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默克尔这话说晚了还是说早了?——

一个长期处于高位者退休以后难免会觉得有些“闲来无事”。曾经连续担任德国总理长达14年、创下该国政坛纪录,在任时获得广泛赞誉的默克尔女士看来也不能“免俗”。据环球网转引外媒报道,继不久前在一次公共活动上警告说应该“认真对待”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期关于核战威胁的相关言论,不能把其看作是“虚张声势”之后,默克尔于10月6日在慕尼黑参加德国《南德意志报》77周年创刊纪念仪式上又“提醒”人们,“只有在俄罗斯的参与下,欧洲的持久和平才能实现”,“只要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冷战就不会真正结束”。

笔者曾在几天前的博文中评论了默克尔有关“认真对待”普京言论的说法,指其有些“辞不达意”,不知是说要做好应对准备,还是指不要去招惹这位俄罗斯“强人”。对于默克尔最新的这番“提醒”,笔者同样也有点不解其意。

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不知为什么它却总觉得还不够大,在半年多前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之后,近日又通过所谓的“入俄公投”,宣布将原属于乌克兰的四个州纳入自己的版图——且又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库之一,不论经济的话,堪称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大国”,欧洲的持久和平当然不能将其排除在外,否则不仅结束不了“冷战”,而且还有爆发“热战”的危险(事实上已经发生了)。从这个道理看,默克尔的上述“提醒”没有错,甚至可以认为“说晚了”:向使美西方之前不那么“敌视”俄罗斯而尽量与其交好,也许就不会有这场乌克兰战争了。

然而若将默克尔的这番“提醒”放在当前俄乌冲突bizhe愈演愈烈的语境下来看,又让笔者产生一种“说早了”的感觉。很简单:这边厢俄乌战争正在打得吃紧,双方的炮火一直没有停歇,每天都有很多人死伤——在这一背景下,默克尔的这种“提醒”是否显得过于“超前”而不合时宜?要讲欧洲乃至世界的安全,当然不能将俄罗斯这样的核大国排除在外,但如今战事既开,“后悔”也来不及了,故此这个问题至少要等到战争尘埃落定之后才能重新摆上桌面。默克尔发出这样的“提醒”,究竟是觉得当下的欧洲不应该将俄罗斯“彻底打垮”(实际上这也做不到),还是觉得对乌克兰的支持应该“适可而止”,该妥协时便妥协,用另一位欧洲大国领导人的话来说,“不要去羞辱普京”?

曾被国际舆论誉为“杰出女政治家”的默克尔,执政期间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正因为如此,近日她就俄乌冲突发表的这些言论让笔者觉得有些懵圈。虽然默克尔坚称自己反对俄罗斯攻打乌克兰,但她的思维和言论似乎还停留在自己当政期间,那时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尽管也谈不上“和睦”,至少还算是“相安无事”,尤其是默克尔与普京的私交看上去还相当不错。现在已经“不在其位”的默克尔,眼看欧俄关系闹掰到如此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是否有一种“痛心疾首”之感?这就像前不久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有言:假如他还在总统大位上,普京绝不会去攻打乌克兰。

如果是这样的话,老两位的意思岂非等于说,这世界的安危,全系于几个大国领导之间的“私人关系”?应该承认,“首脑外交”的确会在国际关系中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所谓“外交”,毕竟还是国家与国家、群体与群体的交往,相互之间是交好还是交恶,其中还有很多历史、文化、地缘政治等方面的因素。特朗普的上述断言,显然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在历史中的地位和作用,不过倒也符合他一向以来“狂妄自大”的作风。

特朗普之前毕竟是个“菜鸟总统”,默克尔作为一个曾长期执政、以成熟老练而著称的资深政治家,她说出上面这些话,又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呢?……笔者不想妄加猜度,只能点评一句:她的上述“提醒”,若是能推迟个一年半载的再说,也许就很合适了。

不过,一年半载以后,俄乌冲突能结束了吗?笔者不知道,但见《参考消息》转载外媒的一则报道,说是土耳其当局计划在俄罗斯与西方四个国家——美、法、德、英——之间组织有关乌克兰冲突的谈判。报道称土耳其当局研究了俄总统普京自“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以来发表的所有公开讲话并得出结论:俄当局希望“与西方达成长期协议”,这将帮助俄乌两国实现和平。报道还说,美国方面已对这一计划予以积极评价。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土耳其的确做了不少斡旋工作,有的还取得了成功,比如牵头解决了俄乌在战时通过黑海的粮食出口问题。而且跟俄、西两边都保持着联系和沟通。倘若未来真的能在各方之间“促谈劝和”,当然是功德无量,到那时默克尔的上述“提醒”也就正当其时了。不过笔者对此仍心存一点疑惑:别的不论,单是刚被俄罗斯宣布并入本国领土的乌克兰那四个州,又该怎么办?难道俄方会同意重新归还给乌方吗?如果不能的话,又该如何“促谈劝和”?

也许是笔者愚笨,太缺乏政治想象力了。(未名日记10月11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