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这位总统有点让人钦佩

这位总统有点让人钦佩

这位总统有点让人钦佩——

在现今世界的各国领导人中,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是笔者较为关注并有钦佩之感的一位。这不仅是因为他在今年年初成功地平定了国内的一场骚乱后,非但没有以“铁腕”收紧自己的统治权,反而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限制总统权力、扩大议会民主的改革方案;也不仅是因为看到他在今年与俄罗斯总统同台的情况下直接了当地表示反对已被俄军控制的乌克兰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独立”,指这是一种“分离主义”行为;笔者对他的钦佩,还在于最近托卡耶夫又不惜可能会“牺牲”个人的政治利益而提出进一步改革国家宪制的动议。

据财新网报道,9月1日,托卡耶夫在哈萨克斯坦议会发表2022年度的国情咨文报告时,提出“为了保持改革的势头,解决所有政治问题,必须要合理构建即将到来的选举周期”。据介绍,哈萨克斯坦原本于两年之后的2024年举行下届总统选举,但托卡耶夫在国情咨文中建议将总统选举提前到今年秋天举行,以期为实施重大全面改革赢取人民的信任授权。

需知,托卡耶夫本人于2019年首次当选总统,接替了当时宣布去职的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依照该国现行宪法,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任期为5年,下次总统选举应于2024年举行。如果在今年秋天提前举行总统选举,意味着托卡耶夫的本届任期将会缩短两年。但他表示,即使如此“我也愿意提前举行总统选举”。他还建议把总统任期定为一届七年,且当选者只能担任一届,并称自己若在今年的选举中当选,将遵守任期七年为限的规定。理由是七年的时间框架,对于实施任何雄心勃勃的计划来说都是足够的;对权力的形成和运作也将建立起更文明的规则,指新的总统制将加强政治稳定和哈萨克斯坦模式的社会结构。

诚然,如果托卡耶夫能在拟将提前举行的大选中当选总统,与他若能在原定2024年举行的大选中连任比较,算起来他在总统位置上的时间并没有减少;尽管在不久前的6月5日,哈萨克斯坦国民刚刚就托卡耶夫提出的新宪法修正案举行了全民公投,当时有77.18%的投票者对修宪案表示了支持,可见若提前举行大选,他当选总统的概率很大,然而提前选举对他个人的政治前途来说仍然要冒一定的风险——万一他未能在今年的大选中获胜呢?

纵观全球,也有一些国家的执政者曾推动改变选举周期和总统任期,但不管他们当时给出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大多实际上都是为了延长自己的执政时间。最典型的莫过于哈萨克斯坦的邻国——俄罗斯。在去年的修宪中,俄国通过的新宪法规定将过去总统的任期予以“清零”,从2024年重新起算。据此现任总统普京若参加2024年大选中并再次获胜,理论上他还可以又一次出任总统,若再获连任则可以作为国家元首一直执政到2036年,加上之前的四届(中间有四年他退居总理位置,由梅德维杰夫在名义上“临时”当权),他在总统大位上的时间前后总计将达32年之久。当然普京在2024年会否参选、参选后会否顺利当选还有待观察,特别是当前由他发动的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仍在进行中,战事处于胶着状态,在笔者看来,此战的成败或将决定他的政治生涯能否延续。

但托卡耶夫的此次修宪动议有很大的不同。如上所说,即使动议通过,他的实际任期并没有延长,而且还要冒一定的风险,据此可以排除他的改革动议是为了延长自己执政时间的“嫌疑”。正因为如此,笔者才对他生出一丝钦佩之情。

当然,执政者后来改变初衷,又想要修改规则以继续保持权力者也不乏其例,托卡耶夫的前任纳扎尔巴耶夫就是其中之一。而今年初哈萨克斯坦爆发大规模骚乱,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以某种变通方式意欲继续保持自己对国家的控制权,就是引发民众不满的重要原因之一。托卡耶夫平定骚乱后在6月举行的的公投修宪,其内容就包括弱化前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一系列个人特殊政治地位,如取消纳氏的“民族领袖”头衔,剥夺他的部分特权。笔者揣摩,很可能托卡耶夫早有摆脱前任总统政治影响的打算,而这场骚乱得以平定给了他一个契机。

值得一提的是,哈萨克斯坦的这场骚乱发生时,俄罗斯还曾应托卡耶夫的请求,以“集安组织”的名义派了两千名俄军到该国帮助“维稳”。随后不久就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俄乌之战。正因为如此,后来托卡耶夫明知乌克兰顿巴斯的那两个“共和国”是普京一手策划的,他还是在一次会议上当着普京的面拒绝承认这两个“共和国”,令世人为之侧目,见识了这位中亚国家领导人的独立性和决断力。这也是笔者钦佩他的原因之一。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托卡耶夫能否完成他的改革大业,并在其后“功成身退”,只能让实践和时间来检验了。(未名日记9月17日)



推荐 0