帮派扩大控制地盘,该国的安全和卫生环境恶化,当地民众陷入“完全如噩梦般的局面”,安理会10月17日讨论是否派遣维和部队支援,古特雷斯称“有必要进行‘武装干预’,以协助海地警方开放港口,运送物资建立人道主义走廊。”

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算不算是“干涉别国内政”?笔者的看法是:凡事皆有特例,“不干涉别国内政”属于一般性原则,但如遇特殊情况可以“例外”,这种特殊情况就是:某国发生大规模的严重人道主义危机,此时国际社会就应该出手干预乃至“武装干预”。

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所谓大规模的严重人道主义危机,其判断标准是已经并正在造成大量的民众伤亡,国际规则应该“以人为本”,此时出手并不是为了“干预内政”,而是为了“救民于水火”。——笔者记得早在十几年前,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就提出了上述原则,笔者曾撰文表示赞同。看来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也继承了联合国这一传统理念。

但是,贯彻执行这一理念并不等于其他国家可以擅自行事,还必须有一个附加条件,即国际干预特别是“武装干预”要获得联合国的授权,或者由联合国出面组织维和部队加以实施,方为合法。

在这方面有不少正反例子。在笔者的记忆中,以往几十年中较典型的反面例子大概有以下几枚: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攻打伊拉克(第二次伊战);北约轰炸南联盟;以及当前的乌克兰战争。其中北约轰炸南联盟的借口是当地发生了“种族屠杀”事件,然而因其未获联合国授权,因此难称是合法的;而且北约的这次干预“用力过猛”,狂轰滥炸了78天,反而加剧了当地的“人道主义灾难”。当前的乌克兰战争也是如此。

合法而成功的国际干预也是有的。如上世纪90年代的海湾战争,由于当时的伊拉克萨达姆军队侵占了科威特,美国等多国部队出兵干预。此次武装干预不仅获得联合国授权,将伊军赶出科威特后旋即“班师回朝”,是美国对外干预史上少见的正面案例。情况比较复杂的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的阿富汗战争,虽然此战因塔利班政权公开庇护“9·11”恐袭事件的主谋本·拉登而起,而且也获得了联合国授权,起初算是“师出有名”,但后来的战争失控,一打打了二十年,给阿富汗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直到今年年初美军才不得已全部撤出,塔利班重又统治了阿富汗,遂使其成为美国对外干预史上最失败的案例。

另一个情况也很复杂但略有不同的是叙利亚,俄罗斯、美国、土耳其等均出兵该国,有的至今仍驻扎在那里。其中俄军是经叙利亚阿萨德政权邀请而来的,所以在今年联合国关于乌克兰问题的两次投票中,叙利亚都坚决站在俄罗斯一边,此所谓“投桃报李”。但美军在叙利亚赖着不走的理由是“反恐”,同时不承认阿萨德政权的合法性,实际上就是为了“争地盘”,对此联合国似也无可奈何。

这就又产生了两个问题:一是国际干预本应得到所在国政府的邀请或同意,但若该政府未被普遍承认又该怎么办?二是由于美俄等“五常”拥有一票否决权,若干预触犯到它们的利益,安理会就无法通过决议;而联合国大会的决议没有制约力,只是一种“站队式”的表态。这样的事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所以现在有人提出要对联合国的决策和行动机制加以改革。但看起来要改也大不易,一来现行的机制是历史形成的,二来再怎么改联合国也不可能成为拥有实权的“世界政府”,除非将来有一天如马克思、恩格斯所预言的那样国家这一形式将会消亡,人类真正实现“大同”。

说到国际干预,不能不提起另一个案例:该出手时未出手。这就是上世纪90年代的“卢旺达大屠杀”,这是现代史上最惨烈的“人道主义灾难”,短短三个月内有百万人死于两个族群之间的“无差别杀戮”,而当时的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出于种种原因却未果断加以实质性的干预,遂成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耻辱。

笔者不了解今时在海地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发生“人道主义灾难”的具体情况,只因听闻古特雷斯秘书长的上述之言,勾起前面一些让人心情沉重的记忆。总之,人类尽管聪明绝顶,但如何避免人道主灾难的发生,包括如何正确而有效地进行国际干预,至今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笔者一向认为,“人道”乃是所有人、所有国家、所有“主义”必须遵从的最底线,原因很显然:我们大家都是人。

据央视新闻最新报道,10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当天一致通过第2653号决议,对海地黑帮实施旅行限制、资产冻结和武器禁运等制裁措施,强调海地政治派别应尽快就国家政治架构和过渡期安排达成共识。把遏制黑帮暴力犯罪、保护海地人民、恢复海地安全和社会秩序的共识转化为实际行动。但似乎未见决议中有古特雷斯说的要进行“武装干预”的内容,这或许只能解释为海地的局面可能还未到“大规模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级别吧?(未名日记10月23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